青年大法弟子:三天闖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我在四川省成都市工作,一九九七年十歲的時候曾跟母親修煉大法。中共迫害大法後,在各種壓力面前帶修不修,特別是踏入初中時,隨著學業的加重,自己也在常人大染缸中隨波逐流,對物質利益的追求、對感情的美好嚮往,漸漸地放棄修煉。這一放就是十幾年,直到二零一五年九月再次走入大法修煉中。

一、魔難突發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我洗澡時發現右後肩處有塊紅斑,上面有點小顆粒,一點刺痛,當時沒太在意。隔了一天,我上班回家後明顯感覺身體狀況不對,這時父母也回到家中,他們並不知曉我的事,晚飯後母親和同修阿姨在家裏學法,當時自己全身刺痛,沒有任何力氣,我就躺著聽她們讀法讓她們幫我發正念,母親說:「你怎麼了?」我覺的這是消業,甚麼也沒說。

晚上,我倒在床上痛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全身如同火燒一般,痛醒了就在心裏背師父的《洪吟》,休息三個小時終於熬到天亮,到了第三天身體仍然沒有好轉的跡象,紅斑由右後背向右肋到右胸靠近心臟位置蔓延,整個形成半個圓圈狀,斑不斷變紅不斷擴張,小的水泡連成大塊水泡,僅後背的面積已有手掌大小,一片一片密密麻麻分布著,水泡已經漲到二釐米高,這就是民間稱的「蛇纏腰」也叫「火龍纏身」,西醫的術語叫「水泡帶狀性皰疹」,如果水泡繞成一圈,嚴重者不經治療會死亡。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變化著實嚇人,心裏也開始不穩,就告訴了母親同修。她看到我身體狀況也震驚了,沒想嚴重到如此地步,立馬通知學法小組其他同修幫忙發正念,此時我已經行動不便,水泡漲到能把衣服都頂起來,休息時只能側躺著否則會把泡給壓著更痛。

母親為了幫我度過此關,白天一直讀法給我聽,高密度發正念求師父加持。

我的父親是常人,因中共惡黨對母親的幾次非法關押和經濟的迫害,以致這麼多年來也沒有讓他對大法有正面的認識,他看到我身體狀況急切的關心著,強行要拉我去看醫生。此時,我知道是心性的考驗,堅定下來,無論怎麼勸說也無動於衷。父親被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操縱著魔性爆發心生大火,說出對大法不敬的話,用惡毒的話罵母親,威脅加利誘,甚至說要殺了她。母親按照煉功人標準不動心,耐心的勸導,發正念解體其背後操控父親的一切邪惡因素,最後我實在忍受不了就說:「我不會有事的,即使死了也不去醫院,我身體會好的,讓你見證大法的神奇,但你以後也不能罵師父罵大法。」他此時不說話了,我知道他是被正念強行壓住了,沒有了邪惡干擾的因素父親像洩了氣的皮球,也漸漸地冷靜下來。

夜晚是最難熬的,到了晚上八點身體症狀發作的越來越頻繁,火燒般的疼痛燃遍全身,沒有片刻停歇,病業表現嚴重時全身發抖,面目表情如同電影裏毒癮發作般,想歇斯底里的吼叫出來,但又害怕把父親吵醒增加無端是非,所以只能低沉呻吟著,以暫時緩解痛苦,我整晚依靠母親的肩膀,她托著我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一發就是幾小時,她擔心我忍受不了做出過激危險的舉動,就把我的雙手使勁按著。我已經承受到極限時告訴自己一定不能給大法抹黑。

隨著疼痛的加劇眼淚止不住往下流,已經快失去理智了,母親也流著眼淚看著此時的我,鼓勵說道:「我們一定要信師信法,師父就在身邊一切都會過去的,你想想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為我們所承受的,你一定要堅持,一定會闖過這關的!」「對啊!師父就在身邊。」我默默的念到,直到早上三點母親煉功鬧鈴響起,我對母親說:「我想睡會。」母親說:「那我們求求師父吧!」「師父啊弟子想睡覺了,請您幫幫忙!」

不一會疼痛消失了,疲憊不堪的我就依靠著母親的肩膀休息,整整七個小時我從來沒有度過如此漫長的夜晚,天終於亮了,頓時身體也輕鬆不少,身上潰爛的水泡開始消退,一切都在向好的轉變。

二、親情干擾

可是魔還是會利用情來干擾,我的父親把外地工作的弟弟也叫回來,全家勸說我去看醫生,又是買藥又是買消毒液。開始我並不願意去折騰,覺的修煉人又沒病噴甚麼酒精消毒液,自己也有功,甚麼東西能治得了修煉人的病,可是耐不住親人的勸說,母親也被親情帶動著沒悟到,覺的這不是藥就噴點,我想反正它也沒效,就算是寬慰父親的心吧!就這一念之差,本來好點的身體晚上又出現病業的狀態,經過三天的過關,到目前我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這就是大法的奇蹟。

「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此時,我悟到作為修煉人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應做到信師信法,任何魔難都能闖過,師父的安排肯定是最合適的。比如:1、平時父母出差一般幾天才能回家,師父擔心弟子一個人承受不住,安排母親同修提前回來幫我,聯繫學法小組集體發正念,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保護,感謝同修無私的幫助,讓我也深深體會到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2、在過病業關時總能聽到師父提醒弟子「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鼓勵著弟子正念正行。

三、感悟

經過這次事情,明顯能感覺到父親對大法的態度有所轉變,不再口無遮攔的胡說。相信只要我們走正自己的路,讓親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一切環境都會改變。

作為修煉人遇到任何事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應該找找自己的原因,修煉人向內找,看看平時言行,發現問題一找一大堆。1、平時自己惰性太強,只在週六週日睡醒後才煉功,晚上十二點、早六點正念基本沒發,身體感覺累總是想睏,對舊勢力的干擾沒有全盤否定;2、對手機電腦的執著,平時總愛看手機新聞、微信、電影之類的明知道有不好的因素卻無法去擺脫,人不自覺地就被手機操控著,在這裏特別提醒年輕大法弟子千萬別執著於手機;3、沒做到修煉人應該遵守的真、善、忍的標準,特別是對家人的善,時常因為一點小事發火放縱魔性,大吵大嚷,連常人基本的孝道都沒體現出來更何況按高標準要求的修煉者。

一路走過來離不開師尊對弟子的保護,再次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作為修煉人一思一念都要做到對師對法百分之百的堅信,無論遇到甚麼魔難都會過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