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就沒有走不過來的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青年女大法弟子,那年我六歲。還清楚的記得六、七歲時,隨父母在外集體煉功時的情形。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曾親身經歷過許多大法的神奇事情,使我身心受益。

初中的時候,有一次是下午最後一節的自習課,本是在教室自習寫作業,可突然腹部絞痛起來,當時疼的我趴在桌上直不起腰來,臉色也煞白,同桌都被我嚇壞了,趕忙替我喊來了班主任,班主任了解了情況後,讓我馬上打電話給我媽媽,意思是讓我媽提前接我放學回家。我收拾書包然後緩慢走到校門口的時候,我媽也騎摩托車剛好趕了過來。後來我媽說起這件事的時候,說她當時在載我回家的路上,我疼的狠狠的抓住她肩膀,以至她的肩膀被掐的很痛。到家了之後,肚子依舊疼的厲害,疼的汗順著臉頰滴下來,衣服都汗濕了,臉也煞白的。我媽打電話讓爸爸快些回家,然後幫我發正念,同時我心中也默念著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肚子便不疼了,甚麼事都沒有一樣。

大二的時候,因為我是美術學院的,學校會組織去外地寫生,住的是小鎮的民宿酒店。最後在臨走的那天早上,因為下雨,地面很滑,樓道裏有積水,我當時穿的是泡沫底的拖鞋,下樓梯的時候,手裏還端著早餐盤子。一不留神,腳下一滑,整個人滑倒後仰摔在樓梯上,結果背部著地硌在樓梯的石階上,手上拿的東西也飛出去好遠。和我同行的同學嚇的尖叫。當時痛的說不出話,動彈不得。同學把我攙起來回房間,我就躺在床上,心裏不停跟自己說沒事沒事,然後默念「法輪大法好」。躺了大概有一個小時,我們就要坐大巴車回學校了,因為寫生的地方離學校有七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室友把我扶上車,車一路顛簸,每顛一下就會覺得胸口疼,當咳嗽和用力呼吸的時候胸口也疼。後來回學校的半個月時間裏,白天走路的時候有時候疼的只好彎著腰,晚上睡覺時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因為躺著睡呼吸的時候便胸口和腰椎疼,只好坐在床上睡,一夜到天亮。

爸、媽和我大姨都是大法弟子。他們因為擔心我過不好這一關,便專程驅車來學校看我。這裏還要順便說一下神奇的事情,在我媽媽準備來學校的前一天,大姨來我家,我媽便叫我大姨開車送她去車站,準備一個人到車站坐客車去看我。大姨便問去做甚麼,我媽說是去xx市看我,還沒說原因,大姨二話不說便直接要求要一起去。大姨說早上起來後,腦中一直有個念頭說要去xx市幫我一起發正念。大姨想這一定是師父點化,要她來一起助我渡難關來了。我家距離我念的大學大約有五小時車程,於是,爸媽和大姨一起開車來了我學校。

當晚,在旅館,我們一起煉完功和發正念,疼痛減輕了很多。第二天早上我媽問我需不需要再留一晚陪我,我說不用了,雖然當時腰椎和胸口還是疼痛,但我堅信我能過好這一關的,便讓他們回家了。本來腰椎疼和胸口疼,自那天後漸漸好轉起來。

接下來很快又是體育舞蹈的期末考試,體育老師很明確的跟我說考試不過就掛科,沒有絲毫回旋餘地。我本外出寫生耽誤了兩三節課,導致我很多舞蹈動作都不會,跟不上,加上前一陣子身體疼痛也沒有去練,舞蹈動作很不熟練。因為是學期的最後一節體育課了,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在之前考完了試,就剩下幾個人包括我還沒有考試。考試那天我特意早早的就去舞蹈房練舞。碰巧的是,那天我們班跳的最好的同學也在舞蹈房練舞,她已經考過試,本可以不用來的(事後回想起這件事才明白,這一定是師父安排在幫助我),我便趕緊請教她不會的舞蹈動作,她也特別耐心指導我,跟在她後面跳了幾遍之後,體育老師來了,那位同學便走了。考試進行的很順利,成績很理想。

考完試的時候緊接著又進行了大學生體測,就是八百米計時跑和計時仰臥起坐。當時對我而言真的是一個巨大的難關。剛跳完舞還沒休息就又去做了仰臥起坐,結束後又去操場跑了八百米,也都合格了。雖然累的大汗淋漓,氣喘吁吁。我信師信法,順利的走過了這一關,考試那天發揮的很好。原本擔心劇烈的運動會不會導致身體的不適,後來想這種想法真的多餘。那之後,腰疼胸口疼等狀態也都再也沒出現過。這讓我更相信只要堅信大法,沒有甚麼事走不過來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