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志堅過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七月的一天,我地區協調同修針對當時的所謂「敲門行動」組織切磋交流。

學法小組並成大組,我家裏有一個組。建議人人參加,我們學法小組來四人,其它組和協調同修都到了,而我組一半人沒來。

第二天同修來學法,我對一同修說:沒想到你不來。她說,晚了,你能開門嗎?我說能。她說:那是不可能的。我沒吱聲,又一同修也說晚了沒來。我當時有些急了,別說了,修自己吧。

師父說:「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1]協調同修又通知,沒參加切磋會的同修再給一個機會。通知了又都沒來。緊接著協調同修兩次參加我組學法交流,一次來四人學法,第二次來二人。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悟到是去面子心、怨心、急心,哎!我還悟到我有兩年多沒參加大組學法,同修的表現是提醒我呢!整體配合我也沒做到。

雖然找到不足,但心裏還是不平衡,心性提高不上來,讓邪惡鑽了空子。晚上眼睛疼,像有一根針扎在眼裏,睜不開,合不上,就是疼,緊接左眼角腫了,左眼眼眉長水泡,臉上長水泡,鼻樑鼻尖長水泡,頭髮根和門臉密密麻麻小水泡,真疼啊!

我第一念:我有師父有法,不在乎它,全盤否定,不是我,不去感受,不摸不看,一切由師父安排。該幹甚麼幹甚麼,三件事照常做好,天氣很熱,滿身都是汗,而神奇的是臉上和鼻樑上一點汗沒有。到晚上,眼眉的水泡長大了,像大指甲蓋一樣,我告訴這些水泡,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大法弟子,是隨師救度眾生的,你們這些敗物都在解體的份上。我並請師父救我,師父說:「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用右手十指在水泡上一捻,繼續發正念,一會順著鼻子和兩眼角流淚、鼻涕,涼颼颼的,我用衣襟按一下像粘膠一樣,拉不斷,眼和有水泡的地方疼痛不止。

有同修問我,你知道臉上長的是甚麼嗎?常人說是蛇盤瘡,我說:有師父,有法,堅定意志,誰也動不了我。同修又說:你臉這個樣別出去了,天氣熱感染。

其實我很難受的,但是救人急,一上午回來身上濕透了,可汗水就是不出在臉上,我有空就發正念……幾天過去了,不能洗頭、洗澡,我兒子(同修)說給我洗頭,擦身上,讓我躺在床邊,頭探出床邊,用手托著頭,一點一點的往頭上放水,怕水弄到臉上疼。洗過兩次,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大法徒怎麼這樣呢?我決定自己做,我給師父說:師父您有這麼好的弟子,我有這麼好的同修,謝謝師父。

我天天學法,發正念,煉功,也和同修切磋。兒子同修鼓勵我一定過好這一魔難。晚上整個臉火辣辣的,他把落地扇搬到床邊給我吹涼風,不然疼的不能入睡。只要是有時間,我一思一念都想師父,想大法,發正念。我還想:我整個身體是法造就的,身體各個部位就都出現「法字」。整個身體內外都出現嬰孩,都張著嘴笑,我也跟著笑,我知道是師父利用這種形式解除我的痛苦,鼓勵我,都是師父在做,謝謝師父慈悲看護,一週後水泡全無,恢復正常。

通過這次魔難,我真正體悟,向內找是真正對著法找自己,哪兒沒做好,按法的標準,師父的要求做好,其實就是信師父,相信大法,把自己交給師父,交給大法,達到心不動,真的不在意,不去感受,我就是這樣過來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