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年同修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地區有一對老年夫妻同修,年齡都近九十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下面簡稱女同修為D、男同修為L。

修煉大法前,D同修曾患惡性舌癌,動過兩次大手術,差點喪失發音和語言功能。同時她還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等,L同修除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脊柱炎外,還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以前他們的個人月醫藥費都高達上千元。得法後不久,大病小病不知不覺消失,真是無病一身輕,兒女親戚、同事朋友及左鄰右舍都無不稱讚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一九九九年後,大法和大法師父遭到誣陷,大法弟子遭到迫害,這對同修都是幹部,他們不顧自己安危,從人中走出來,以各種形式講真相,特別是二零一四年以來,他們幾乎是每天都是半天學法,半天出門講真相,不管是颳風下雨,還是酷暑嚴寒,他們從不間斷,凡是他們接觸過的司法人員,包括警察及地區、街道和居委會幹部,大多尊重信任他們,因明白了大法真相,也時常有心默默的保護和個別提醒他們。

但修煉無小事,中共邪黨最近召開「十九大」,這對老年同修特別關注,每天聽早新聞,對開幕閉幕,習的講話都注意聽,注意看,當然對新唐人「今日點擊」更不忘看了。

十月十九日,D下午回家,看了電視,又接連看了「今日點擊」節目後,就覺得身體有點累,有點不對勁,開始鼻子出血,後來血越出越多,吐出來的全是血。

當時L同修在旁,有點緊張,D同修這時正念出來了:「有師在有法在,我有師父保護,不怕,沒事。」她理智的讓老伴快打電話給同修,很快先後來了四位同修,一起立掌發了多時正念,D同修覺得好一點了。剛想躺下來睡,突然又覺得一陣噁心要嘔吐,全身發冷,並開始大口大口的吐出全是黑色的血塊,吐血量大。

面對近九十高齡的老年同修,身邊同修想再請些同修來加強發正念力度,但D同修覺得大量吐出黑色血塊,是慈悲的師父不放棄我,在幫我清理身體,就這一念,頓覺胸口輕鬆了許多,同修們不鬆懈,還是繼續高密度發正念,一場正與邪的較量。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念一正 惡就垮」[2],歷經五小時的病業關魔難,D同修信師信法,像師父說的那樣「一正壓百邪」[1],闖過來了。至晚上十一點,D同修自覺平靜、舒服了,讓同修們快回家。第二天、第三天,分別有幾批同修到D家去學法。

在和D同修的交流中,大家都嚴肅的指出了,是黨文化觀念的危害及習慣的黨文化思維方式和被邪黨大會及常人社會形勢的帶動,才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D同修當時也認識到了,其他同修也意識到,讓自己碰到看到都不是偶然的。

這次D同修闖過生死關,D同修、L同修以及我們地區整體參與配合發正念的同修們深切體會到:信師信法是闖過病業生死關的關鍵;看到聽到的同修都向內找,各自及時歸正自己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要不斷清理自身黨文化的觀念毒害;不要被常人社會形勢帶動。

另外,D同修向內找,幾個月前曾聽某同修說某某銀行的一項理財產品利息較高,她想,儲蓄利息能高點,也是大法資源,所以病業發生前一天上午,她是專程去了銀行辦理了這項理財產品,回家時感覺很累。現在認識到,還是想求錢,這是利益之心。

同修提醒D同修,她曾在交流中說過,自己經歷小的難是有的,大的魔難還沒有經歷過,這次是不是自己求來的呢?

有同修指出,老年同修在集體學法時,時有讀錯或加字減字,集體學法同修能及時指出糾正。但個人學法時讀錯,不及時糾正,就容易被邪魔鑽空子,同時也是敬師敬法的問題。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3]

師父說:「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裏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裏的名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3]

老年同修更要理智,不能懈怠,修煉真的無小事,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容易給舊勢力鑽空子,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生命是讓我們修煉的,我們只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踏踏實實的修煉自己,敬師敬法,不負使命,以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