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遇到甚麼魔難,我都信師信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我今年六十四歲,一九九五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煉。當時我身患多種疾病,很難受,醫院治療效果甚微,就去練氣功。有一天練完功回家,看見街道邊有人也在煉一種我沒見過的氣功,就上前了解。看了法輪功簡介,心中一震:這就是我一直尋覓、等待的高德大法,修煉法輪功,既能祛病健身、又能提高心性,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還有師父保護,不會出偏,多好啊!從那天起,我就決心要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二十多年來,不管遇到甚麼魔難,我都信師信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大法也在我的修煉中展現出一些神跡,下面我就舉幾個例子,與同修交流。

不許警察銬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迫害法輪大法後,為了為大法和師父討個公道,我到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關押在前門派出所,第二天當地一個警察來接我時手裏拿著一副手銬,晃來晃去的,到關押我的滯留室前叫我的名字,要我出去。當時我就想他手裏拿的手銬是銬壞人的,我修大法了是最好的人,馬上在心裏發出一念:不許他銬我(那時還不知發正念)。就把他鎮住了。他只叫我跟他走,把我帶到當地駐京辦事處,直到回當地他都沒銬過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又去北京上訪,分局國保警察去北京接我時,駐京辦的人問警察帶沒帶手銬,叫把我們銬起來,警察說他們帶了,但在回當地的火車上警察也沒有銬我。後來非法勞教我一年。在把我送去勞教所的車上,十多個大法弟子中每個人都被戴上了手銬,輪到我時手銬沒有了,也就無法銬我了。在勞教所,我們煉功、學法或抵制迫害,很多同修都被銬起來罰站,但他們也沒銬過我。

我知道是我有不許銬我的最強大的這一念,師父就給我化解了。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闖過「生死關」

被迫流離失所後,一直居無定所,最近幾年我到一個工廠打工,給老闆幹家務、煮飯,維持自己正常有序的、無憂的生活。十年我都在這樣的條件和環境下,每天學法、發正念、做資料、協調,還堅持每天抽出兩個小時出去講真相救人,每天勸退人數多則十多人,少則二、三人。

正當我自認為修的還不錯時,二零一四年突然出現嚴重病業假相:解小便困難、甚至解不出,雙腿腫脹疼痛,走路困難,吃不下飯,臉色灰黑,更嚴重的是主意識不強,老是昏睡,不能正常學法、煉功、發正念。工廠老闆也嚇壞了,趕忙給我丈夫打電話。

丈夫來看我這個樣子,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我修煉這麼多年,還有病嘛?這是舊勢力的迫害,堅決不去醫院。丈夫又要我回家,我說:邪惡還在通緝我,我暫不能回家。我丈夫生氣地走了。這時有個大姐同修給我送來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修煉人要自己當自己的家,自己主宰自己。我一下想到我這樣不行,師父是度我們主元神的,我不能昏睡、主意識不清醒,我要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要精神起來。

我被同修送到另一同修家,同修每天也陪同我學法、煉功、發正念。他們為救眾生都很忙的情況下,又無微不至的關心我,生活上精心照料我。在此我要感謝同修為我無私的付出!

有一天,十幾個同修在集體學法時圍著我發正念,突然我的主元神出去了,看見我的姐姐和妹妹抬著一副擔架在趕路,我問他們去哪裏?他們說去給老四(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他們都叫我老四)打喪火(四川方言,就是送葬)。我還看見一個盆裏放養著一張皮,我用手摸,一個屠夫模樣的人不讓我摸,說是某某(指我)的皮。我一震,一下回到現實中來了,繼續與同修們一起發正念,天目看到前面有堵水泥牆,迫害我的邪靈就躲在水泥牆後面。同修們發出的正念,像用法器向牆開槍,只聽幾聲槍聲響,牆上出現了五、六個洞,洞口流出了許多污血,我意識到邪靈被清除了。

發完正念後,我的病業症狀一下減輕了許多。我想應該好好找找我自己,為甚麼邪惡會迫害我,找來找去,我發現兩個原因:一是:在我結婚時別人給我算命,說我只能活六十一歲,我沒有完全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心裏有時還會想起這個事。二是敬師敬法不夠。有一次把大法書放在床頭上。作為一個老大法弟子根本就不應該犯這樣的錯。

找出這兩個原因後,自己下決心要徹底糾正過來。這樣一想,所有的病業症狀一下全消失了。當時我熱淚盈眶,跪在師父法像前說:師父您太偉大慈悲了,是您從舊勢力手中把我搶回來的,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唯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要正念,不要人心

上次過大的病業關後,又過了幾次小的病業關,都是在自己修煉的路沒走正、人心出來了發生的。

有一次我心裏想女兒又沒有工作,身體又不好,那幾天一閒時腦海裏就裝著這些。中午去炒菜時,突然像有彈弓打來一個石子一樣打在我右手上,右手一下就抬不起來了,我馬上悟到我對女兒的情太重,人心太重。但我馬上又想起師父講的法:「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另外,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舒舒服服的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1]師父的法讓我清醒了:人各有命哪,我應該放下這些人心。放下兒女情。當我悟到了,馬上手就不痛了。

又有一次,我講大審判時我用自己的話在講,別人分不清是師父的話還是我的話,講完了我才聲明不是師父的原話。實際上這已經起到了亂法的作用,舊勢力隨時虎視眈眈盯著我,又以此來迫害我,我的手又抬不起來,痛得一晚上不能睡覺,只好坐著學法,發正念,再查找自己哪沒有做好,找到後立即向師父認錯,手又不痛了,又能活動自如了。

老闆家是個大家庭,每天都有十多個人吃飯,還有工人,我每次過病業關他們都看的清清楚楚,無不稱讚大法的神奇,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愛聽,都能接受,還能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因常人中學的文化少,此交流稿由我口述,同修幫整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