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走出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一年七月我拜讀了李洪志師尊的著作《轉法輪》(電子版),並正式走入大法修煉

由於得法初期的一念不正,招致大難。當時母親已經因心臟病而過世了。我認為已去世的母親的家族中可能帶有祖上累積的心臟病這種病業,修大法,師尊可以幫我消去這種業力。思想深處總有那種為祛病而修的一念,特別是給親近的人講述大法的美好時,總是不自覺的提到大法能祛病,我修大法可以避免得母親的遺傳病。當時認為這樣講是順著親人的執著講,能使他們儘早得法。

自二零一五年十月以來,我逐漸出現了下肢水腫,渾身無力的症狀。那時總以「工作太忙」為藉口,煉功時經常只煉前四套功法,第五套功法隔三差五的煉一次,最後連一週打坐一次也不能保證了,相應的經常莫名的睏倦,總是貪睡。

直到二零一六年過年後,突然聽說一位朋友的父親因癌症去世,我才猛然醒悟──自己修煉太懈怠,講真相不到位,直到朋友的父親離世,我都沒給朋友講清真相,更別提他的父親了。為此深深自責,同時下決心要回到修煉如初的狀態,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好影響救人,罪業深重。

我開始重視並抓緊時間煉功,早上三點半起床加入全球大法弟子的晨煉。我根據自己的時間安排煉功:晚上煉前四套功法,早上煉第五套功法。可事情一多,首先就影響早上煉功,所以第五套功法逐漸就處於半停滯狀態,雖然也在學法背法,但進度緩慢,一年背會了兩講,二年半背到第六講。背法干擾很大。

這次從新按照明慧網的要求加入晨煉,雖然剛開始只能堅持單盤,雙盤要把腿綁上,但我下定決心堅持,不管單盤或雙盤,煉功音樂不結束,我決不停止。這樣堅持到五月一號,我能自然雙盤了,腿不再滑落。於是我延長雙盤打坐時間,一個月後能夠堅持到一個小時了。但是不穩定,有時心性沒上來,居然單盤都做不好,幾個早晨都是在壓腿中度過了那本應煉第五套功法的一小時。

學法,知道是自己的心性問題,於是求師尊點化到底是哪裏不對了?向內找,找出了思想中重現了數年前初得法時的一念:修煉大法避免得母親得過的心臟病。因此時我的身體出現了的病業假相和當年母親一樣,而且比母親更重,除了手、足、頭、面部外,全身浮腫、無力。不過知道現在自己是在消業,是師尊安排把病業都返出來一一消掉。所以心中不懼,只是用更多的時間來學法煉功,盡力達到修煉人的要求。

起初,腫大的雙腿在中午下班後,只要盤坐五分鐘,水腫就神奇消失。可下午下班時發現腿又腫成原樣。倘若晚上決定出去發資料,出去一個多小時回來,水腫也會神奇消失。有一天白天騎車出去先熟悉路線,騎了兩個小時的路程,晚上出去發資料一個小時就走完了白天騎行兩個小時的路程,心中感到真是神奇!自己只做了一點點助師救人的事情,魔難都被師尊消去了。儘管自己只是承受了一點點,可偶爾還會抱怨,真是不應該!

我堅持加入全球晨煉後,神奇的事不斷出現,這種嚴重的消業狀態不影響煉功救人,而足底的膿皰也隨著堅持煉功出了不知幾輪了,出來一次,我也不關注,癢過之後自動結痂,然後在身體表面的病業假相就減輕一層。

就這樣度過了半年時間。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內心深處存在的那一念不對。我自從走入大法修煉,有師父管了,修煉人是沒病的,怎麼能拿自己當常人,總是害怕得母親的家族病?還找藉口默默承受著病業,影響修煉救人。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總是做不到位,深深沉浸在錯誤的人念中而不自知。於是求師尊幫助去掉這種為治病、怕得病的人心,還有累了就休息等圖安逸的心,還有就是認為時日方長,慢慢來的懈怠心和想過人的好日子的心,還有在勸善時不由自主證實自我的心、爭鬥心、怨恨心、歡喜心、自以為是等等人心都嚴重阻礙著自己心性的提高與昇華。

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並發正念清除這些人心後,神奇的發現,原來粗了一指多的胳膊首先恢復正常,硬硬的腹部逐漸變的柔軟並瘦了一圈,腿腫也在消退,有時幾天都不腫了(現在僅是偶爾會出現小腿有點腫脹)。

在常人看來的一場大難,對於信師信法的修煉人來講就是病業假相,念正了,病業假相就消退。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神奇之一,修煉人沒有病,只有病業假相。親身經歷了,就理解了為甚麼十八年來,無論江澤民流氓集團如何殘酷迫害打壓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依然不畏強暴,依然冒著生命危險走上街頭向世人講清真相,使被假、惡、鬥黨文化迷惑的世人早日清醒,做出正確的選擇,棄惡揚善使生命得救;同時真、善、忍的法理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人明白真相後走入大法修煉,並從中受益無窮。

感謝明慧網上參與交流的同修,感謝師尊的呵護,使弟子終於走出了這次魔難,從新溶於法中,逐漸找到了修煉如初的狀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