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走出了自己一條講真相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書畫家,在一定範圍內享有一定的聲譽。有人稱我名家,其實我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平常人,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很少參與集體書畫活動,在名利誘惑面前,在書畫腐敗驚人亂相的今天,摒棄一切雜念,證悟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利用大法賜予的書法技能促三退救眾生。

一、一個腦萎縮的半殘廢人 成為健康的真修弟子

我從小多病,約六、七歲時,玩耍從一個陡坡往下竟跳進了一個近十米深的溝壑中,頭撞在石頭上,昏迷很久才甦醒過來,留下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十幾歲時感染傷寒,連續三年每到發病季節就持續高燒不斷,冷時全身顫抖,蓋被也寒。頭痛似腦裂,哀聲不斷,卻無錢醫治,只能熬著。由於時間長,熱寒傷,引起腦細胞死亡,出現永久性智力低下。

因此,從小學到高中,數理化與我無緣,我聽不懂、記不住,常恨自己先天不足。但我感恩上蒼,命中註定我書畫超群,無論在哪都被他人重視。我從一個農村貧寒的孩子,歷經農轉非。但混在邪黨隊伍裏,積勞成疾,尤其是腦萎縮使我常年頭痛眩暈,耳鳴,反應遲鈍,性情暴躁,智力全面下降。看書不超過五分鐘腦疲力盡,頭暈目眩,難受心躁,常以頭著地,腳朝上,倒立於牆上,以緩解暫時之痛苦。晚上睡覺前讓妻子以重拳猛擊我的頭頂半小時後方能入睡。受不了時,常以後腦勺猛撞牆壁,臥躺時就用頭猛扣床頭或用手狠抓脖頸,攥拳猛打頭顱。此外還有腰椎盤突出,胃潰瘍、鼻炎、氣管炎、心臟病等折磨得死去活來,痛不欲生。

不能適應社會,平時少言寡語,說了上句沒了下句。常常三件事情忘兩件,所以工作中依靠隨時做記錄才能維持,否則就會丟三落四。

難忘的一九九六年六月,我的生命有了希望──單位負責人送我寶書《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並給我介紹法輪功。我知道了這是救命的寶書,抱著不肯撒手。

我腦萎縮已多年不敢看書,此時,我卻捧著這兩本書三天一口氣讀完了!這是生平第一次超越了自己,真是神奇。這是修煉的書,我立馬決定:「我要修煉。」

隨後我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一個月之內師父連續三次給我淨化身體,消去業力。幾個月後,多年的頑疾不翼而飛,我的身體出現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心境、心性均得到了極快的昇華和提高。我深知師父為我歷盡艱辛承受了巨大的業力。我真心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一切,沒有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活不到今天。

為了報答師恩,我於二零零零年先後六次到北京上訪,證實法。其中兩次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十多年來,我先後二十餘次被非法關押,以至勞教、判刑,肉身遭受多次酷刑凌辱。

在起訴江澤民反迫害的高潮中,我多次真名在明慧網發表反迫害的文章,揭露江澤民邪惡集團利用惡黨殘酷迫害善良民眾的罪惡,震懾了中共邪黨政治流氓集團。與此同時,我也看到了自己與人鬥的邪黨教育流毒,一個修「真、善、忍」的修煉者善心和寬容不夠,給自己帶來的後果。

我下決心修好自己,用修煉出的寬大胸懷和慈悲證實法。在一次次講清真相促「三退」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有一次現場疾書四十多幅,用詞都是當場自撰自書,且自始至終站立書寫,身體輕飄不覺得累,竟把看我寫字的人累得精疲力竭,我卻沉著冷靜,不急不躁,揮洒自如,感覺有用不完的勁。難怪那麼多人說:「先生快七十歲的人了,看上去才五十來歲。」也有說我四十來歲的。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是我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使我從一個腦萎縮無甚麼生存能力的半殘廢人,成為一名人們公認的在大法中修的無病一身輕的受益者。

二、排除障礙 善用書法技能講真相救人

修煉大法前,我曾經掉在常人的世俗中,不知不覺的走入現代書風,追求「時髦」醜書,其道德敗壞且不能自拔。修煉後,我以法為師,不斷的歸正自己,尤其是師父在《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發表以後,我排除思想障礙,以大法「真、善、忍」為標準,銷毀了近百幅自書草書和醜書作品,清除了一批收藏的帶有邪黨內容的名人書畫,並從舉辦個人書展就是救度眾生的誤導中解脫出來,走出了一條用自己的書法技能,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路。

我講真相的方法概括為三種:一是被邀請去外地寫字講真相;二是把求字者請到家裏來聽真相;三是借世人設宴在桌上講真相。

前幾年,一個地級市的領導請我寫字,中午安排了一個特大圓桌上的聚餐。出席者大都是局級一、二把手及業主老闆和報社記者、畫家等共十四人。當時我求師父加持弟子,救度這些有緣眾生,便對主持宴會的局長商量說:我想向大家說幾句話,行不行?局長高興的說:行!在大家的鼓掌歡聲中我對大家講了法輪功真相,所有在場的人除一人沒做「三退」,其他人按順序起名全部「三退」。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有緣人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而後,只要是與有緣人講真相,我首先對眾生講清的就是:法輪功是「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真正救度眾生的天法大道。「真、善、忍」是做人的標準,誰按照「真、善、忍」做誰就是個好人,誰違背「真、善、忍」、迫害「真、善、忍」就是真正的壞人。江澤民一夥瘋狂迫害法輪功,踐踏「真、善、忍」,被其捆綁的中共各級官員被抓,全國已有二十一萬人被法辦,大法給壞人的贖罪機會已經不多了。這樣講,一上來就能把聽真相的人心抓住,再往下講就像解蓑衣一樣容易接受了。

一次我被一家私人美術館邀請去寫字。聞訊來索字者較多,其中就有兩名公安和兩名保安便衣也聞訊趕來求字。當然我不會因此而懼場,更不怕甚麼,來的都是朋友、有緣人和等待被救度的眾生。我一邊寫字一邊講真相,整個場在師父的加持下正氣祥和。此時,一名兼任台灣在大陸建造的美術館的館長,又是一名當地有名的企業老闆,當著眾人的面,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用手機播放新唐人電視台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節目和全世界起訴江澤民的正義聲討後,在場的人大部份都認為審判江魔頭是遲早的事,報應是必然的。全都認可大法和「三退」保平安。其中一名五大三粗的公安便衣,像一名小學生一樣笑容滿面的接受了退黨,並對我說:我已長期失眠,想求一副能使我心神安定的墨寶。我當即為其書寫了善德寬洪內容的自作詩,並告誡說:在公安工作對人要善良,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你能做到了,你就不會失眠了。這位警察聽後高興的連連點頭道謝!帶上字滿意而去。

對一些登門求字聽真相的有緣人,我將其視為上賓對待,並視其情況和要求當面撰詞,當面書寫,當面勸退。我悟到:一副字算不了甚麼,一個人明白真相就是眾多生命的得救,對這樣的人不應該更加善待珍惜嗎?隨著修善能量場的不斷向外拓寬,慈悲的力量也在擴大。

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越傳越廣,越講越明,很多人,各行業都知道有個修煉法輪功的書畫家,寫字給錢不給錢、給多少從不計較,所以主動登門「三退」的人也不少。

有一個地級市的財政局副局長見到我便問:「你不是替人退黨嗎?」我說是。「那你就給我退了吧,我對這個共產黨實在夠了!」他說。

三、珍惜最後機緣促「三退」 世人覺醒

今年春天,一位領導陪我去為一家企業寫字。他所介紹的索字者多繫政客,其中就有部隊的政委、銀行行長和政協常委。他們一聽「退黨」就變臉了,銀行行長說:「叫我退黨,永遠不可能!」儘管如此,為了給他留下大法弟子的慈悲,有機會使他們再聽到「三退」福音,我特別認真的為其創作,無償的敬送每人兩幅作品方握手告別。

但不久有人把我舉報到公安局局長那裏,說我寫字時公開講「三退」反黨,要局長處理。結果被明真相的人擋住了,有朋友捎信給我:讓我注意安全。其實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幫我脫險。

我只要堅定、理智的走在正法的路上,無論我到哪都有明真相的常人朋友幫助我協調,安排寫字的場地,落實聽真相的世人。

我結交的一位大老闆中,有個掛靠某省廳的下屬董事長,其人正直、多才、朋友交往廣泛,他的一些朋友大都是中上層領導,掌管實權的大老闆,我幾乎每年去其公司幾次,進行書藝交流。董事長深知共產黨是殺人成性的流氓犯罪集團,痛恨已久。對法輪功群體十分同情和支持。我一旦到場,他必電告一些他的朋友前來助陣、求字,並事先做好「三退」保平安的準備工作。經他這麼一打底,我再與那些人講真相就事半功倍了,基本是百分之百的「三退」。

老闆的善行和正念,也給公司帶來了生機──眼看周圍一些企業相繼倒閉,而他的企業卻越辦越好。

法輪大法的超常,不僅給相信大法好的有正念的老闆帶來了福報,同時也使一些有正氣的常人明白大法真相後幫助大法徒做好事、做善事。在我的圈內介紹百人以上來聽我講真相的就有好幾位了。十幾年來,不論在北京、保定,還是在大中小城市,進行藝術交流時,不同層面的人都有為大法講真相的。

經一名醫學教授介紹,我與一名常人書友去了一個縣級市。在一排古建築群中交流書藝,古建築群的老闆自稱是在公檢法都幹過的老官員。其人快言快語,一說退黨,立馬就退。隨後一名年輕的派出所所長也聞訊趕來求字。按老例子,我邊應酬邊講真相,並反覆叮囑派出所所長不要迫害法輪功,多關心法輪功學員的生活與困境,多做善事、好事。他一一應答,還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當我勸其退黨保平安時,他說:「好!退!退!」

今年七月,一名建築行業的大老闆,以對大法赤誠的感恩之心,將其好友和手下大小頭頭腦腦三十多人(其中有律師、派出所副所長)帶到我的身邊,我當機立斷,給他們分別起名,按人表態,集體辦理了「三退」。那位老闆的公司現在越辦越紅火。

聽過真相,相信大法好的人都是受益的人,他們也在相互傳播著大法救人的神奇和美好,有的直接為法輪功學員打抱不平,真心為大法做善事。

今年夏天,一名常人科級幹部趕集時,目睹一名女同修向世人發真相資料時將拾到的二百元錢當場送交給失主。當時這位幹部感動不已。後這位同修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非法關押到派出所遭受迫害。正巧這位幹部去派出所辦事,驚見同修被關押,當即找到綁架迫害她的警察說:「這位煉法輪功的大姨是個好人。我在集市上親眼看見她將拾到的二百元錢給了丟錢的人。如果這樣的好人都受到迫害,天理不容啊!恐怕誰迫害誰遭天報!」

當那些公安警察了解真相後,立即將這位同修釋放回家。隨後我給這位做好事的幹部寫了幾幅字作為感謝。他的妻子說: 「不知為甚麼?我先生就是願意和你在一起,說你和其他人不一樣,與你在一起感覺舒服。」這位正直的幹部也親口對我說:「以後有法輪功(學員)被抓你告訴我,我是檢舉公安的兼職記者。」從其身上我看到世人在覺醒。

以上點滴,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是慈悲偉大師尊加持我救人的真實展現。我只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事,說白了,其實就是師父安排的、師父做的、師父給我的。

師父告訴我們:「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1]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