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老人重傷自癒 醫生心服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九歲,已修煉多年。我心中牢記自己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牢記自己來世的重大責任,幾乎每天上午都和老伴外出講真相救人,中午回家後也不做飯,也不覺餓,隨便吃點水果甚麼的就算一頓飯,然後就抓緊時間學一講法。下午去離家五、六里地的同修家參加學法小組學法。晚上吃完飯發完六點的正念,再學師父其他講法。時間安排的非常緊湊、有序,不敢出現一點的懈怠。

幾年一路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在別人看來,我們夫妻倆是比較精進的,我們自己也這樣想的,特別是晚上發十二點的正念,從明慧網通知開始,這些年我們從未耽誤過一次。每天早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未間斷過。我們雖然都是快八十歲的人了,但我們從沒把自己當作老人看待。騎上摩托車外出講真相,不比年輕人做的差。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今年我竟然遭遇了一場重大的車禍。

我就給大家講講我的這段特殊經歷。

七根肋骨斷了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七點半左右,我和老伴準備去遠處講真相。當我們剛行駛到大道上,突然對面一輛轎車直接朝我們撞來,沒等我反應過來,就被撞翻趴在地上不省人事。老伴傷得輕,只是左腿撞掉了一塊皮。當時她正念很足,口氣很堅定的說:「沒事!趕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你!」可不管她怎麼說,我甚麼也不知道了,無意識,已經奄奄一息。過後老伴告訴我:車禍發生後,是圍觀的人打電話叫來了「120」救護車,把我拉到了醫院,直接就進了重症監護室,醫生當即下了病危通知書。這時才八點多。

將近十一點鐘,我醒過來了。我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在哪裏?這時,那個給我清理口腔的護士對我說:「大爺,你可醒過來了,你斷了七根肋骨,傷得很厲害。這是重症監護室,我們正在搶救你。」我頭腦完全清醒了,趕忙打聽我老伴的情況。他們說:「你老伴沒甚麼事,回家給你拿錢去了。」我一聽,就想起床回家,無奈我的四肢都被綁起來了,小便處、鼻子裏等處插了多根管子,全身接上了很多儀器。這時我就有了一念:「這不是病,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呆在這裏。」我在心裏求師父:「師父,快救救我!」這時老伴回家拿錢回來了,還找來了幾個同修幫忙。

老伴交上了七千元錢後,就和同修在重症監護室的外面發正念,也誠心的求師父把我救回家。三點鐘,醫生才讓老伴進了重症監護室,其他人不讓進。大夫很嚴肅的、反覆給老伴講我傷重的情況,並囑咐老伴勸我一定不能出院,說如出院,馬上會有生命危險。還說:「即使在裏面,也不敢保命,如果要出院,你得給我寫保證,出了人命我們不負責任。」老伴聽後,馬上答應,要求出院。

病房的大夫一看留不下我,很不高興的把外面的同修放進來,他自己離去了。一個實習生小伙子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就跟在老伴身邊不離開。門裏面有一男一女兩個實習生,同修就去給那個女孩講真相,勸「三退」,但她不接資料。同修就把資料發給了那個小伙子,他痛快的收下了,並說他家裏也有煉法輪功的。接著把A、B兩個同修放了進去。醫生和護士都和她們說:他傷的太重了,不能讓他走了,這口氣上來,下口氣不一定能上來。A同修跟醫生說:我哥哥在這裏一點飯不讓他吃,他心裏不好受,也不會配合你們。他們一聽傻眼了,也無話可說了,只好答應讓我出院了。但是,甚麼擔架床工具設施也不給,就讓我這樣子往外走。

一邊的B同修有些看不下去了,說:「別的醫院都供給擔架,交上身份證,用完送回來。你們這裏要出院怎麼甚麼都不給,這麼重的病人,讓我們怎麼下去?」病房的主任一聽,覺得院方是有些虧理,就說:那邊有個輪椅床。同修推來輪椅床靠在我住的床位上,三個同修往上搬,可怎麼也搬不動我,因傷痛的很厲害,天氣又熱,我全身的汗水像水洗一樣,兩個好心的護士來幫忙也沒能抬動我。A同修有些焦急的說:要有個小伙子幫個忙就好了。主任指著那個實習生對同修說:那不是有個小伙子嗎?小伙子趕快過來,六個人費了好大勁才把我抬上了輪椅床。

師父顯神威

上電梯後,同修A一直和小伙子講真相,到了車跟前,小伙子一看在外面車上等待的還有同修,激動的說:這都是同修啊!同修回答是,他高興的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他把手機號、姓名都給了同修。

這時,我想上車,可是身體一點都動不了,一動鑽心的痛,我想找「120」把我送回家,但同修們看我:滿臉流血水,縫的傷口也流血,兩手也都是血水,肺被斷肋骨紮的呼吸困難。臨出門時,一個大夫跟A同修說:回去一看不好,趕快送回來,實在傷的太重。B同修有些擔心的說:「120」拉回去,也上不了四樓(我的家)。A同修堅定的說:堅信師父,一定能上去!可是去找「120」時,人家不去送,說只能往醫院拉,不往外拉。碰上一個醫院的大夫說:她認識一個能往外拉的,可怎麼也找不到。同修們悟到:可能我們不應該坐醫院的車,應該坐同修的車回家。結果,同修們很順利的把我扶上了車,一路上也沒有感覺遭甚麼罪。

到了我家的樓下,我看到有鄰居們都在那裏乘涼,當同修們把我扶下車,走到樓梯跟前時,我右腿會動。而左腿一點不會動。第一階樓梯,幾個人,拽胳膊的,抬腿的,費盡力氣才上了兩個台階。這時,D、C兩個同修在後面看著說:這哪行?這四層樓,這樣的上法,得甚麼時候能上去?得讓他自己上!聽了同修的話,我悟到:我們可有師父呢!此念一出,我馬上感覺身心輕鬆了,一步兩個台階,我好像還從來沒有一步邁兩個台階的呢。就這樣,我一會兒就上到了四樓,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當時,我就覺得有人在後面向上推我似的。我知道,是師父在推我。我對師父無比的感激。

回到家後,躺在床上,渾身疼痛,呼吸困難,骨折的左邊身子一點也不敢動,我在心裏虔誠的求師父幫忙,讓我能馬上起來煉功、學法、發正念。師父真的在我跟前,我雖然遭罪,卻一天也沒有停止煉功、發正念、學法。煉功時,雖然動作不到位,但我堅定正念,不把自己當重傷的人。大法顯神威,在煉第二套功法時,過去總感覺半小時時間很長的,而這兩天煉時,只感覺一瞬間就煉完了,我知道,是師父怕弟子承受不了,給我推快了時間。

煉到第三天時,左側身體,從腋下到腿部全部呈現象黑布一樣的淤青,且淤青的皮膚又硬又厚,左腿腫的直徑有一尺粗,腳趾甲都烏黑,我不為所動,就堅信師父,心裏一點也沒害怕,有師在,決不會出任何事的。

身體一天天恢復的很快,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要去醫院證實法,請師父加持弟子。」結果我和正常人一樣,不知道的人,根本也看不出我受過重傷。聽知情人告知:因為那天我強行出院,醫生沒留住我們,等我們離開後,那些醫生護士因受邪黨謊言毒害,不明真相,說了一些對師父和大法很負面的話,說我們都是些癡東西,叫人家撞的都不行了,也不住院治療。住院又不用他自己掏錢,在這裏治療脫離危險後再回家多好……

七嘴八舌,說甚麼的都有。正好被來檢查工作的正副主任碰上了,了解了情況後,那位正主任很嚴肅的說:你們在這嚷嚷甚麼?要都像煉法輪功的人那樣,這社會還好了呢!副主任也接著說:你們誰有那麼大的本事,出一本書能讓全世界的人都來學!聽到兩位主任的話後,那些醫生護士都閉口不說話了,想必主任的話引起了他們的思考。

神跡讓人心服口服

到了第七天我去醫院拆線(左眉頭受傷縫了七針)。一到醫院,那些醫生見到了我,驚奇的對我說:「大爺,您怎麼好的這麼快?」我告訴他們說:「我是回家煉法輪大法煉好的。比在這兒恢復的快吧?」

不用我再多說些甚麼,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他們不得不承認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結果,當我勸他們「三退」時,都很痛快的退了。當時,在外面有兩個來看病的人,看了我受傷時拍的CT片子,也很痛快的退出加入過的中共組織。

隨後,我們又上了二樓重症監護室,還沒等進去,就看到了當時護理我的那個小護士,她看了我後一愣,隨後,看我身體恢復的這麼快,既高興又驚訝,我也藉機和她講了大法的真相,她很相信,感動的:「法輪大法真是太超常了!」她馬上做了「三退」。

同修問她:如果不出院,在這裏七天能恢復到這個樣子嗎?她痛快的說:「不可能!」說完,她像孩子似的連蹦帶跳的跑到科室告訴同事們:「那個老爺子來了,他這麼快就好了!」我們一按門鈴,主任高興的出來迎我們。同修和善的對她說:我們來感謝您!你們能為民眾著想,這是你們醫院良好的醫德醫風,我們感謝你們的善心。但是有些超常的東西,你們沒有接觸過。我哥哥當時是不省人事被送進醫院的,現在的狀況你們看見了。在外面,這樣的事多去了。還有被撞成粉碎性骨折的,回家學煉法輪功,時間不長就恢復了。像我哥哥這樣的,要在你們這裏治療一個月恢復到這個程度,你們肯定得到處宣揚。醫學再發達能與大法比嗎?主任認真的聽完後,點了點頭說:「是。」同修說:「才七天,恢復的這麼快,你說神奇不神奇?」她連連點頭說:「是!」這位主任很認真的做了「三退」。即使那個曾因不信而誹謗師父的,我們臨別時,她也喜笑顏開的送我們。

回到家門口,看到很多在外面買梨的鄰居,他們都知道我們煉法輪功,以前和他們講真相都不相信,這次看到我拍的CT片子,知道我的情況後,都覺得很驚奇,也都說太神奇了,一會兒就勸退了四個人。以前反對大法的也不反對了,喜歡爭論的也不爭論了。這一路上,兩個小時就勸退了十二個人。

通過這件事情,使我對師父講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這個法理有了一些認識。

拆線回來,臉上的擦傷處結疤的皮很快都退下來了,掉下後,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曾經受過傷。誰看見都說神奇。

從受傷的第三天,我就正常的學法煉功,第四天就能站起來正常煉功了。大約十二、三天就能下樓來回走了,雖然暫時還不能外出講真相,因為摩托車都報廢了,身體還有點顛痛,在家中和正常人一樣,誰看見都稱讚大法的神奇。

向內找歸正自己

這次車禍我被撞的很嚴重,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很快的走過來了。雖然是對方的全責,但是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通過這件事情,我深深的感到:修煉就是修好自己,一定要踏踏實實的修,才能真正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在師父正法的最後時刻,我還能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我一定有很大的漏自己沒有覺察到。我需要趕快的歸正自己。

我靜下心來認真的向內找,認識到了很長的時間我光顧救人,追求救人的數量,不知不覺的起了幹事心;有焦急心,資料發不完就著急,有人不退也發急;講真相遇到說大法不利的話的人,嘴上說怕他們說不好的話造業,其實心裏有怨恨他們的心;「三退」人數多時心裏高興,是歡喜心;退的少時心裏覺得過不去,講真相不是為讓人明白大法的真相為主,而是以「三退」人數為重,不符合法對我們的要求。

認識到不足後,我加強發正念力度,在今後的日子裏,我一定以法為師,把路走正。

保險公司到我家調查取證時,我和他們講了真相,並講了我們對這件事的態度,來人也非常的贊成大法,也做了「三退」。

到交警隊處理事故時,才知道肇事者是外地人,雖然都是他的責任,他卻很不情願承擔責任,住院費他不交,我們花了五千多元,他連一句話也沒有說,一直不出面。處理事故時,也不搭理我們,只和交警隊長說話。連旁觀者都感到不平,說:傷到這樣,不光要向肇事者索賠,還能評上三級殘廢,並答應不用我出面他給我辦。因我是修大法的,我沒這樣做。師父教導我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我知道他不是有意撞人的,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心裏肯定也是不好受的,我不會訛他的。所以在處理時,我沒向他索賠,也不要甚麼殘廢金,我的身體能很快的恢復到和原來一樣了,又能出去講真相救人了,又能參加集體學法了,這比甚麼都好。

摩托車報廢了,為外出講真相,自己又花了四千多元錢買了一輛新的。真的和醫院那個主任說的:「如果都能和煉法輪功的人一樣,這社會還好了呢!」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大法,發生這樣大的車禍,擱個不修煉的人去醫院住個兩、三個月都不出來。我第一天在醫院住了六個小時就花了五千多元錢,這樣算下來得花多少錢呢?再加上誤工費、護理費、摩托車損壞賠償費,那得多少錢哪?我沒有那樣做。

通過這件事情,那個在醫院實習的小同修和我們也聯繫上了,也有了一個學法修煉的環境了,真是感謝師尊的良苦用心。

希望眾生看到我的經歷,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這樣大難來時命才能保!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表示深深的感恩!感謝師尊的慈悲保護,我一定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修煉圓滿,跟師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