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淨化了我的身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我於二零零六年從新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努力的學法、煉功,修煉心性,聽師父的話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自己的身心有很大的轉變。

一、多種疾病無蹤影

修煉前,我有血壓高,每天吃一片波依定。血糖高,每天三餐前半小時都服一種降糖的藥,早餐前還要服兩種,才能降的下來。我還有二十多年的失眠症,每天晚上要吃一片舒樂安定,才能睡著。有時打牌回來,晚上十二點多了,還要吃安眠藥才睡得著。我還有更長時間的血管性頭疼病,每月都發,發起來不能吃,吃了就得吐。年輕時疼起來不能上班,不能做事,只能躺著,叫孩子們給我捶頭。我得吃去痛片,甚至吃激素「強的松」才能漸漸止痛。我還有腎結石,疼起來就便血。修煉前我做過碎石,因石頭大排出來一部份,還有一部份沒排出來。修煉後也沒疼過。

從走進修煉的第一天起,我就把藥全部停了。首先要說一下,我真不是為了治病走進來的,我就是信這個法。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1]我信,我就信師父說的,別的我根本不去想。

走進修煉後我可以毫不猶豫的說我根本不想甚麼病不病的,會不會好呀?我就是認真學法煉功,修心性,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們學校每年都要體檢,前兩年我也參加了,有一個熟悉我的同事看到我的血糖檢查結果,很是吃驚,問:你怎麼這麼正常?她說她吃藥、打針,身上還帶個泵,還降不下來,要住院治療。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我知道自己放下了這個心,放下了這個病,師父管我了。這十年來我沒吃一顆藥,以上的疾病全好了,身心愉悅,我真是無限感恩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

二、我向內找,兒媳的態度也改變了

我的兒媳婦在我修煉的這十年中,確實給我製造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話是這樣說,但開始時我是受不了的。

記得修煉後不久,我就和她吵過一次(這是以前的十年從未有過的事),當時我難過,傷心的流淚,心想這個家從來都是我說了算,現在真是翻了個個,她還敢跟我吵?我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了?這個女人太沒良心了,不想想我以前是怎麼對她的。這怎麼辦呢?我對兒子說我要搬到學校去住。兒子說:「她再不會跟你吵,再吵我就和你單獨搬出去。」我知道這是兒子哄我的,得到人的一點安慰也就平靜些,卻沒有在心性上提高上來。

師父說:「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1]師父還說過:「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1]是呀!我要搬出去,我上哪去提高心性呢?我想我要聽師父的話,無論遇到甚麼問題都不要想搬出去,我會在這個環境中提高自己的心性。我打消了搬出去的念頭。

在以後相處的日子裏,我想作為大法弟子,生活中要處處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才能更好的證實法。因此,我在家裏儘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過去是保姆做,現在很多事我都動手做。自認為做得很好。

事情卻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兒媳還總是對我這不滿意那不滿意,我有時都不知問題出在哪。我記起師父說的:「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1]哦!我可能以前就是這樣對她的,讓她難受。我明白了,我這是在還債。還債就還債吧,還了就好。

但有時這個債還是不想還的,表現在還得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而且還出了怨恨心。例如,有一次她做了三個新鮮菜,桌上還有兩個剩菜。我想修煉人要為別人想,我就吃剩的,結果她很不高興的說:「都讓你搞光了。」我說我吃的是剩下的,她說那果果(她兒子)吃的菜的品種就少了。哎!我又錯了,我就想她這個人怎麼這樣呢?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甚麼都搞光了,我又沒把新鮮的搞光。我生氣了,我很難過。這時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海裏:「都是常人中的狀態,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1]是的,她今天惹我生氣了,對我出言不遜了,我怎麼對待的呢?我難受了,生氣了。我做到忍了嗎?媳婦說得也有點道理,只是語氣不善,讓我的心感到很苦。師父說了:「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1]我想我要提高層次,我要聽師父的,不能生氣,要忍,就這樣氣也就消了。這一關就這樣過了。

哪曉得我這個人記性不好,又幹了一次這樣的事,兒媳語氣很硬的說:「又都讓你搞光了。」我連忙說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忘記了。這次我真的沒生氣。因師父說了:「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1]師父還說:「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1]是呀!我得到的是高層次上的東西,這點委曲算甚麼呢?我記住師父說的這些話,我要忍,還不能生氣,我真的這次就不生氣。這一關就這樣平穩地過來了。

在以後和兒媳相處的日子裏,有和諧的時候,也有出現矛盾的時候,我就記著在實踐中魔煉自己,提高自己。我得到的是常人得不到的高層次上的東西,既然這樣,應該高興才是。就這樣我每天心情愉快的學法、煉功,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在以後的日子裏,兒媳和她的兒子發生了三次大的爭吵。我沒有幸災樂禍,而是主動出面誠心、善意的調解,因為我太了解他們的弱點和優點,恰到好處的給他們指出、評價,讓他們心悅誠服,我用傳統的道德觀念教育他們,他們也欣然接受。就這樣我非常成功的解決了他們當時發生的矛盾,兒媳婦對我的態度一次次的發生變化。叫我「老娘」的次數多了,語氣也溫和了,有時還找我談心,有時買來東西送到我面前讓我吃,去年她從台灣回來還給我買衣服。

從這些變化我深深的感到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生活的環境。也只有大法才能改變。我在這裏再一次無限感恩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