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了仇疙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我家和街坊堂歷家因墳地發生了糾紛,幾年不說話,成了仇家,一九九六年我學了法輪大法,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提高了,使兩家解不開的仇疙瘩得到了善解。

事情還要從頭說起。我公公八十三歲那年去世了,經過協商埋在了堂歷的責任田裏,出殯後第二天,堂歷媳婦就把墳頭給攘(揚)了!

我丈夫弟兄五人,一看,墳頭被攘了,這還了得!老人剛埋葬就被攘了墳,甚麼比攘祖墳更厲害?!眼裏下拳頭,真是欺人太甚!不行,找他去!

不由分說,弟兄五人就找到他家。當即就爭吵起來,真有打架的氣勢。堂歷家一看我方人多勢眾,覺得不好,趕緊找人說和。

經人說和,堂歷媳婦把事情承擔起來,當眾認錯,給我家弟兄們說了好話,還答應把墳頭給封上,這樣一場風波就算過去了。

雖說事過去了,可誰心裏也放不下,心裏還是氣憤,仇疙瘩並沒有真正的解開。雖說是街坊,又是同姓,可彼此見面也不說話了。

日月如梭,年復一年的過去了,到一九九六年,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大法教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處處事事用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師父教導我們:「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3]

法中這些話,都深深印在我的心裏,對我觸動很大。我想:我不光要把這些法理記在心裏,我還要落實在行動上。這就是我行動的指南。

師父還教導我們:「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3]好像這話就是對著我說的,可是我做到了嗎?通過學煉大法,用大法法理對照自己,衡量自己,心性得到不斷提高。我常想:我們家跟堂歷家這仇疙瘩得解開呀!在這個問題上,應該退一步。以前沒修煉,是常人,可現在我是大法弟子啊,我得用大法對照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啊。我得主動打破這個僵局,主動跟他們說話。

一天,我一出門就碰到了堂歷媳婦,真巧!我一有這念頭,就正好遇上她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我有這顆心,來幫我呢。於是,立即迎上去,用慈善的語氣跟她打招呼說話。這是她沒料到的,所以有些吃驚,但馬上又非常欣喜的忙上來跟我說話。這算開了個好頭,我用善良的心化解了我們之間的封凍。

以後堂歷見了我,也忙打招呼。我家弟兄們妯娌們都說我:「甭理她(他),她攘咱的祖墳,這仇一輩子也忘不了!」我說:「人家認錯了,又給咱說了好話,就算了吧。不能沒完啊。再說,我是個煉功人,得高姿態,不能跟他們一般見識。」我多次跟弟兄們妯娌們這麼講,用善心待人的道理,用慈悲心感化弟兄妯娌們,漸漸的他們也就有了變化,不再像以前那麼說了。

堂歷是個笨手笨腳的人,他家的電燈、電線、插座、插頭出了毛病,自己不會收拾,就到我家找我丈夫,我丈夫雖不是電工,可他在這方面,無師自通,所以鄰家壁捨的愛找他幹這個事兒。此時堂歷張口了,開始我丈夫不願去,就借故推脫,後來,我就對丈夫講:「我煉法輪功,你一向支持我,你也看了《轉法輪》,也知道法輪大法好,也常說要做好人,那為甚麼就不願幫人家呢?過去那個怨恨心別再有了,放下吧!」丈夫畢竟是學過《轉法輪》的人,所以,我這一講,他就通了,馬上就去幫忙了。

從此,兩家來往如初,多年的仇疙瘩終於解開了!到後來,我還幫他們做了三退,連他家的三個女兒我也幫她們退了團、退了隊。

我深深體會到:這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救大穹救寰宇的法,是救人的法,是救眾生的法,威力無窮。沒有這大法,這攘祖墳的仇恨怎麼解開?!沒有這大法,我怎麼會為「仇人」做三退呢?!我覺得我在法中得到了不斷的昇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