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使我一家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二零零五年春,我兒子小龍突然頭疼得受不了,我帶他去了市總院住進兒科病房,腦CT片出來後,醫生說:腦子裏有塊陰影,不知是何物(當時醫生懷疑是瘤),得做腰穿才能知道是啥。

兒子剛剛十四歲啊!我當時不知是怎麼走出醫生辦公室的,淚如泉湧。接下來我陪著兒子認真的配合醫生做各項檢查。小龍做了第一次腰穿,不能確診。醫生又給他做了第二次腰穿,還是不能確診。做完了第二次腰穿小龍的腰痛得跟折了一樣。醫生還讓去做核磁共振。

孩子害怕極了,就跟我說:媽媽咱回家吧,我不治了,越治越疼。我說:有病就得在醫院治,除非你像我一樣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才能好病。小龍堅定的說:「好,我跟你煉法輪功。」我說:那好吧,不過明天做完核磁共振再說。今天晚上咱倆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洪志師父救你。

我們誠心念了一晚上。第二天做核磁共振回來,科主任看著片子發愣,嘴裏自言自語說:「哪去了,不見了。」我問:啥哪去了?主任說:孩子腦部陰影完全沒了,不見了。

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管孩子了,他只是說要煉功,還沒有煉,師父就管他了。第二天我們自己要求出院回家了。走時科主任還不放心叮囑說:不能停止打針,帶孩子上省城去再檢查檢查吧。

回家後,兒子和我認真的學法煉功,一星期小龍就無病一身輕了,高高興興的上學去了。

二零零七年冬,修煉法輪功的大姐被警察不斷的騷擾,被迫離開家、流離失所,後於二零零八年八月被綁架判刑。當時小龍和姑表弟正在讀初二,突然的變故,再加上電視電台報紙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的宣傳,加上家庭、學校、社會的不理解,小龍和表弟每天都悶悶不樂,不敢說自己煉功,生怕老師批判同學嘲笑,也就隨著同學開始上網吧。

這一去就上了網癮,漸漸的就不學法、也不煉功了。由於小龍的身體免疫功能差,上網吧時在電腦的輻射下他又病了。

二零零八年冬,小龍住進市中心醫院。第二天下午,血液科主任告訴我你兒子得了白血病,你三、五十萬也治不好了,最後是人財兩空。你還年輕,早做打算。我們給他補的血馬上從尿中排出來了,活不多長時間了。我說:「不可能,我們轉院。」科主任說如去大醫院,趕快走,一分鐘都不能耽誤,必須坐救護車走。我們於二十五日晚九點多到達省城陸軍總院。

到那一氣查完之後,醫生給我的是「病危通知單」,並告知沒有搶救的希望了,隨時有生命危險,要有心理準備。

我看著病床上危在旦夕的兒子,想:我們有師父保護一定沒事,我求師父救小龍,並在他身旁念了一夜「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六點醫生來病房看小龍,驚喜的說可以搶救了。做手術前,我問醫生:小龍這個病有好的嗎?醫生說沒有好的先例,我只能給你百分之一希望。我說,那好,只要有希望我就簽字。

就這樣我兒子漸漸的康復了。一個月後我們回家,回家後小龍又開始學法煉功,漸漸的身體好了起來,停了一切藥物治療,又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末的一天,小龍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真相,在外面的大牆上寫:真、善、忍三個字時,被當地派出所的警察看見,下車連打帶拽的把他抓到了派出所。當丈夫把兒子領回來時,派出所的所長打過來電話威脅說:你們趕緊去把那些字(真、善、忍)擦掉,要叫上面看見,我不管你兒子有沒有病我照抓。

經過這十幾年來被監視,每次的騷擾,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造成人們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歧視,小龍又經過這一場驚嚇後,精神徹底崩潰。他開始把自己關在房間內不與外界接觸,每天鬱鬱不樂,使我和丈夫不知所措,怎麼一下子又這樣了呢,我們每天勸解開導他,也無濟於事。

在二零一三年的夏天,每天渾渾噩噩的小龍又病了,這次是整個腹腔都疼痛,痛起來上下打滾,嚎啕大哭,無辦法克制。我們又把他送進市內總醫院。醫生說是腎功能不全,查不出病因,每天打止痛小針,一天要打二次小針,點滴每天都打三四瓶,半個月下來,每天又開始尿血,越治越嚴重,醫生說:你們轉院吧,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當時的我由於長時間對兒子的擔憂,長時間的脫離了學法煉功的環境,由於煉法輪功而好了十多年的風濕性心臟病復發了。我們是一個工薪家庭,丈夫是一個礦山井下工人,為了維持家庭開銷一個班都不敢休。如果我要再病倒了,可想這個家會是甚麼樣啊!越想心裏越沒有底。就這時我心裏猛的一震,我這是幹甚麼呢,小龍以前不都是沒事了嗎?我不是一般的人啊,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有師父在管呀!想到這我精神一震,決定回家。

我和小龍又回到小鎮的家中。我跟小龍說:咱家已經沒有錢再給你醫治了,我的身體己不能再陪你在醫院呆了,你想活命就求李洪志師父救你吧。我當時放上了神韻光盤,並讓小龍和我一起觀看。並告訴小龍說:師父說神韻是世界一流的秀,是一台純善純美的藝術演出,誰看誰得救。說完後我就認真的看起了神韻演出。他不過來,還在一會一尿,尿血時疼的直罵我不管他。我沒有動心,就這樣下午他到我房間來跟我一起看神韻演出。

漸漸的他去衛生間的次數開始少了。一連三天我們倆都被神韻純善的力量包圍著。這三天我學法煉功,第四天早晨起來煉完功我覺的神清氣爽,多日來的心臟病症狀煙消雲散了。這時兒子驚喜的喊我說:媽媽快來看我不尿血了,而且我哪都不疼了。我一看小龍的尿顏色正常了。小龍說:媽媽我好了,想吃飯。

坐在飯桌上我們一家三口人吃飯,我看著這情景恍如隔世。

我今生最幸運的是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做了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道不盡師尊的恩情,是師父使我這一家絕處逢生。在此我雙手合十跪拜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