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女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二零一四年四月,我女兒高考體檢時,查出得了肺結核,當時她已發病十多天,發高燒,吃飯困難,心跳加速,走路都困難。體檢中心的主任建議我們去省城專科醫院治療,說效果比較好。

這突如其來的當頭一棒,給我和她爸爸帶來沉重的打擊,心想這孩子這麼小就得了這種病,以後可怎麼辦呢?和親屬同修切磋之後,決定帶女兒學大法。

可能由於我們的心不夠堅定,女兒的情況時好時壞,四個多月過去了,還是沒有好轉。她吃不下飯,身體逐漸消瘦,上下樓都得她爸爸背。這時,我丈夫(九九年前修過大法,可沒堅持下來)受不了了,要帶女兒去醫院治療。就這樣,女兒在外地住了一個月院回來了。醫生說這種病只能在家慢慢養,得吃一年多的藥。這樣女兒每天要吃三次藥,而且每次都是一大把的藥。

就在我女兒回家的第二天夜裏十二點多,女兒突然吐了起來,小腹部位疼的厲害,一直折騰個不停,到了天亮,又被送進了我市第二醫院。在醫院又是拍片、做CT、又是驗血,也沒查出甚麼原因,只是說先住院(在這裏只住了一天),在這裏不止掛點滴,還從鼻子插入一根管,說是往外排東西,還從肛門處插入一根管,往裏倒水,然後再排出來,灌了兩次。

女兒被折磨的直嘔吐,一直嚷著要把鼻子裏的管拔出來,可醫生說不能拔出來,直到通了為止,說不上幾天。但是由於女兒一直折騰,在凌晨二、三點的時候,鼻子裏的管由於沒粘住,被折騰的掉了出來,這時女兒才消停下來。到了第二天早晨醫生上班的時候,又讓我女兒做檢查,結果一出來,醫生說我女兒嚴重了,趕快去外地醫院吧,這裏已經治不了了,還讓我們打120去。但我們沒去,在家裏又呆了兩天才輾轉來到某市我女兒上次住的醫院。

到了那裏一檢查,說女兒是不全腸梗阻,不能吃飯,連水都不能喝,直到腸子通了為止才能吃飯。在這裏,女兒自己住一個病房,是一級護理。她每天要打十多個小時的點滴,每天還要灌兩次腸,就是從肛門處往裏灌皂水,然後往出排便。在這裏女兒一直沒吃東西,可想而知,她已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到回家的時候,身體消瘦的只有六十多斤。女兒有時夜裏難受的睡不著覺,讓她爸爸背著在地上來回走,還不能停下來,手上還打著點滴,我也得舉著點滴瓶跟著來回走。在住院期間我和丈夫都被折騰的心力交瘁,身心疲憊,覺的人活著實在是太苦了。

到了第十一天,醫院拍片做檢查,說我女兒腸子還沒通,這種情況他們也沒甚麼好辦法了,建議我們還是去北京、上海等大醫院看看吧。我們問醫生,如果不治好會怎麼樣,醫生說要麼不吃東西餓死,要麼吃東西出現胃穿孔等症狀,還說甚麼了我也聽不太懂,反正就是很危險的意思。

這下可把我和我丈夫急壞了,不知該如何是好,急的我直哭,我給家裏的親屬(大法弟子)同修打電話,同修建議還是回家學大法吧,大法能救孩子的命。我和丈夫商量後,覺的孩子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到處走折騰了,孩子也堅決不再治療了,太遭罪了,要回家學大法。

就這樣,我和丈夫帶著女兒回到了家中,親屬每天都來我家學法、發正念十多個小時,剛開始由於女兒身體太弱,起不來,我們念法她聽,發正念時她就在心裏想。到了第三天,女兒排了一點黑色的糞便,女兒說想喝水,我還有些害怕,不敢給她喝,親屬說沒事,給她喝,我就試著給女兒喝了點水,沒甚麼反應。到了第五天,女兒漸漸的能喝點奶,吃些水果了,我又做了粥給她吃。從那以後,女兒就逐漸的能正常吃飯了,而且排便也正常了。大概第八、九天的時候,女兒就能坐起來和我們一起學法發正念了。到兩個月的時候我女兒的身體就已經恢復到原來的八十多斤了,而且上、下樓,走路都輕鬆自如了。直到現在我女兒的身體一直都很好。

通過女兒的這件事,我丈夫又從新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我們一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的洪恩中。

感謝師父救了我女兒,我們全家人在此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以後一定堅定正念,抓緊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