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秀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一九九六年前,我是一位脫髮患者,用了很多的藥,中藥、西藥,各種偏方全用上,也不見效,經專家教授確診是神經性脫髮。當時的我才三十來歲,孩子又小,我的工作是三班倒,晚上上班,白天在家休息時,丈夫看我總是不順眼,壓根就沒有對的時候。

我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有了錢我就買藥,專門用心打聽哪裏有生發藥,碰巧有時也能長出來幾根頭髮,還樂的夠嗆。我丈夫根本就不管我,還嫌我把錢都揮霍了,總找茬罵我打我,一天比一天煩我。整天管我叫「禿驢」,成天喊著要離婚。當時孩子太小,要是離婚,孩子給他,我不放心,我自己帶,確實有困難。當時把我逼的,真是活不起,死不起。

就在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之時,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有好心人告訴我,學法輪功吧。我的心裏一亮,從新燃起生命之火。走進法輪功,這就是我生命中要找的。

在學大法中,我明白了很多的法理,我嚴格的要求自己,特別是對我丈夫,關懷備至,處處為他著想,遇到矛盾時,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從不和他計較得失恩怨。自從我得法以後,我幹活有使不完的勁,每天充實樂觀。

大約有一年左右吧,不知不覺中,一頭濃密的秀髮,悄悄的在往出長,先是軟軟的,絨絨的,漸漸的粗壯起來了。我終於可以甩掉假發了。是大法給了我秀美的頭髮,給了我莊嚴,給了我底氣。我的丈夫再也不叫我「禿驢」了。

我為了感恩師尊,洪揚大法,無論走到哪裏,都是現身說法,展現大法的神奇。也有的人不信,拔我的頭髮看,當人們確認是真發時,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後,二零零零年,我進京為大法討公道,被駐京辦的警察,帶回當地派出所,有警察就問我說:你就是煉功長出頭髮的那個?我樂呵呵的回答:是我呀!因我是在我們地區煉功受益最大的人之一,在老百姓中震撼不小。

火災中的奇蹟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的時候,因為我家的倉房是和住人的正房緊相連的,都是土房草蓋,裏屋的天棚上是用花塑料布釘的。在維修時,為了寬敞點,就把倉房改成正房,搭個火炕。在燒炕時,當時忘記了,土房在牆裏都有木頭柱腳,是承重的,煙道的位置,正對著柱腳,就把柱腳燒著了。因在牆裏,短時間內沒發現。等到第二天晚上十點鐘才發現。當時我正在煉功,就聽到東屋砰的一聲,我回頭一看,滿屋全是火。天棚塑料布都燒著了,它有油性,滴到哪,哪就著火。嚇得我趕緊叫醒我丈夫。我們倆就滿屋揚水,屋內的明火是滅了。出外面一看,房蓋草又著火了。這時我倆才想起來報119火警。

大約有半個小時,來了三台消防車。火撲滅後,車走了。第二天早上,我倆清點物品時,發現床上用品全燒了,還有牆上掛的我丈夫的皮衣服,燒的已經不能穿了。最讓人驚奇的是,我的衣服也是同樣掛在牆上,緊挨著我丈夫的皮衣服,面料還是纖維的,最易著火,奇怪的是我的衣服一點沒燒著,還有我的一個打坐墊,面料是緞面,也易著火,而且還是放在大立櫃上面,離棚面著火處更近,只是烤焦一點邊,同時大立櫃上面還有打魚用的漁網和網線,也都烤壞了。後來我姐和我姐夫來我家看,還領來一個朋友。我把這神奇的事說給他們聽,這位朋友是人事局的退休老局長,他親眼目睹這一切後,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還喊著我師父的名字說:「您是大好人!」接著又對我丈夫說:「老弟你也煉法輪功吧。你看看人家法輪功的東西,一點沒燒壞,你再看看你那些個東西,全完了,衣服不能穿了吧,網也不能用了吧。還有,你再看燈管兩頭掛的帶穗的護身符,穗都讓塑料滴的油包住了,但是,護身符的穗一點沒燒。」

通過這個劫難,更證明一個真理,修大法的人是有福份的。假如我要是不煉功的話,和我丈夫一起休息,說不定就被煙火嗆過去。我對丈夫說:這是我師父保護咱倆,給咱們第二次生命。人得知道感恩。

自從這次火災之後,丈夫對我的修煉,不像以前那樣橫加阻攔了。

這兩件事,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也是無數大法修煉者得福報的縮影。修大法確實能使人祛病健身,提升人的道德水準。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也是千真萬確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