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的畢業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我今年四十五歲,家住遼寧省的一個海濱城市。自從我丈夫二零零七年過世之後,九歲的兒子奔奔就變的沉默寡言,原本活潑可愛的孩子不願再開口說話,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為了讓孩子開口說話,我也曾帶他看過醫生,醫生告訴我:唯一的辦法就是和孩子多交流,儘快打開心結,多陪陪孩子,否則對孩子不利,嚴重的時候終生需要人照顧。聽完醫生的話,我心中更難過。因丈夫過世,家中重擔全落我一人身上,我做過保潔工、食堂幫廚,當時每天早上六點上班,晚上六點多鐘到家,一天也不休息,每天工作很累,沒時間陪孩子。一天工不能耽誤,工資每月七百元,這就是我們娘倆的活命錢。

因為孩子不願開口說話,在學校受到同學們的欺侮,被同學推倒在水裏,衣服濕透了,又被推倒在台階上,頭摔破縫了四針,嘴巴摔破裏外縫了十二針,看到孩子這個樣子,我心如刀割,當我得知孩子被這般欺侮,只因為他沒有爸爸,當時很氣憤。老師說我家孩子特別老實,不會和同學打架,是調皮學生幹的,老師安慰我一下,我也沒再去找這個學生的家長。就這樣三年過去了。

奔奔上初中後,因不說話,經常不寫作業,學習成績太差,老師勸我給孩子辦理退學,但我認為每個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權利,雖然孩子不願說話,但也不能剝奪他受教育的權利。老師說照這樣下去,你家孩子畢不了業,拿不到初中畢業證。我告訴老師,我沒甚麼奢望,書能念啥樣算啥樣,不想讓孩子留下遺憾。老師才同意讓孩子繼續念書了。

後來我聽人說讀法輪大法的書給孩子聽,對孩子有幫助。我就從親戚那兒請來《轉法輪》,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每天下班給孩子讀一小節。孩子不說話,只是聽,但能聽進去。有時,我與孩子一起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看法輪大法真相光盤。這樣,我給孩子讀了一年的《轉法輪》,期間我們也在紙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然後在買東西時花出去,開始寫的少,逐漸的越寫越多,經常花這種錢了。

孩子的狀態漸漸有了改善,偶爾能和別人說話了,也能寫作業了,孩子越來越懂事了,經常幫我做飯、做菜,幫我收拾家。頒發畢業證那天,當班主任老師讀到畢業證書上奔奔的名字時驚呆了,一臉錯愕,半天才緩過神兒來,這是兒子回來告訴我的。其實,別說老師,就連我和熟悉我們的人都不相信兒子會拿到初中畢業證,以他以往的成績是拿不到的,這真是天降洪福,太神奇了。

孩子畢業後繼續往上念,成績也都達標了,真不可思議啊。如果沒有《轉法輪》這本寶書,沒有大法師父護佑,我家孩子做不到這樣啊。

我幾年前就聲明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也沒讓兒子入少先隊,我告訴孩子遠離中共邪惡組織。

現在我的工作也比以前好多了,有休息日,車費報銷,工資一千六百元。奔奔因在實習期間表現好,實習結束就有了穩定的工作。我相信我們娘倆的生活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這都是大法帶給我們的福份。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想告訴世人:不要相信邪黨抹黑大法的謊言,趕快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惡組織才會有美好的未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

再次跪謝大法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