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修煉大門 身心完全康復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今年七十六歲,是個樸實的退休職工。我修煉法輪功已十九年了,他耳聞目睹的對法輪功也有些了解。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知道真善忍沒錯,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但是由於邪黨無神論對他的毒害太深,加上膽小怕事的性格,對大法弟子講真相和大法的超常有些疑惑不解。儘管我多次給他講真相,勸他修煉,但他總是在門外徘徊,進不來。

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受到中共的迫害後,我因不放棄修煉一次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判刑,他也就一次次跟著承受精神折磨,對中共邪黨產生了嚴重的怕心。每次我從看守所、洗腦班、監獄回家後,他只讓我在家學法煉功,不願讓我出去和同修接觸。所以這幾年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就儘量瞞著他,也就沒有再勸他修煉。

今年十月九日,丈夫突然身體不好,血壓升高,半邊身子麻木,全身癱軟,坐不住、站不住,立刻到醫院做CT檢查,確診是腦溢血,還有腦血栓,這兩種病的治療方法互相影響、藥物相反,不能同時治療。但他思維清晰,能說話。

我和他商量說:既然不能治療,咱就回家修煉吧。也許老伴的緣份到了,這次他很痛快的就同意了。

回到家,我立刻給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當他聽到師父講史前文化時,在他眼前顯現出古代精美的石雕、建築物,非常好看。聽完一遍講法後,他連連說:師父講的真好。當天晚上老伴睡覺時就夢見在他眼前很淺的水面上並排躺著六個沒穿衣服的女人,他沒動心,而且還很看不慣,過了色關。

第二天給他聽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他說:唱的好!這歌詞不正是說我嗎?我就是那迷中不悟的人。他還自言自語重複著歌詞: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他越聽越覺得心裏亮堂,每天都願意聽一會兒。

第六天,他就能拄著拐杖下地慢慢走了。那天正是皇曆九月十五日,我給師父上完香,他說:我去和師父說說心裏話。我攙扶著他到師父法像前,他雙膝跪下,雙手合十,誠懇的對師父說:師父,我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我以前沒有系統的學過大法,對大法了解不清楚,總認為您的弟子這樣受迫害,師父怎麼不回來救他們?我現在系統的聽了師父的講法才明白了。我誤解了師父,我錯了,請師父原諒!謝謝師父。他很激動,覺得有很多話要說但又不知該怎麼說好。

這天有位朋友來看他,給他放下一百元錢,說叫他買點補養品。等朋友走後,他把錢遞給我說:師父救了我,這錢為大法做點貢獻吧。我接過錢,真為他的轉變高興。

第七天,他拄著拐杖在屋裏走路時,突然拐杖滑了一下,把他摔倒了。我趕忙把他扶起來,身體哪兒都沒摔壞,他立刻悟到說:這是師父點悟我,去我的依賴心,我不應該依賴拐杖走路了,我要自己走。

從那天起,他就扔掉拐杖,也不用別人攙扶,自己走的還挺好,而且一天比一天好。第十天,他生活完全自理了,不用別人照顧。他每天抓緊時間學法、煉功,雖然有的動作還不太到位,但很用心,抱輪儘量堅持,進步很快。

第十五天,他就開始幹活了:掃地、擦地、澆花、清理院內垃圾、安裝門鎖等等。他的身體、精神完全恢復,全家都很高興,從老伴身上再次見證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來我們家看望老伴的親戚朋友也都見證了大法好。

沐浴在大法中,老伴變化很快。他放棄了看常人電視、看微信,他說:我得趕緊倒出我瓶子裏的髒東西。老伴一生經歷了很多次邪黨運動,養成了膽小怕事、躲著走的自保習慣。通過學師父講法,他的黨文化思維去掉很多,尤其怕心最為明顯。他夢中給從監獄逃出來的大法弟子安排住宿,解決困難;同修來我家他也高興了,並且還願意和同修交流;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再不用瞞他了,有時他還幫著做。

老伴的一場病使他走進了修煉的大門。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