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新學員的修煉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早上,在加州理工學院集體煉功,在打坐的後半個小時,我看見了一片大海,海面上開著一艘大船,有好幾層高。我第一次體會到入定入靜的美妙,眼睛不想睜開……

我在法國獲得了生物醫學工程專業的博士學位,然後來美國做博士後。二零一四年來到美國以後,與在洛杉磯的表姐一家接觸自然就多起來。通過與她們一家的交談,我了解到,法輪功並不是如中共宣傳的那樣,是一門正法修煉,對人的身心健康有很大的益處。了解到真相後,我很爽快地讓表姐幫我三退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開始在線瀏覽《轉法輪》,但當時忙於常人的工作生活,我挑著看了幾講,不太入心。今年五月,表姐帶著我朗讀了三遍《論語》和前三講,頓時,我對大法的虔誠與敬重油然而生,繼而有一股濃烈的興趣,想把《轉法輪》這本寶書讀下去。在上九講班之前,我讀完了第一遍《轉法輪》。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我報名參加了英文的師父講法錄像九講班,開始系統地學習大法。在九講班上,我認識了兩名西人法輪功學員,通過與他們的交流,我從西人的角度,進一步加深了對法的理解。八月三日到八月十一日,我又參加了一次中文九講班。

從得法至今,《轉法輪》的中文版,我已經讀了十五遍,並且已經會背誦師父的《論語》。每讀一遍《轉法輪》,我都有新的理解,越讀越覺得大法的博大精深,值得我用一生去好好學習。《轉法輪》的英文版錄音,我已經聽了五遍,英文版的書正在學習中。為了更好地與其他同修交流,我還分別參加過五次不同的英文學法小組。師父的各地講法,我按照次序看到《各地講法三》,對師父傳法、正法的二十年,逐步有了更深的理解,深感師父為弟子們做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師父非常偉大!

無論再忙再累,我都堅持每天學法煉功。有時在自己家煉功,有時在同修家煉功,有時在Alhambra公園煉功,有時在加州理工學院煉功。前四套功法每天煉一遍,第五套盤腿打坐每天早晚各一遍。打坐對於我來說,是一道很大的關。

剛開始煉打坐,有時我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腿部時常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特別是在兩腿丫和膝蓋處。在腿疼最難熬的時候,我想到師父說過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心中默念「信師信法,功到自然成」,「疼、痛,我不怕你。請師父加持我,請師父幫助我。」師父的法身幫助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從開始學習打坐,兩個月後,我可以連續單盤一個小時。

六月二十五日,在第五節九講班上,我練習打坐。起初,我的右腿翹得很高,然後腿漸漸地落下來,最後壓得麻木了,感覺沒有腿似的,人彷彿飄了起來。第一次感覺打坐很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七月三十一日在加州理工學院早上集體煉功,我第一次體會到入定入靜的美妙,眼睛不願意睜開,腿也感覺很舒服,不想放下。煉功結束後,表姐告訴我,那是天目打開了,是師父在鼓勵我。那艘船是救命的船,師父在暗示我,要加緊修煉的步伐,與師父一起回家。

八月三十日,我午休小憩,做夢夢見一架螺旋式上升的樓梯,我手腳併用奮力向上爬。等醒來時,我突然悟到,那是師父在點化我,學法煉功要繼續勇猛精進。

美國的工作、生活節奏很快,剛來有很多方面的困難,精神壓力大,我身體弱,經常失眠,月經不調,還猛掉頭髮。煉功後,我氣血調和了,心情舒暢,月經開始變得有規律,也不那麼掉頭發了,身體逐漸強壯起來。我是生物醫學工程專業出身,曾經學過醫學課程,我知道很多疾病現代醫學束手無策。對法輪功的神奇之處,我非常讚歎。

十月二十七日,我的右鼻孔流清鼻涕,不停地擤鼻涕,紙手帕擦得鼻子兩側生疼。但是我對自己說:「這不是病,這不是感冒」。晚上,表姐帶我讀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師父的講法,打坐四十五分鐘以後,清鼻涕突然不流了,第二天所有症狀全部消失。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得法之後,我參加各類洪法、講真相的活動,向世人講述了法輪大法的真相,讓他們了解到大法的偉大殊勝。在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各項活動中,我也逐漸領悟到大法的深奧法理,慢慢體會到師父度我們的洪恩,國內受迫害同修的種種艱辛與不屈不撓。

我得法已經一年多了,渴望進一步在正法中修煉,得正覺。我也盼望著有朝一日,利用自身的專業背景,多洪法,多講真相,多救人!

這就是我修煉以來的心得體會,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