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心必須去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八個年頭了。一天早上,我正在做飯,我公公突然對我說:「我要回老家去,不在這住了」。我說:「有甚麼事,咱們等吃完飯再說吧。」早飯後,我對丈夫說:「你今天別出去了,咱爸有甚麼事,咱們說一說。」

我們就坐在公公跟前,我心平氣和的問他:「爸,你有甚麼事,給我們說一說,為甚麼要回老家住?我們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對,你給我們指出來,我們改正。」他說:「沒甚麼地方不對,是我沒有出息,連累了你們。」(我公公和婆婆身體都不好,我婆婆還是偏癱,必須得有人照顧)我就對他說:「爸,你不要這樣說,我們照顧你們是應該的,兒女孝敬父母是天經地義的,你不要多想。」我又好好的安慰他,他才不做聲,我丈夫就走了。

到了中午,我做好飯,給他端過去,他不吃,說不想吃,不餓。我怎麼勸,他就是不吃。我婆婆也說他,怎麼說都不行。我說:「你要是不吃飯,我給你兒子和姑娘打電話,叫他們都來,你八十多歲了,這樣不吃飯,我可擔不了這責任。」我婆婆也在勸他,可怎麼說也不行。我就給他兒子和姑娘都打了電話,叫他們快過來。

大約過了一小時,他兒子、姑娘都來了。我們就坐在一起,問他為甚麼不吃飯,有甚麼事說一說。他說,夏天時,兒子給他買了一箱奶,我給了他四桶,剩下的我不讓他喝了。又說:他的一萬元存摺不見了,我給他拿走了。又說,八月十二那天,我在他的房間裏翻他的錢,三千元錢不見了,我給他拿走了。又說:他的鈣放在櫃子裏,我給他往裏面兌點水,不叫他喝。

天哪!說的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都是沒影的事,硬往我頭上扣。當時我想,這事也不是偶然的,這不是關來了、難來了嗎?這時,我想到師尊講的:「但是修煉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時候,也不一定比這差。」[1]我覺得這些事情很可笑,但我心裏沒有一點氣恨,就心平氣和的對他說:「你說的這些事,咱們一件一件的說。那一箱奶我給你四桶,剩下的給你放冰箱裏了,我還給你說,夏天天太熱怕壞了,你要喝自己去拿。過了幾天,我問你怎麼不拿奶喝?你說不想喝。我也沒有再多問。原來你以為是我不叫你喝,這件事是我不對,我沒有想周到,對不起。我以後改,請你放心吧。」

第二件事:「你說你的一萬元存摺我拿走了,最後存摺找到了沒有?」他說:「找到了。」我說:「在哪裏找到的?」他說:「過了幾天,你又把存摺放裏邊了。」我說:「你的抽屜鎖著,你拿著鑰匙,我是怎麼拿走的、又是怎麼放進去的?」他說:「有的時候,別的鑰匙也能打開。」我說:「就算是我拿的,你一分錢也沒少,以後我不拿了,行不行?」他沒有作聲。

第三件事:「你說八月十二那天我拿你三千元,最後三千元錢找到了沒有?」他說:「找到了。」我說:「在哪找到的?」他說:「本來放在櫃子裏衣服下面,可是在衣服上面找到的,不是你拿的,它怎麼會跑到上面去?就是你拿的,見我回來了,你又把它放進去了。」我一想算了,不再解釋了。

那第四件事:「你說,你的鈣裏邊我給你兌點水,錢我拿去能花,鈣我兌點水有甚麼用處?」他說:「不知道你甚麼意思?」這時他的兒子和兩個姑娘都說他:「你是沒事找事,沒氣找氣生,這是不可能的事。」

可我婆婆信以為真了,哭著說:「都是因為我有病不能自理,才連累你們出這樣的事情。我不讓你管了,我自己回老家,我也不死,叫你受累。」接著開始說我怎麼怎麼不好,怎麼怎麼不對,都是無中生有。一下子勾起了我的怨恨心,就和她解釋了幾句,就過去了。

第二天,小姑子來我家,說起了昨天的事,又勾起了我的怨恨心。我說:「在家裏,我是真心實意對待他們二老的,無微不至的關心他們,只怕他們受到一點委屈。他們還這樣對待我,咱爸說我偷他的錢,我沒往心裏去。可咱媽真是沒事找事,專門找我的茬,真是受不了。」越說越生氣。最後我說:「真的,再受不了,我就和你哥離婚。」當時完全把自己當作常人了。

師尊在我夢中的點化:午飯後,我帶著小孫子去睡午覺。剛睡著,就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我站在一個大海邊,東邊是海,南邊也是海,一眼望不到邊,北邊是很高的大沙丘,連一棵樹、一根草都沒有,西邊是甚麼沒有回頭看。當時我絕望極了,沒有路可走,沒有一點生存的空間,也沒有一個人,那種絕望沒有語言可以說清。我嚇的大喊:「師父我要跟您回家,我要跟您回家!」哭著喊著,不知喊了多少遍,也沒有一點回聲。這時我自言自語的說:「我錯了,我不該對公婆有怨恨心。」

一下感覺自己清醒了(其實還在夢中),想到剛才的一幕太可怕了,我就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去掉這個怨恨心,修是修自己,不是修別人,如不能跟師父回家,就是在常人中也不可能生存下來。」

這時我看到了倆個同修,對她們說了剛才的夢。我說:「這是真的,不是夢,你們看我臉上還有淚呢。」其中一同修的思維傳感打到我的腦子裏:哎喲,做個夢就大驚小怪的。馬上我的怨恨心又起來了。突然我又進入夢中。我說的這都是在夢中的夢。

我又站在剛才的那個地方,又絕望的對著天空哭著大聲喊:「師父我要跟您回家,我要跟您回家!」怎麼喊也沒有回聲。我又哭著喊:「師父我一定要修去這個怨恨心,跟您回家,不要丟下我。」這時我真的從夢中醒來了。

醒來後,夢中的可怕和絕望使我的心還在怦怦直跳,臉上還有淚,太真實了。

寫出這次的經歷意在提醒自己,也在提醒同修,怨恨心不去,是非常危險的,當然不只是怨恨心,每一顆人心不去都是非常危險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