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怨恨的心擋住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在歷史的長河中,我不知道有過怎樣的因緣,讓我在懂事的時候就知道父親不喜歡我。

我為了討好父親,從小到大家裏的髒活、累活、苦活,都我幹。好像是老天爺規定的(姊妹五個我老大)弟弟妹妹誰都可以不幹活,而我要不幹活可不行。每當父親看到弟弟妹妹時都是眉開眼笑,可看到我時就是橫眉冷對,好事沒有我的份,壞事髒水都往我身上潑。記得在我十五、六歲時,父親把錢放到別處了,他忘了,等用錢時他就找不到了,他就一口咬定說是我偷錢了。要打死我,要殺我,我有口難辯,全家鬧得雞飛狗跳,鄰居都知道,母親到處翻找,就在此時,父親舉起刀的手莫名的放下了,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然後背著手出去遛彎了。後來才知道母親把錢找到了。剛才還電閃雷鳴般的賴我偷他錢,可錢找到了卻沒有一個人告訴我,沒有甚麼解釋更談不上道歉了,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父親心情不好時找個藉口就可以打我,用皮帶或籐條抽打我,穿著皮鞋踹我,罵我更是家常便飯,甚麼難聽罵甚麼。我是在父親的打罵侮辱聲中成長起來的,所以怨恨心、委屈心、爭鬥心早就在我的內心深處紮下了根。

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1]真像師父說的,我性情急躁易怒,偏激自卑拘謹,平時和弟弟妹妹交往中,一旦他們的語言表情刺激到我時,馬上就能碰到我那顆敏感脆弱的自卑心,我這顆扭曲的心,在這五十四年裏痛苦的掙扎著。

就在我生命最無奈,最恐懼無助迷茫無望的二零一零年春,我開始修大法了。師父說:「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2]是師父把我救出苦海,給了我生命的一切,讓我懂得了一切恩怨都是出自於情,人所有不幸的根源都是自己造下的罪業,自己欠下的債,必須自己還的法理。師父把束縛我五十多年的怨恨委屈的心結打開了,覺得師父書中的每個字每句話都說到我心裏去了,倍感親切。一次煉功時,聽到悅耳的煉功曲,彷彿金色大佛在我正前方端坐著。我的淚水不由自主往下流淌著,從煉功一開始一直到煉完功兩個多小時不停的流淚,感覺自己像迷路的孩子,終於見到親生父母一樣,到最後我失聲痛哭,就感覺師父在我身邊撫愛著我,我認定師父才是我真正的親人,我一定聽師父的話。我要認真學好法修去怨恨心,委屈心,爭鬥心,所有的不好的心全都修掉。

師父說:「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2]用嘴說修掉它那只是表面修,可用心實修,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二零一三年夏的某一天,女兒剛下班到家,三妹來電話說:父親貴重的遺物象牙筷子讓我女兒偷走了。我問女兒你看沒看見,拿沒拿?女兒當時就哭了,說:媽,我沒拿。我相信我女兒人品,她不會做這種事。我問三妹東西放哪了?甚麼時間丟的?三妹說不知道,就是找不到了,因有時我女兒會在她那住一晚,所以就認為是我女兒偷的。當時把我氣的一下子就想起當年我父親賴我偷錢的事,我嚎啕大哭,哭著想起自己是修煉人。想起師父告訴過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管遇到甚麼事情,首先找自己,向內找。我找到我不願意聽三妹說話,我總感覺她說話刻薄,怕她瞧不起自己,再加上女兒經常去三妹家,確實影響三妹休息,還是我們不對,一顆委屈怨恨的心就算忍過去了。

就在去年夏天,我在老妹的廠子幫著幹點活,在收拾一堆舊物時(三妹買新樓搬家了,把父母的舊東西都搬到老妹廠去了),我無意間發現了那雙象牙筷子。我用顫抖的手,激動的拿給弟弟看。我說:給我女兒澄清事實。弟弟說:我壓根就不相信是樂樂拿的(樂樂是我女兒小名)。我委屈怨恨的淚水又流下來了,我還是沒有修掉這顆心,我沒做到修煉人對任何事不動心。

今年正月十四這天,我弟弟來電話說:三妹晚上請我們吃飯。我那顆心動一下,就說我不去了,弟弟再三要求說去吧,我不好推脫就答應了,可內心深處有個聲音說:不想見她。我對自己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個心性關必須過。晚上我帶著女兒,跟女兒說咱們過關去,女兒笑著說好吧!等真見面時,心想你為甚麼不當著大夥的面給我女兒道歉呢?我悶悶不樂坐著。吃完飯起身走時在心裏跟自己說:這怨恨委屈心還是沒有修掉,這關還是沒過去。在上弟弟車時,我手把著司機車門的門框上,司機一關車門一下子就把我左手四個手指夾在車門裏,我「嗷」的一叫,給司機嚇一跳,慌忙打開車門,當時我一看手指,四個手指一條紫血印。

我抱著手跑到沒人的地方哭著跟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來過關的,可這關沒過好,又讓師父操心了,師父對不起。弟弟妹妹都過來勸我,讓我到醫院拍個片,我堅定的說,我是修煉大法的不用拍片,肯定沒事,咱們回家吧!我就在回家的路上說:今天這事不怨你們,是我的手放的不是地方,是我的錯,你們放心我手好了。他們還不信,說這麼快就好了?我讓她們看我手指那條紫血印不見了,就無名指指關節有點脹,其他三個手指都正常活動了也不疼。他們都感到很神奇,不可思議,別人要是夾手得好幾天才能緩過勁,你這麼快就好了!真神奇!我跟她們講法輪大法好!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2]。

通過學大法,自己悟到,其實過去受的那些苦,遭的那些罪,都是好事。不應該怨恨父親,應該感謝父親,感謝父親幫助我修煉。我寫到此時真感到那顆委屈怨恨的心沒有了,爭鬥心,嫉妒心,沒有了,心裏好像空了,甚麼也沒有了,感謝師父給弟子卸下厚重的盔甲。我感激的淚又流下來了, 我一定認真學法在法中正悟,不斷的指導自己在實踐中修煉,每一關,每一難都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時時事事嚴格要求自己。

雙手合十感恩慈悲偉大的恩師,感恩法輪大法的神奇!這是我寫完這篇修煉體會的真實感受。在我人生中的六十年裏,從來沒有此時此刻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純淨的快樂,就感覺自己像個純真少年,歡呼雀躍,情不自禁高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好,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