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矛盾的霧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放暑假回家,女兒問:「媽,爸爸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好了?怎麼回事呀?我上學了,你們兩個感情變好了?」我只是笑而不答,但心裏想:女兒,你可知媽媽這一年中所經歷的一切,爸爸的變化是因為媽媽變了。

我學大法十七、八年來,一直在家庭矛盾中摔摔打打,一路走的好辛苦。由於邪黨的迫害,我成了單位迫害的重點,丈夫聽信謊言,由開始的支持到極力反對,這些年來對我非打即罵,受單位指示加入監視我的行列。有時我外出剛一到家,他就盤問去哪了?一不順心就摔盤子扔碗,有好幾次把刀扔過來,幸虧我躲的及時。總之,他就像上了魔咒一樣,失去理智,在外面和別人談笑風生,一到家就變了個人,整天沒個好臉色。

丈夫看我不與他一般見識,更是生氣,還時常拿女兒出氣,打罵女兒,嚇得女兒不願意他回家。女兒不止一次的哭著對我說:「媽,你怎麼給我找了這麼一個爸爸呀,你快和他離婚吧。」我只好陪著女兒一起哭,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呀,真想和他離了,一了百了。但靜下心來想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要我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我這樣不負責任的離開他,那不是毀了他嗎?

後來丈夫更是變本加厲,還時常和單位那個離異婦女在一起,我家開了一個店鋪,丈夫乾脆讓她給看店鋪,我和女兒去了還趕我們走。女兒上大學後,丈夫提出離婚。我不離,他就發信息罵我,甚麼難聽說甚麼,要和我協議離婚,財產都分好了。我不同意,他就不再回家吃飯,後來乾脆夜不歸宿,打電話也不接,家中大小事一概不管,水電費、暖氣費、女兒生活費全是我自己拿,家中老人等都是我一人管。

丈夫為了達到我和他離婚的目地,也不和我一起回老家。老人問起他時,我怕老人擔心,只好說他很忙。後來老人發現不對勁,問了小姑子,才知道丈夫要離婚的事,於是打電話問我。我考慮再三,既然他想離,那就離吧。於是回家和兩位老人說明情況。我說:「他就因為我煉法輪功。你也知道我的身體是因為煉法輪功才好的。如果不煉法輪功,根本不會有今天的我。既然他想離,那就離吧,只要他過的好就行。」婆婆哭著對我說:「煉法輪功怎麼了?又不做壞事。堅決不能離,要離我不要他,我要媳婦和孫女。他不孝讓他自己過吧。你進了俺家門,是俺家燒了高香,這麼好的媳婦到哪找去?他是燒的,燒昏了頭。」婆婆百般相勸:「他和你離你也不要離,一定記住啊。」臨走,婆婆還一再叮囑。

回來後我前思後想,離吧,自己輕鬆,但公婆會傷心,對年近八十的他們是一個怎樣的打擊,我怎麼忍心去傷害對我親如女兒的公婆呢?大伯哥、嫂子、小姑子一家人都堅決不讓我們離,我知道如果離了,他是眾叛親離。不離吧,這個家實在已不像個家,他是一天三餐不在家吃,一句話不說,有時夜不歸宿,形同陌路,真離了,他也輕鬆一些。

但我又想,難道他和我一生的緣,就這樣了結嗎?一人修大法,全家受益,他不但沒得到益處,還會因毀書和罵大法、罵師父而造下無窮的罪業,他將走向何方?這一切他不知,我是明瞭的,我不能看著他這樣毀滅自己。那我的善又在哪裏?難道這一切與自己沒有關係?

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有一顆隱藏很深的怨恨心,常常想到自己當初在家人強烈反對的情況下,一心一意跟著一貧如洗的他,住在租住的一間小房子裏,結婚、生子、買房、買車……直到現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門頭小店,生活富足,可是他卻要棄我於不顧,想想真是傷透了心。我發現是自己還有一顆掩藏很深的對丈夫怨恨的心,表面對他挺好的,可是內心卻是怨恨的,日積月累,越來越深,以至於夢中好多次哭醒。

我深深的反省自己,修了這麼多年,是不是真正的做到無私無我,想過丈夫的感受沒有?這些年來,因為我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一直承受著單位的壓力,一有風吹草動,連上邊開個會,他都會事先得到通知要好好看著我,別外出。單位逼我寫不學不煉的所謂保證書,我不寫,他一次次替我頂著壓力……十幾年來他確實承受了很多很多,但我卻在內心對他只是怨恨。我結婚後一向不喜歡做麵食,尤其是和麵,嫌和麵又髒又費事。我現在意識到,自己很自私,沒有真正的做到為別人著想,我真的做的很差,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為他人著想,哪怕自己再麻煩也要做好,一點一滴的做好。

晚上,丈夫喝的酩酊大醉回家,我給他放好不冷不熱的溫水,給他洗腳,調好蜂蜜水給他解酒,怕他半夜起來吐,給他床頭放上臉盆;每天早上發完正念,我趕緊做飯:包水餃、擀麵條、包餛飩、烙火燒……總之以前從不喜歡做麵食的我,學會了這一切,每天用心的做好這一切,連女兒高三我都沒有這樣伺候過她。開始丈夫說:「你每天給我做好飯,那是你應該的。」後來漸漸的他開始轉變,看到我早上擀麵條或包餃子,他會說:「很麻煩,隨便吃點就行了。」後來他哪天起的早了,還會主動做好飯,等我吃。這真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舊勢力原本要毀了丈夫,毀了我們這個家,但我在師父的法理指導下,破除了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如今的丈夫,笑顏常常掛在臉上,儼然變了一個人的樣子,女兒暑假回家,感受到了家裏的變化。才有了本文開頭的問話。

我知道是師父看到弟子有了要去執著的決心,就幫我化解了家庭矛盾。看到今天的一切,想想走過的路,如果沒有大法,我不會走到今天。大法伴我走出了家庭矛盾的霧霾。大法給了我重生的機會,給了我一切。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