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怨氣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今天我們在這開小型交流會,我主要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與分享近半年多來生命在法中的昇華、體會到向內找是法寶、大法顯神奇。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這幾年我一直做營救項目,經常和協調同修在一起交流和切磋營救中的事,久而久之,我也順理成章的也成了協調人了。但我知道協調人責任重大,我要在這個環境中好好修自己,過程中怎樣使自己的語氣、善心容在一起,和同修協調好,共同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有一件事我做的非常不好。作為老學員對不起師父慈悲苦度,由於執著心擋著,只是從表面上找問題,不能深入向內找,暴露出我魔性的一面。在二零一五年我地一同修被非法開庭後,提出上訴至中級法院。那麼營救同修的事也得跟上,協調人把參與一審的同修找來,大家坐在一起,找出一審存在的問題,講真相、或寫真相信,可一直人員沒湊起來,是因為沒人去組織。協調的同修也很著急,怕誤事。就在協調同修學完法後我說我去吧,因一審的過程中我有時也參與了,協調的同修沒吭聲,我想可能是我當時也有個營救項目,不能離開,其實那個項目還有兩位同修,也接近尾聲。當時我也沒多想,更沒有向內找這是為甚麼,第二週在一起學法後又說起此事,我說我去吧,協調的同修無奈的說:有同修提出你發正念老倒掌,叫我別再叫你跑事了。我聽後感到很沒面子,自己主動提出的事又不被採納,一提倒掌的事就衝擊心肺了,心裏很不是滋味。甚至心裏還猜疑這話是誰說的,心裏產生了怨氣。與同修形成了無形的間隔。覺得自己沒錯,我不是在主動補充嗎?

過了一段時間,協調的同修叫我去縣城交流學法之事,我說我不去。我問自己為甚麼不去,我想不是不叫我跑事了嗎?我就生氣了。就在這一瞬間,我想到師父說:「那些一氣之下不學法、不煉功的是與誰鬥氣?神?師父?還是你自己?一時過不去是可以理解的,長時間過不去的就是嚴重的違約與不幹正法中應該承擔的那部份,就會影響總體進程,這在神來看就是最嚴重的。」[1]用大法一對照,我趕緊說:師父,弟子錯了,弟子一定去。

我想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應該冷靜的想想自己了。長期以來,就愛聽好話,聽到好話,臉上像一朵花一樣開放,聽到不如意的話,臉上馬上就陰沉沉的,心中還嘀咕。這一次心中產生的怨氣是因為自己的意見沒被採納,怨同修說我倒掌之事,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用常人心對待。失去了師尊安排的一次又一次的修心機會。而且使自己變得狡猾,提醒自己少說話。從師父講法中我知道修煉的人碰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沒去成呢?表面上是為法,實際是幹事心,把幹事當成了修煉。為甚麼發正念會倒掌,就是跑的事多了,腦子裏裝的事多了,最嚴重的覺得自己行,總是把我擺在第一位,我行、我能。把師父把大法擺在何處,這不僅是執著心的問題,而是根子的問題。把自己看的高於大法了,這是多麼危險啊!當幹事心、虛榮心受到衝擊時,不被採納時,就產生了怨氣。怨氣是怎麼產生的呢?就是在平時不修自己。遇到不順心的事不向內找,怨氣也是一種物質,一次一次的堆積,一次一次的堆積,最後積攢多了。一碰就炸,誰也說不得。

師父說:「如果在極其微觀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2]

我懂了師父講法的表面內涵。我再往下找,怨氣來源於自我,我的自我這顆心,都形成自然了,覺察不到了。強勢、壓人。在證實法中做了自己該做的,覺得了不起,在難中闖過來了,也覺的了不起,忘記了師尊的看護、忘記了同修的幫助。我悟到:我有多大的執著心,就得有多大重錘來敲我。我才能冷靜的想想自己。在此,我感謝提出我倒掌的同修,無論是直接的、間接的,都是為我好,使我找到了根本的執著──執著自我。我再往下想,我的自我、幹事心、從小姑娘時就形成了,父母一有事就叫我去辦,父母誇我,我在幼小的心靈中養成了愛聽好話的習慣。還有邪黨的強勢,天老大,它老二。邪黨的邪說理論的灌輸,隨著年齡的增長,年復一年,這種物質積攢多了,一聽到不符合自己的心願就不愛聽、就怨這怨那。自我又來源於哪呢?我知道了自我是舊宇宙的屬性,來源於私。我心中的自我,還有其它的執著心也是一樣,在生命的最本質上,就是紮在舊宇宙的根。我們只有修成無私無我,才能從舊宇宙連根拔出來。我一定去掉這些執著心,不積攢這些不好的物質,修好自己,和同修配合好,共同救人,助師正法。報答師恩。

由於我向內找,我又從去年11月份每天去一個學法組發一個小時的正念,請同修幫助我看倒掌了沒有。如遇到不順心的事,首先警告自己,不允許指責同修,修自己,做項目遇到不順的事,不往前頂,而是修自己。不論做大小事,問自己是否用最純淨的心來證實大法。還是利用大法來成就自己。用法來歸正自己,每一個執著一出來很快就能認清它並清除掉,最多不會超過兩天就能找到執著心的根源,把它連根拔起。長期以來發正念倒掌、迷糊。學法有時也犯睏。現在基本上發正念不太倒掌了,也不太迷糊了,學法也不太犯睏了。在此我感謝幫助我的同修及提供環境的同修,心性提高很快。我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我的右腿彎坐時間長了,起來時不能馬上就走,夜間醒來時,不能馬上起來,需要活動活動再走。已有兩年多時間了,有一天我忽然發現腿甚麼事也沒有了,站起來就能走,還有今年大年初一早晨打坐時,我看到我的右腿上像鉛筆那樣大小的圓,皮膚在往外抻,越抻越透亮,一下從透亮的地方竄出一個小柱子來,有兩寸多高,然後就下去了,皮膚恢復正常。是黃白色的,我知道是師尊鼓勵我。我知道是師尊給我拿掉了像頑石一樣的敗壞物質。

總的體悟是,修煉的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無論是誰指出自己的不好,那一定是自己錯了,無條件的向心裏找。我對師尊說的「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3]這段講法有了新的領悟。是師父用同修的嘴來說的,一定要認真對待向內找,修去它,心中不執著自我,完全溶入法中,才能時時與師尊同在。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