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母親的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我對母親的怨恨由來已久,從未修煉時的常人事到修煉後的種種種種,我覺得我感覺不到母親對子女的愛,在我的心中,母親只是一個名詞而已。我是全職家庭主婦,時常在家學法時就會翻出母親曾經對我所做,所說的那些事,母親當時的神色都全歷歷在目,十年穀子八年糠的全顯現出來了。

另外空間舊勢力不停的加強著我對母親這種怨恨的物質,我都能感受到邪惡的操控,但我卻輕輕的排斥一下就又隨著它去了,有時甚至是自己都不願排斥它,還覺得那東西就是自己真正的思想。後來,我對母親的怨恨越來越深,自己學著法對照自己的心覺得也不對,可是自己痛苦的想去掉它,就感覺那東西垂死的掙扎,把母親曾經對我所做的一切都像放電影一樣的全部歷歷在目地過一遍。

我痛苦極了,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讓我提高,我要去掉它,我不要它,每次都在痛苦萬分的心理煎熬中反反復復去了又有,有了又去。曾經有一次我對母親的這種怨恨之心已經折磨到自己快崩潰了,於是我跪求師父,我哭著說,我一定要把這顆心去掉,提高上來。那一次,我整整在家呆了三天沒出門,全天全天的大量學法,發正念,儘管它弱了些,可是它還是把根埋在我的空間場中。

於是我就去找同修,正好另一個同修來那裏,她簡單直率的點到我的執著,用法來破我的執著,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身上的一層殼「嘩」的破了,那以後,我對母親的怨恨心輕了許多,後來也時有冒出來,我就立馬抓住它,心中念著「滅」,用法對照自己,另一方面還求著師父加持,但是我很清楚,對母親的恨意並沒有從根子上去掉,我要修煉,就得去除一切人心,我努力著,那種痛苦真的是不經歷的人無法了解的。

最近,同修電話告訴我母親的身體出現病業反應已一段時間,我聽後也無多想(母親也是修煉人,我與母親沒有住在一起,平時因為與母親的恩怨很少回家),於是打電話回家問母親的身體情況,母親的人心讓她總是掩蓋著她的真實情況,她總說別人胡說八道,說她沒事。過了段時間同修又告訴我母親的身體情況,於是我回家,看到母親比原來真的老了十幾歲,身體出現病業,我當時心裏就來氣了,責怪母親不向內修,修了這麼些年還修成這個樣子,人心一個比一個大(人心讓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執著,沒悟到這是我們共同提高的問題)。

回家後我不停的學師父的講法,我又求師父幫幫我,我要從根本上去掉對母親的怨恨心,我要真正的提高上來,於是我看《轉法輪》看到第四講的時候,師父的法字字入心,句句都彷彿是講給我聽的,正是此時我所面臨的問題,我知道自己該怎麼樣去做了,這一次,我心生慈悲,頭腦清醒,彷彿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打通了母親的電話,從未修煉到如今,從我記事起,快四十年了,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對母親說話,我感到我說出的話帶著很強的能量與慈悲,我明顯的感覺到了師父的加持,母親也第一次被我感動了,母親在電話裏也許哭了。我從法理上與母親交流,真心為她好,希望我們共同提高,消除邪惡在歷史上給我們強加的一切間隔,不要走前面同修走過的彎路。

至此,我真切的感受到那個怨恨的根清理掉了,現在我常電話鼓勵母親,我幾乎每個整點都幫助母親發正念清理迫害她、間隔我們形成整體共同提高、共同向內找的邪惡,母親的精神也好了很多。

曾很多次,我都想把我對母親的怨恨心以寫交流文章的形式寫出來,其實是存有極大的私心,因為我非常痛苦無論怎樣去這顆心都去不掉,所以就想以文章的形式寫出來從而去掉這顆心,結果,文章成文後自己看後都覺得這顆怨恨的心強烈而又骯髒,彷彿我在展示給全宇宙的眾神看我這顆骯髒的人心,自己沒有真正實修,狡猾的人心還想以文章的形式發往明慧網,從而去掉它,當時的心性,就是那麼低下。

修了這麼多年,第一次感覺自己會修了,第一次知道了師父所賜予的法寶「向內找」是這麼的好用,這麼的美妙,再回首與母親的那一切一切的恩怨情仇,不過就是為了鋪就我們共同提高的回歸之路,師父巧妙的利用了它,一切只是鋪就回天的路啊!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