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生死關之後才懂得甚麼叫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二十多年前我從馬來西亞來到英國,目前在劍橋做超市生意。今天我給大家彙報我修煉法輪功走過的曲折路程。

二零零一年我在一家外賣店當老闆,我有幾個同事是煉法輪功的,在我眼裏,煉法輪功的人都挺善良的,很容易相處。

那時我雖然才三十多歲,但由於拼命幹事業掙錢,結果把身體搞的很糟,我長期背痛,還有有嚴重的失眠,整夜睡不著,痔瘡便血,還有高血壓,我就去看中醫。那位中醫大夫也是個法輪功學員。我每兩週去一次,做針灸,還得喝中藥。我很煩吃藥,後來我就問大夫,有沒有不吃藥就能讓我病好的辦法,她說,那就只有法輪功了。

於是我開始跟著醫生學煉法輪功,也開始讀《轉法輪》,那時是二零零七年。隨著我不斷學法,不斷煉功,我的病情也逐漸好轉起來,不過那時我心裏還是有些困惑,帶修不修的,集體活動我也去參加,也慢慢明白了,為甚麼有些學員會得病死去,有些得了癌症卻能治好,關鍵看他們對大法的態度。

以前我是個脾氣很暴躁、動不動就罵人的老闆,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脾氣變好了,遇事能克制自己,身體也康復了,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當時我以為自己甚麼病都好了。

等到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考驗來了。我發現自己體重不斷下降,我們家是有糖尿病家族史的,我在馬來西亞的姐姐經常在電話裏提醒我要多加小心,看到體重下降就得趕快看醫生,開始我不以為然,我就多發正念,多煉功。我在超市工作,每天接觸很多華人顧客,我們都成了朋友,他們一見我這樣,都來勸我趕緊去醫院。

每次我通過和同修交流、學法、煉功、發正念,感覺好一些,但馬上就有人來提醒我趕快去醫院,結果我的怕心出來了。我以前性格上就比較膽小,聽別人這樣說,我就害怕了,回家學法煉功後,心裏放下一些,但第二天上班,又有人跑來對我說,你這麼瘦,早上口渴,晚上跑廁所,這就是嚴重的糖尿病!結果我又害怕了,就這樣起起伏伏,一直拖到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那天是週日。劍橋學員約好到我家集體學法,大家幫我發正念。我那時已經一、兩個月吃不下東西了,人很瘦,體重降低了十五公斤。記的那天我坐在沙發上,等到了下午三點,我突然暈倒了。我夫人趕緊叫救護車,同修也趕來了。

等我醒過來,醫生告訴我,我得了嚴重的一型糖尿病,得長期注射胰島素。醫生說,一般人的血糖濃度是五至七, 超過十五就得長期吃藥,超過二十就得天天打針注射胰島素,我當時的血糖是四十五,醫生說,再晚十分鐘,我就沒命了。

那時我的胃液PH已經超過七,醫生說是不可以活的,但我卻活過來了,我住院到第五天就出院了,一出院我就開車、幹活,醫生說,這是個奇蹟,一般像這種情況的病人,得在床上至少要躺三至四個月,才能恢復體力,才能開車,我五天就開車回家了,醫生說你是個奇蹟。我太太也說我是個奇蹟,我的命是師父救回來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剛回家的時候,我按照醫生的吩咐,每天注射胰島素,每天打針四次,早飯前,午飯前,晚飯前,睡覺前還要打一針。我心裏很煩,我就向外找,我甚至幻想,美國研究的那個藥能快點研發出來,讓我不用天天挨四針。

那時,我完全變回了常人,我很害怕,也很消極,我害怕一輩子這樣打針下去,自己也太沒用了,我甚至有一天還冒出一個念頭,自行了斷,一了百了。但我知道不能這樣,我的孩子還很小,一家人靠我生活,我的心情非常苦悶。

那時同修不斷來找我交流,通過學法我也慢慢意識到,甚麼叫向內找,甚麼叫實修,我這才發現自己有那麼多的不足,離法的要求相差太遠。那時我每天煉完一套動功,一套靜功,至少學一講法,還要發正念。慢慢我的身體在恢復,我也開始逐漸減少注射劑量。那時師父也點化我。有一天我打針時很痛,腿上都溢出血了,我還在拼命要打。後來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不用打了,不需要了,我就停藥了。結果,停藥後,我的血糖比打針時還好。

師父講了:「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那時我已經修煉八、九年了,我時常問自己,怎麼這一關還沒過去?一天我讀到《轉法輪》中說:「有的人練功練了二十多年了沒出功能,別人剛練就出了功能,」[1]

我突然悟到,是因為我沒有實修,才導致這樣的結果!因為我沒有實修,沒有真正從內在、從思想深處,從生命本源上改變自己,以前我每次學法煉功,就好像自己定了一個時間表,任務表,是給師父一個交代,而沒有真正去理解這個法,去真正體會這個法。

現在學法,我不光是在讀了,而是把自己放在法上去對照,去提高,把不好的東西給去掉。就像師父說的:「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1]

師父還說:「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1]

我認識到,我沒有做到實修,就是我沒有把那些髒東西倒出去,我得改掉我那些不好的習慣,我得在法上提高。我對人應該善,要時刻按照真善忍來修煉。我現在明白了,我必須實實在在修自己,把所有髒東西去掉,我才能昇華上來。

一點體會,請大家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六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