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歐洲議員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修好自己 才能救更多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來自倫敦,今年三十一歲,自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想交流一下最近幫助協調英國小組來支持歐洲議會停止活摘器官的新的書面聲明上的一些經驗。

在開始做書面聲明的時候,英國已有不少與器官活摘有關聯的講真相項目。有人已經安排了相關研討會和電影展。新的有關器官活摘的報告也將被送達到英國議會內。很多學員非常努力的工作。我覺的我也應該嘗試一下並幫助他們。儘管我有好多年沒有去歐洲議會了,但我覺的我可以為書面聲明的活動提供幫助。今年就在我開始投入這個項目並在我們首次去議會和議員見面的時候,同修鼓勵我來做協調英國小組的工作。

其實當我第一次被要求擔起這個責任時我並不太願意。我以為另外一個學員會協調這個小組。由於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直接參與這個項目了,我想我作為其中的一員可能會更好些。在我們抵達斯特拉斯堡的第一天晚上,儘管我們稍微晚到了一些時間,第二天要進入議會的小組還是在當晚召開了一個會議,作準備和交流。

我便去找那個我認為是組織活動的學員詢問情況。他們卻告訴我走開。事實上這個學員當時正忙著在網上的另一個項目。但這一幕並沒有起到好的作用。我的腦子裏跑進了不少有關中國學員和西方學員在一起工作時總是有麻煩的觀念。不管我是否失望,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考驗。我給一個英國學員打了電話。他再一次要我幫忙來協調這個小組。我就在我們住的旅館的過道內反覆跟自己說,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用心成度和我們救度眾生的願望。只有師父才能真正讓事情有成功的可能。

我把去議會的小組成員集中起來簡單的交流了一下我們的情況和我們要做的事情。我還跟歐洲的協調人溝通並要了第二天所需的足夠的資料。我們商討了所有的事宜。我們把自己又從新分組並把當晚該做的工作分配了下去。之後我便去找主要協調人了。我離開旅館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

當我見了他們並有機會聽了簡單的彙報,到我拿到需要的資料後回到住處時已經快凌晨兩點了。當我回來後我驚奇的發現所有的學員都仍在工作。他們把第二天所有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學員辛勤的努力真的讓我感動。我對將要到來的幾天很看好。

回過頭來看看並向內找,我發現我已經有一次考驗。師父最初就鼓勵過我站出來幫助做協調工作但是我拒絕了。在我們第一次的旅程中,儘管有些事準備的很倉促,我們可以更有條理,我們這個小組還是做到了預約或者見到了十七名歐洲議會議員並同時又預約或是見到了另外十六名議員。

這段經歷確實鼓勵了我,也讓我認識到如果我繼續再幫忙協調活動的話,我就需要站出來,同時更加注重我的修煉。我記的師父在法會講法時說:「就是這麼複雜,你怎麼當好大法弟子的負責人」[1]。

我認識到,我的職責就是注重自己的修煉,並嘗試給我們的小組營造一個修煉的環境。同時給予盡可能多的實際幫助。當我們再次去議會時,我和這個小組成員交流了一下。我們都同意每天早上在去歐洲議會之前我們先一起煉功、學法和發正念。這些加上持續不斷的交流以及整個英國學員的努力,給去見歐洲議會議員的小組提供了有力的後盾。

再次去歐洲議會的頭天晚上,我能感受到我們這個小組的積極和熱情。實際上我意識到有一點疑慮,儘管從表面上看,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仍然需要獲得幾乎是一半議員們的簽名。這似乎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我意識到我必須清除這一念,並向師父求助。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看到自己在向師父請求指導和幫助。

在我懇求師父幫助我們讓歐洲議會議員們簽署聲明的時候,我驚奇的發現我身體內的某種東西被堵住了。我嘗試向內找,我發現我把精力過於集中在歐洲議會議員們的簽名上,而不是把我的心扉打開,在這個過程中去救那些議員和他們的助手。當這一念一出現時,我感到全身有一陣能量通過的感覺。同時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

我想起了師父講的一段話:「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才能同化我們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種慾望、執著心、不好的東西,你才能夠把自身不好的東西倒出去,你才能夠浮上來。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約」[2]。

我體會到當我在思考需要獲得的簽名數目時,儘管我不想,但事實上我正在產生一種對它的執著,以及我對恐懼或是疑慮的感覺。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我也覺察出這是讓我走出來並相信師父安排的一個機會。儘管說起來容易,有時對我來說這並不總是簡單的事。

第二天我們本應該在十點進入議會大廈。我早上第一個約會是同一位資深議員在十點三十分見面。我們小組在進入議會時出現了一點推遲。我意識到時間的緊迫並想起我頭天晚上的經歷。我平靜的鼓勵我們的小組發正念同時耐心等待。結果那個讓我們進門的人剛好在十點半之前到達。整個過程似乎過的很快。就在我們走向會面地點時,我見到我們要見的議員就在我們前面。我們都在同一時間到達了開會地點。我把這個再一次歸結為是相信師父的鼓勵。

在會面開始的時候,這位歐洲議會議員解釋了他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可是他所在的黨派的政策使他無法在聲明上簽字來支持我們。從表面上看,我感覺這可能是個較棘手的會議。然而在我心底,我是非常想和他溝通。在我和另一位學員跟他講了幾分鐘的真相後,另外一名來自同一個黨派的議員看到我們後也加入了我們的會談。我想這是鼓勵這兩位議員一塊兒簽名的絕好機會。

隨著談話的繼續,我開始和我原來約見的議員一對一的交談。我感覺我要直接呼籲他們破例給我們簽名支持。這時這個議員停頓了一會,然後看著我說道:「好,我簽!」另一個議員也表示他們將要去簽我們的書面聲明。我在內心感謝師父幫我們。現在同一個黨派的議員支持我們了。於是我又問他們還有沒有其他途徑來鼓勵他們的同僚來簽名支持我們?在我腦中,我在希望他們能否發出個電子郵件或者是好好的介紹一下。

他們互望了一下,然後他們邀請我們到他們議員一個相聚之地去找他們的同僚,把他們介紹給我們。我們向他們道謝後一塊去了那裏。我們剛一到,又有一位同黨派的議員正好坐在裏面。原先的那位議員就帶我們過去坐下,並把我們和我們的書面聲明介紹給他,並說自己將破例給我們簽字。他還鼓勵他們聽我們講。

幾乎就在我們開始交談的時候,又有一位議員來到這裏。他湊到了我們的桌子旁,而剛才的那一幕又重複了一次。就這樣這種場景反覆的發生,一直到又有九至十位議員圍著我們的桌子坐在一起。事實上我開始對每次經歷這個過程的議員進行道歉。他們真的很令人鼓舞,並說不用擔心。最終當我們能夠用事實和情況講給每一個就座的議員後,儘管所有的議員都來自同一個不簽署任何聲明的黨派,他們都表示支持並簽名。我被他們深深感動了。我們從一個會議和一個議員談到一下子有七到八位議員都說會簽字。我切身感受到師父的幫助和指導。我在心裏再次感謝師父。

我再次感覺到這實在是個讓這個黨派更多議員來簽名的好機會。於是我對他們說:在過去的兩天內我睡了不到六個小時,從倫敦開車到斯特拉斯堡來見你們。我相信這項書面聲明非常重要。特別是關於活摘器官的最新報告中提出的事實。同時美國也剛剛通過一份類似的聲明。你們還有甚麼高招能鼓勵你們黨派其他的同事來簽名支持呢?

有一位議員環視了一下然後問到:「今天晚上的會議怎麼樣?」原來該黨派當晚六點有一個黨內小組會議。這時,這群議員在稍事商量後問我能否在今晚他們的會上來做個簡短的有關活摘器官的介紹。我說當然可以。我也感謝了他們給我的機會。我意識到我們的會議已經歷時一個半小時。當我離開酒吧後我忍不住熱淚盈眶。我能感覺到和看到師父在每一件事情上的安排。我也很感激當晚有機會向更多的議員講活摘器官的真相。

我最初被告知會議只有將近三十到四十人來參加。結果是有一位資深議員直接在會後安排了一個活動。所以實際大約有八十到九十位議員和助手到場。一位歐洲議會議員把我介紹給大家。他說他覺的每個人都應該簽這項聲明。當我的介紹剛結束,一位來自意大利一個黨派的資深議員立即站起身鼓勵大家來簽名。

當介紹結束後,一名早上曾經見過的議員走到我這兒來給我提了一些建議。他說,歐洲議會裏面每個人都很忙,很容易被分心,你最好能在三十秒內把「活摘」介紹做完。他還說,你應該告訴人們,自二零零零年起,因為活摘器官,大概有數目巨大的人因此被殺害;你應該要強調的是這是違反本人意願的;而且有關報告顯示器官移植沒有麻醉措施。我能看出來他們真的被感動了。我對他們的建議表示感謝。

我事後得知這個議會內小組有百分之七十的議員簽了我們的書面聲明。今年好幾次在幫助歐洲議會的項目上,看上去英國小組取得了一些進展,然而從我的理解來看,當學員們走到一起後,不管是有突破還是遭遇阻力,這都是我們組合起來努力的結果和反映。

當我在寫這篇交流稿時,我再次感到我很榮幸能幫助和支持這個項目。我深信,當像我剛才描述的事件發生的時候,那確實是一個學員們走到一起,努力放棄自我、相互信任,和相信師父的結果。

有時候在議會向議員們介紹強摘器官的真相時,我真感覺到師父把自己拉到一個新的高度。在我們第二次訪問議會的最後一天出現了一個特別的事件。在這一天之前,兩位學員碰巧在電梯內遇到了他們要見的議員並約定了第二天的約會。不幸的是兩人中的一人無法前往。我被叫去赴約。我們準時到達。然而當歐洲議會議員一看到我們就說他們太忙了沒有時間見我們。我們為打擾他們向他們道歉。我們告訴他們,我們知道每個人都很忙並問他們到底有沒有時間。他們看了一下手錶說你有兩分鐘。

我開始解釋我最近見了不少他們黨派的議員。我還沒來得及說別的,他們透過眼鏡對我說:「別以為你見過我的同僚我就會簽字」。他的語氣和神態很直接。我悟到我要保持平靜並在心裏提醒自己,我來這裏是來救他們的。我記住了上次那位議員給我的建議。我做深呼吸後告訴他,我來這裏是有關中國的人權問題,至目前為止,估計有一百萬到一百五十萬人被殺害,在違背他們的意願的情況下他們的器官被強行摘取。最嚴重的是,有報告顯示器官的摘取是在沒有麻醉下進行。

那位歐洲議會議員停下來看著我說可以。不過問到:但是在中國的同事會如何?假如他簽字的話會發生甚麼?我問他這是指甚麼?他解釋道他們在中國有很多生意。我跟他說在中國有個哲理。如果您能站在正義一方的話你會備受尊敬。我還給了他兩個例子。當香港還在英國管轄時,台灣的親民主派團體為中國的人權而公開的站出來。而雙方的貿易還有所增長。所以我對他說不好的事情不會發生。

那位議員看了看我後說,好,我會簽名的。整個過程還少於兩分鐘。

當我們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回憶起師父說過:「有時正念強的時候一句話就能救了人」[3]。這個過程提醒我在講真相時候我們要注意保持冷靜和放寬心胸。這樣的話我們就能接受到智慧,並用所需的智慧來和人溝通及救度眾生。我再一次在心裏感謝師父。我回顧了我在做完介紹後,那議員給我的建議,我能發現師父安排了所有的一切。

我協助在議會的活動大約有兩個月。這麼多不同的過程給了我一個機會向內找,並認識到我必須在個人修煉上要提高。能和這麼多來自英國和歐洲的學員一起工作並向他們學習我感到非常榮幸。我希望我在今後能做更多。

我想感謝所有我最近有機會在一起工作的學員。我想引用師父的話來結束我的交流,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4]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二零一六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