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去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直以來,我沒有主動的想寫法會的心得交流,特別是聽了同修的心得之後,看到他們精進不止的修煉過程和成果,就更怕在老學員面前談自己的修煉,覺的自己沒有很明顯的進步,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走過來的。有時候還倒退呢!說不上有甚麼心得值得一提。再者,怕自己講的低,法理悟不清,甚至不對,那同修不就知道我修的差,層次低嗎?連新學員悟的都比我好,還是別聲張了吧!比我修的好的同修多著呢,讓他們寫吧,一定會有人寫的。反正我也很忙,很難抽時間坐下來靜靜的寫東西。少我這一篇也不見得會有甚麼影響的。

這個想法的背後隱藏了很多執著心。我竟然讓它們不停的滋長而沒察覺,到現在才看到。在這我就把兩個很大的執著暴露出來好去掉它們。

第一個是自私心。自己知道法會是師父肯定的,同修的修煉心得對自己的提高有幫助,就很願意去。如果法會的安排工作做的好,就更感覺有效果;如果安排工作欠缺完善,就會在心裏嘀咕,甚至出言批評,自己卻沒有主動的去參與準備工作,例如寫心得。沒有學員的心得交流,法會也就失去意義了。自己不願意付出,只想等著同修安排好一切,然後自己去坐享其成,這種想法不對,修了那麼久,自私心還那麼大,真慚愧。

第二個是攀比心。看見同修因為修得好,心得交流的內容就顯得很充實、很豐富。回看自己的情況,比較起來就平平無奇,沒有甚麼值得拿出來說的。其實這是因為我沒有認識到修煉是修自己,每個人都在不同的層次中,不同的環境中,不同的修煉路上,哪會一樣呢?可能自己就是悟性低一些,法理悟的慢一點。但是,能做好也是我付出努力才得到的,不論大小,都是有所進步,何必跟別人比呢?

還有就是歡喜心。那就是做的好的時候想聽好聽的話。既然沒有讓別人感到自己做的很好,就最好別說,怕說出來的時候同修馬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者給我指出來的時候自己又接受不了,結果一次又一次的讓執著心給隱藏下來。

就在寫法會心得這件事情上,一下就看到這些修煉人非去不可的執著心,能說寫法會心得不是為了自己寫的嗎?

再說了,能在宇宙大法中修,還有師父把法理清清楚楚的講給了我,一步一步的領我往上修,又每時每刻的看護著我,安排我去掉不好的東西,讓我不斷的純淨自己,歸正自己,這是一般的事嗎?當然不是了,只是我在修煉的過程中,雖然沒有很明顯的感覺,但內心也知道自己在昇華,這也是因為我想做好,才有這樣的變化的。我相信大家也一樣,那既然是同門弟子同聚一堂,在純淨的環境中,為了互相促進,為了整體的提高,分享在大法中修煉的心得,就應該感到很自在、很坦然,很和諧。下面就講一講我去執著心的點滴。

在我動筆寫心得之前,同修打電話來叫我寫心得,她說:你做了那麼多,有很多可以寫的呀。掛上電話後我想了一下,同修說我做事多,並不是說我修煉哪方面有進步,這不是說出來我做事的心嗎?先不說我並沒有做了甚麼事了,就說我的「做事」跟修煉。從得法的初期開始,我就很願意做一點大法的工作,把大法介紹給人們,希望他們也有認識大法的機會。到後來的出來講真相,我都儘量參與。由於在當地當聯繫人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學員有搬來也有搬走,所以總感覺這邊的事就是我的事了。大小事情都想儘量安排的很妥當。把時間和心都花在做事上,把做事當成是修煉了,不知不覺的就起了一個做事的心。在那段時間裏,學法走形式,碰到矛盾沒有向內找,沒有用法來衡量,因此提高非常慢。甚至同修給我指出來時還聽不進去。結果就像一塊頑石一樣,對外說自己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遇到矛盾向內找的,但當我對照師父說的「做到是修」時,才發現自己原來沒有修。

這個情況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也開始感到不對勁,卻不知道問題在哪。有一天,同修跟我說:一個個學員搬來又搬走,你到現在還沒有想到是甚麼原因嗎?那不是你的問題嗎?我聽了心裏很難過,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別人進步了,自己還在原地踏步哪!從那時起,我開始學習遇到矛盾先看自己先改自己。不能因為自己沒做好,給整體拖後腿了。雖然有點晚,或者不是每次都能做的很好,但我總算開始真正的修了。

去年三月份,我們為講真相辦的報紙在英國開始發行。由於我認識正體字,就幫忙做字體的校對。跟另外一個從台灣來的同修負責把文章裏的錯別字找出來改正。我能為這份報紙出一點力感到很榮幸,決心把事情做好。

我只讀了幾年中文,說實話,對中華文化的認識只能說是皮毛。但能幫忙做這份校對工作的人不多,只能是濫竽充數了。另一位校對的中文水準比我高,人很謙和,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找他。

由於經常聽到不同的版主跟我說他們對我的工作很放心,時間一長,好像感覺自己很有能力,說話和態度也帶著幾份自我肯定。直到前幾個月,我的校對伙伴跟我談校對的事情,不知道是否在這之前我說過甚麼話或者提過甚麼建議了,他當時在電話裏很溫和的提醒我:我們的建議對報紙的影響。因為我們倆是看正體字的,在校對方面都好像很有權威……我當時心頭一震,好像有甚麼東西給觸動了。下面他講的甚麼我都沒聽進去。權威?我是在追求這個嗎?我做這個事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甚麼慾望嗎?是為了想聽別人的讚美嗎?一下子一個很大的顯示心給抖了出來,無所遁形。雖然過後這個心還有要抬頭的時候,但也弱小的多了,去掉也容易了。其實如果不是修大法,以常人的那一點東西,這份工作哪能做的來呢?再說了,大法給我智慧,讓我做這一件事情,做不好還不行呢。

另外,我想談一下母女同修的體會。我得法不久,就讓小女兒跟著修。她的兩位姐姐也讀過《轉法輪》,知道大法好,卻覺的標準很高,很難做到,就都沒有進來。小女兒開始修的時候九歲,那個年紀的小孩還算比較好管教。幾年過去,她也漸漸長大,接觸社會大染缸的機會越來越多了。同一時間,我要做的大法工作有增無減,加上家裏的大小事情,老人的事情,小孩的事情,還要上班,有些地方就很難做到周全。左看右看,好像小女兒這一塊可以省點精力,反正她也是修煉人,平時只要我多提醒她就是了。當她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好,我就拿法理來說她,她也從來不還口,我自己不去反思,還覺的很理直氣壯。

有一天,我又提醒她學法,她說:你像我的同修多過像我媽。你從來不關心我的其它事情。我這才意識到我沒有當好媽,沒有盡當媽的責任。關心女兒的修煉固然應該,但我們都在常人社會中生活,在這個環境中修煉,表現出來一定要符合常人的生活狀態。也要扮好在常人社會的角色。我深知帶孩子的任務有多大,尤其在現在的社會,道德水準每天在下降,有人跟我講:你們中國人都想來西方社會過自由的日子,都想有自由,但卻很嚴厲的管教孩子。其實通過修煉,我們都知道,現在社會,不管在東方或西方,人類的道德敗壞,除了大法修煉,沒有一塊純淨的地方。

我深知一個孩子的健康成長,背後有父母多少的付出,除了提供物質上的所需,還要加上關懷,引導和鼓勵,才能把一個人教育成材的。而我卻把這份重要的任務交給了大法。

她是我的女兒,也是我的同修,這個緣份很大。她提供給我的其實是我的修煉環境的一部份。我卻把這個環境推開,那就等於該修的沒修,就會使自己的修煉不完整。往後我得從新正確面對這個環境,做好一個修煉大法的媽媽。

最後提到的是我最不想觸動的,也是我一直沒做好的。

修煉前,雖然物質生活還過得去,但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糾紛,引起的勾心鬥角、時時防範、步步為營,讓我感到做人很苦,加上不知道生命有何意義,從何而來,又將向何而去,故此,感到很迷惘,很疲憊,但又很無可奈何。

得法後,知道了生命的意義,心就亮了。跟著師父安排的道路往上修就是了,就會擺脫原來的這個惡劣的虛偽的人生安排,也不用在之前的那條灰暗的路上摸索著走了。師父給我安排的都將是跟我修煉有關的事情,只要記住師父的話把執著心修去就是了。

我低估了我原來有多少執著心,它們都根深蒂固,去的時候是挖心剔骨的難過。面對公婆尖酸的言語、丈夫放任的生活方式、他們對我的不公平,都沒能做到心不動坦然自在。其實那時是我的執著心出來了,思想都降到常人那個層次了。但當我修煉狀態好的時候,也能做的很好。

記得有一次,婆婆在電話裏偏袒她兒子(我的丈夫)很厲害,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次我覺的我應該告訴她這樣做對她和她兒子都不好,我先自己向內審查一下,看看自己有沒有存在甚麼執著,然後發正念清理我們的場,這邊用很溫和的口氣,從一個母親的角度跟她講我對這件事的看法,也表示理解她疼愛兒子的心。她靜靜的聽我講完了之後,用我從來沒聽她用過的同樣溫和的口氣跟我說她內心真正的想法。

我在這件事上親身體驗和看到人在層層的執著包裹下原來美好的善良的本性。但需要我完全放下我個人的利益,完全站在為對方著想的心態下,才能幫她找回迷失的本性。這延伸到講真相救度眾生也是一樣。

歸根結底,是我沒有學好法,執著難破,思想不純,場不正。把他們當作親人,沒有把他們當作眾生,自己陷在情中,還把他們來世的目地給忘了。

師父一再提醒我們,時間不多了,在所剩的時間裏,我必須做好我該做的事。能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執著就能破,場也會正,環境會改好,講真相的事也能做好。身為整體的一個粒子,我就能起一個好的作用,就真不枉此行了。

(二零零六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