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法弟子講述在倫敦中使館前請願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4日】

Tina:

  從2002年6月5日開始的在倫敦中使館前24小時和平請願已經兩年多了。在這800多天的日日夜夜裏,我們經歷春夏秋冬、風霜雨雪,更經歷了正法修煉中方方面面的考驗和提高,其間也曾有過困難和波折。隨著大家進一步認識到這項活動在正法進程中的重要意義,我們在倫敦中使館前證實法的信念也越來越堅定。在此,部份參與倫敦中使館請願的學員與大家共同分享一點心得體會,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高同修:

苦中去執 溶入正法

  大使館前的24小時請願從一開始我就參加了。各國的中使領館是中國政府在海外的窗口,我們在使館前和平請願,呼籲制止迫害,直接面對世人講述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真象,這對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起到重要作用。從另外空間來講,中使館也是另外空間邪惡物質聚集的地方,我們運用修煉人純正的意念和神通,極大的清除了這些邪惡因素。

  事實證明,我們在中使館前堅持24小時和平請願,對震懾邪惡起到了重大作用。曾經有學員去中使館辦其它的事情,接待他們的工作人員說: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法輪功在使館對面24小時的靜坐。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學員以不同方式參與到使館前請願活動中,其中有一些新學員就是在使館前和平請願活動中邁出正法修煉的第一步。大家在證實法的實踐中深刻體悟到:只有真正溶入正法中,才能走正自己的修煉之路,去掉各種執著,從人中走出來。

王同修:

「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 《洪吟(二)》-去執)

  我叫王雲霞,是1999年5月份在國內得法的。7.20法輪功被迫害之後,我一直處在個人修煉階段,沒有走出來證實法。2003年的4月來到英國,由於當時帶著強烈的人的執著心,很少出來參加活動。直到11月份我每個星期來一天大使館。自2004年4月份開始,我幾乎天天都在大使館門前。在使館前的這些日子裏,我體會最深刻的是:大使館前是一個正邪直接對峙的特殊環境。在這裏,每時每刻都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強大的正念,而這個特殊的環境,每時每刻也都在提醒著我們:你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忘記你的使命──救度眾生。每天來到這裏,我會感到我所做的一切無比的莊嚴和神聖。所以,我的這些人的執著在這裏被熔化,甚至有些念頭冒出來自己都感覺很慚愧。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就告訴我們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來英國帶著一個很大的執著,也是我的根本執著,就是要先打工為我的女兒掙兩年的學費,讓她把大學讀完,我覺得這樣就完成了在人世間做母親的責任。這個強烈的執著心和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裏說的一樣:「有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裏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看起來法理都明白,但真正要放下這個心時就會衡量出對法的堅信程度。我在掙扎著放這個心時,發現之所以感到心難放,就是對法還不夠堅定。在使館前發正念時,我不斷的清理自己,加強對法堅定的心。我認識到,所有的執著心,其根本都是為私的,如果不能徹底否定為私變異的一切舊的因素,跳出舊宇宙的法理,我就不能真正熔入正法洪勢,我就不能完成我的使命,也達不到無私無我的標準,我不但辜負了師父的期望,也辜負了眾生對我的期待,我會把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現在正法形勢這麼快向前推進,我已經是一個遲到者,不能再被這些心羈絆著,我強迫自己快點放,再快點。這個時候同修們也不斷的和我交流,並在生活上給我很大的幫助和支持。我只要提高一點,師父就給我極大的鼓勵。

高同修:

  在最初的幾個月裏,參與的學員比較多,我們經歷的考驗表面上看起來主要來自外部。隨著冬季的到來,出現了人手缺少的困難。當時我的時間比較自由,幾乎可以天天去大使館請願。不知不覺中大家就把我當作協調人了。我經常白天晚上連起來在使館發正念。希望帶動其他同修參與進來。可是幾週後還是沒有多少人參與,心裏則生出些抱怨,想與更多的同修聯絡,但又被自己的另一個觀念擋著:修煉是每個人自己的事,來不來大家自覺,自己又何苦強加於人呢?有一天,一位新學員告訴我,他與一位老學員交流大使館請願缺少人手的情況。那位老學員說:「大家都不知道大使館缺少人手的情況,小高也不和大家聯繫。」聽到這些我感到十分委屈,但是明白的一面告訴自己:肯定有沒做好的地方,好好找找自己吧!幾天內,在大使館前發正念、學法的間隔,靜心思考,發現了自己的癥結:大家都把我當協調人,而自己還沒有進入角色。正法現在對我的要求是:不僅要自己做好,還要與其他同修協調好,安排好中使館前的請願,自己已體悟到了來中使館請願對正法和自己修煉的重要性,如果不帶有自己的觀念與同修們分享自己的感悟,不帶抱怨情緒聯絡更多的同修參與,這樣才能達到正法對我的要求,同時中使館前的請願才能協調好。我有這樣的機緣,做這件事應該好好珍惜,怎麼還委屈抱怨呢?其次,我在想誰不知道大使館前請願時,其實是一種非常「唯我」的自私意識,心想:大使館前的請願是重要的項目,大家都應該知道,關心,支持。其實正法中每個項目無論大小,都很重要,每個學員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我強調其他同修沒有關心、支持中使館前的請願項目,那麼我自己關心過其它的項目嗎?舊勢力就是在鑽我的這個「唯我」「唯私」的空子,把我們間隔起來,使我們發揮不出整體的威力。否定這一切舊的因素,要跳出「唯我」「唯私」的框子,要能想到去關心其它的項目,在正念上支持其他同修,這樣我們才能形成金剛不動的整體。心性提高了,眼前的困難就不算甚麼了,這時一位新學員從外地搬到倫敦,就在大使館附近,幾乎是隨叫隨到,身體雖然瘦小,但卻獨自一人在寒夜中守過多次。從這位新學員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多麼好的同修啊,是自己沒做好,才使自己出現困難。
  
Tina:

  我是Tina,倫敦學員。去年2月我從Hertford搬到倫敦, 並加入到使館前請願的正法活動中。當時想法很簡單,就覺得這項活動非常有意義,可以近距離清除迫害國內同修的邪惡因素。作為一名新學員,我的修煉也在參與這項正法活動過程中得到提高。那段時間每次從使館前靜坐回來,都好像師父幫我去了一層殼,身心輕鬆,精力充沛,頭腦格外清晰,覺得自己沐浴在佛光中,無比幸福。今年初春,我曾在使館前靜坐守夜。凌晨時覺得時間格外難過,每一個小時都似乎漫長無比。寒冷和睏乏的雙重壓力,不斷考驗著我對證實法的堅定程度。那時真真切切感受到心性在艱苦的環境中、在戰勝自我中得到昇華提高,沉溺於安逸舒服之心一點一點在清除。一旦闖過這道難關、突破了自我的極限以後,立即覺得全身輕鬆、輕飄飄似乎要飛起來一般,內心深處更是感受到生命在法中得到更新後的喜悅和幸福。我雙盤半個小時都很困難,那一天回家後竟然輕鬆雙盤一個小時。還有一次,因學員人手不足,我在使館前靜坐一整天。除了整點發正念外,其餘時間用來學法,一天下來不知不覺中竟然學了將近9章《轉法輪》,但是卻不覺得疲勞,而且法中字字入心,法理也在不斷展現,真有大法開智開慧、天地間豁然開朗的神奇感覺。

高同修:

  送走了寒冷的冬日,似乎再沒有甚麼困難不能克服了,不知不覺中認為自己做得挺好的心就膨脹起來了。一位同修從其它國家回來積極參與請願並對展板的布置和措詞提出了改進意見,自己就有些不舒服,心想使館前的一切都是我們經過很多努力的,都是經過反覆思考的,不知他要如何改。既然他有這個積極性那就由他去吧。於是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這位同修忙活,甚至用挑剔的眼光看著他做的一切。搞得這位同修很難受。他甚至忍不住對我說:「你現在怎麼這麼難相處。」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但有時就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一天發正念時,突然悟到了自己是執著於在同修中的名譽,才產生這種不好的情緒。師父教導我們要放棄名利情,可不僅僅是常人中的名利情,執著於修煉中的名也是私呀!這不就像追求修煉中的功能嗎,這時腦中出現師父講法的聲音:「到走出世間法修煉的時候,所有這些功能全部都得扔掉,把他們壓入一個很深的空間中去,存放起來,做為你將來修煉過程中的一個記載,只能起這麼一點作用。」心裏堵著的東西立即就化掉了。第二天向那位同修當面道歉,話還未出口,那位同修就說,我覺得我們又可以像以前一樣的合作了,可是前兩天我們為甚麼就這麼難呢?我高興的告訴他,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

楊同修:
2002年在英國重新修煉大法。

  我在1999年初曾經修煉過大法,迫害後我就中斷了。以下是重新修煉大法的一些心得。說來慚愧,我是有幸第二次修煉大法,可我卻修煉一直不很精進,長期以來以常人的觀念在對待法,對待證實法,沒有真正投入到證實法的進程中去,沒有真正做好師父叫我們做好的三件事,長期停在個人修煉狀態中。2004年6月我開始在倫敦參與大使館請願的正法項目。幾個月下來使我體會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認識到自己修煉的基點一直沒擺正,沒有真正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一直把個人修煉放在第一位,嚴重的偏離了正法時期大法的要求。在參與大使館請願的過程中,我開始冷靜的思考自己的修煉是為了甚麼?如果沒有真正從內心上改變自己,沒有真正修煉自己心性,雖然在大法中,實質上根本沒有在法中提高。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來到世間的根本目地,我們修煉不能偏離這一基點。現在正法已經接近結束,對於大法弟子而言,修煉時間很有限,我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共同精進,真正珍惜這萬古修煉機緣。

高同修:
正信不動 眾生覺悟

  師父在近期講法中向我們明示正法形勢發生巨大變化,「大法弟子在走向成熟,世人也越來越覺醒,……再接下來大家講真象就會更容易了,因為世人越來越明白,人們會主動來找你聽真象,人們會來主動的找你學功」(《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很多學員都親身感受到了這種正法形勢的變化。當邪惡因素清除的所剩無幾時,世人明白的一面迫切要來了解真象。倫敦中使館前請願的學員在正法實踐也體悟到:當我們以一個正法弟子的心態坐在這裏,心中升起莊嚴殊勝的正念時,我們就能歸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喚醒世人明白理性的一面。

陳同修:

  一天早晨,一位中國女士直接走向我們,她告訴學員,她是特地從外地來我們這裏的。她是中國一所名牌大學的教授,半年前來英國某大學做訪問學者。剛來英國到中使館教育處報到時就看到我們。當時她想,這些人天天坐在這裏有甚麼用啊!其後在英國的半年裏,她有機會接觸其他媒體的報導,通過網絡報紙了解到了許多在國內無法知道的真象,她也讀了我們的真象資料,今天她來就是想告訴我們,她明白了,認為我們就是當年的甘地、馬丁-路德-金。她過去的同事就有煉法輪功,她曾經很不理解,現在她明白了。最後她在我們的請願書上慎重的簽上了名,並拿了資料要帶回國給國內的同事和朋友們。

高同修:

  有一次,我們學員正在打坐,一個西方小伙子對一位學員說:對不起,我知道我打攪您了,但我真的想告訴你我今天幹的一件事。原來他從朋友那得到過一張大法傳單,他自己也常從這路過,他看見我們的展板上寫著:世界需要真善忍,覺得這話講得非常對。今天他過馬路時,看見一位老太太行動很艱難,他當時就想起了我們展板上的這句話,於是他就走上前幫助這位老人,事後他感覺非常好。以前他想的只是甚麼抽煙喝酒,可現在他想做個好人,做個世界上需要的那種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

王同修:

  去年冬天,一個雨雹交加的天氣裏。我已在使館前不動的坐了6個小時了。因為沒有隨身聽,也無法看書學法,只有閉上眼不停的發正念。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在我耳邊:「Excuse me」,我睜開眼,一個西人女青年站在我跟前,她用非常簡單的英語說,要請我去喝一杯咖啡或茶。我很感動,可惜我不會用英語表達。我向她做了一個合十的動作,說:Thank you.我看到在路口還有一位男青年在等著她。馬路上的車子裏經常會傳出讚揚我們的聲音:「Good job!」可有一次我聽到的是一個稚嫩的聲音,隨後,從車窗裏伸出一隻胖乎乎的小手,做著讚揚的手勢,看上去頂多有5、6歲。

陳同修:

  最近我在使館請願時,旁邊停下了一輛大客車,從上面下來了許多中國人,他們紛紛到靜坐學員身邊照相,並圍看展板上的圖片。我當時心中想著清除障礙眾生明白真象的一切邪惡因素。五分鐘後,當我睜開眼睛,看到對面有十幾個中國人在靜靜的看著他。我立即拿了一些中文真象資料過去送給他們。他們爭先恐後的接拿,有的人還替別人傳遞。以前給中國人發真象資料時,經常碰到中國人不敢接、不敢要的情況。而像今天這樣中國人爭先恐後拿資料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過去大客車從來不停在這一側,而只是停在對面使館那一側。我感覺這些人就是來了解真象來了。而且感受到了他們要了解真象的迫切心情。

Remond:

  前不久,我和另外一位學員在使館前靜坐時,一位過路的西方人在我們的反酷刑圖片前觀看了很長時間,然後他詢問我們:「這是在哪,甚麼時候發生的?」我告訴他,這是中國正在發生的迫害。他說:「我簡直不能相信,也無法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這不就是法西斯在二戰期間幹的事嗎?」他是一位在英國工作的澳洲人,去年夏天他回到澳洲度假時,曾經在議會大廈前看到過澳洲學員舉行大型煉功請願,也知道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但是在看到我們的酷刑圖片前,他無法想像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究竟是甚麼樣?他也詢問我們,為甚麼在這之前沒有這種圖片呢?他認為這種圖片很容易讓公眾了解到法輪功在中國遭受酷刑迫害的真實情況。說完,他就在我們的徵簽簿上簽名並取了我們的資料。

高同修:
整體提高 正念顯神威

  在中使館前24小時和平請願的兩年多時間中,我們的證實法之路並不輕鬆平坦,有過許多艱辛和阻礙,也碰到過各種干擾因素。有時參加靜坐請願的學員人手不夠,學員中也有過爭議:是否一定要採取24小時不間斷的請願方式?只要白天有人請願是否就足夠了呢?直接參與的學員也曾抱怨為甚麼沒有更多的弟子來支持。後來意識到這種心態不對,在正法中每個學員承擔的工作都不一樣,有條件能去的學員就在使館前多坐一段時間。正如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指出:「不要在困難中有怨氣,也不用給誰看,你做的這一切,師父看得見,眾神看得見,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遠的威德。」

王同修:

  當我們心性到位、正念加強的時候,倫敦使館前證實法的形勢也在發生變化。現在直接參與靜坐請願的學員有很多。例如在劍橋、牛津、倫敦工作的學員每週只有一天休息時間,他們就在這一天趕到使館前參加靜坐請願;全職工作的倫敦學員多在週五晚上、週六和夜晚時間來參與這個項目。很多外地學員到倫敦參加正法活動中,主動提出去大使館前參加請願,有外地學員利用自己的假期專門趕到這裏參與這項活動。還有更多的新學員、7.20以後才走出來的學員,積極參與到使館前證實法的行列中。有一技之長的學員為請願地點親自動手做木工、設計製作展板橫幅等。承擔其它正法項目的學員,即使不能經常去,也能夠用正念支持領館前的24小時請願。

  目前我們在中使館前證實法中還存在一些不足。直接參與的學員不是每個人時時刻刻都能保持強大的正念。形式上我們採用排班的方式,給人感覺似乎是在值班,時間長了容易懈怠,思想上稍一放鬆,就容易當成值班。這也是我們不能時時保持正念的原因。

楊同修:

  當我們有越來越多的學員用心去做、以強大的正念支持使館前請願項目時,哪怕是幾個小時的親身參與,也許是我們擺放資料的木架和精心設計的展板,或者是發自內心的強大正念支持,但是這顆真誠的心卻非常珍貴,如同一點一滴水,越來越多時,就逐漸匯成一條清澈的溪流,洗滌歸正世間變異的觀念,觸動世人麻木的心靈,使更多世人明白大法的真象。正如師父在評註文章中所講到的,「大法弟子是個整體,……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

高同修:

  今年夏天,一位學過功、有精神病史的西人J.又來到了大使館前。在使館前的學員當面與他談發正念讓他離開,但情形時好時壞。這一次又要考驗我們甚麼呢?於是不少學員在電子信件中交流,倫敦學員學法也交流,但都沒有真正達到一致的認識。有些學員認為:他精神沒有毛病,有的學員認為:在使館前的學員對他不夠善,無助於問題的解決,有些學員則認為:就應該毫不猶豫的讓他離開大使館。8月在全國學法會上一些學員介紹了情況,大使館前的學員也把遇到的困惑談了出來,後來一位外地的學員告訴我,在這之前,他們對這件事情抱著觀望的態度,認為那是倫敦學員的事,使館前學員的事;這次J.又來了,看看使館前的學員怎麼處理。那天學完法他們地區對大使館前的情況進行了討論,交流中大家認識到這不僅僅是參與使館前請願學員的事,而是英國全體學員的事;即使外地學員不能親自前來,也要把使館前請願當成自己的事,一致正念鏟除這些干擾,支持在大使館前的學員們。自從那天學完法,J.再也沒有出現在大使館前。

  通過J.這件事,大家進一步認識到: 24小時和平請願,實際上是把英國弟子作為一個整體聯繫起來,因為這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夠堅持做下來的,而是需要我們整體的協調配合才能夠完成的。遇到問題、矛盾時,大家有不同意見並不可怕,我們也不一定要馬上達到觀點一致。但如果大家都能把這件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放下自我,以寬容的心態包容、圓容不同的意見,那麼邪惡就已經鑽不了空子了。我們會發現分歧也在逐漸變小,不知不覺中事情就會發生變化。

楊同修:

  兩年過去了,具體的事情上似乎很平常,吃苦呀,矛盾呀,溝通呀,協調呀,雖然我們不能做到每時每刻都保持很強的正念,雖然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都帶有自己的執著,還時常表現出常人心的那一面。但我們內心十分清楚,我們是在做最神聖的事。是師父給了我們這個機會。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就是在給自己做。

  我們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能讓更多的世人能通過我們的言行,對大法有一個正念,從而使這個生命不致於毀滅。(當多一個人在徵簽表上簽字時,我們心中就多一份欣慰。)

  兩年過去了,周圍的居民,建築學會甚至於對面的警察和使館的人員可能對我們已習以為常了,表面上看似乎很平常了,可是這兩年在另外空間的變化,堅守使館的弟子所建立起的威德,救度的眾生,鏟除的邪惡,相信很快就會看到了。

感謝師尊給我們的機會,我們也一定會更加珍惜這最後的一段時間

(第六屆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