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做主角 跟師父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十三歲,下面我將一些向內找去人心的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信師信法

八月中旬的一個中午,我正準備去洗澡,腳下一滑在屋裏摔了一跤,我個子高,撞的力度也大,後腦勺直接撞到地板上。幾秒鐘後我睜開了眼睛,大腦一片空白,後腦勺也又痛又麻。因為我曾經夢到我在屋外摔了一跤,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真摔倒了還是不小心在地上睡著又醒來了。問了媽媽,才知道我摔倒了,當時我嚇了一大跳。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洗完澡後腦勺還很麻。我想我已經向內找並找出來是顯示心並否定它了,應該好了啊。再找,我發現還有怕心:在洗澡時突然想到以前曾看過常人的東西,說甚麼後腦勺撞到會影響眼睛,甚至會導致失明。那時我沒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有師父法身保護,而是有點怕。剛想完,我眼睛也開始發麻並有點兒模糊了,這不正是我自己求來的嗎?我正好從明慧網上看了一篇切磋發正念的文章。我跟媽媽同修切磋後悟到這都是假相,要否定它並滅掉它。正好該發正念了,我就在前五分鐘清理自己,清除了那些邪靈並否定那些假相。在短短五分鐘內,我的頭徹底好了,當我開始發正念,默念「滅」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聲音無聲勝有聲,真的像《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中說的「滅」字強大到像宇宙天體一樣大,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通過這次教訓,我發現我的怕心沒有去掉,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遇到事情先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想問題,因此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學會向內找、實修

我從出生跟媽媽一同修煉,在我七歲時,媽媽同修被邪惡迫害兩年。因此,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慢慢的,年幼的我抵不住常人大染缸的誘惑,被各種執著心污染,真我的純真善良本性被骯髒的假我和執著心覆蓋。即使來了英國後也沒有做到真正實修、真正精進。安逸心和貪玩的心使我不想學法,煉功怕累……

我經常在學法、煉功、發正念時走神,說起來慚愧。很少在修煉中當過「上士」,一直扮演著「中士」的角色,不緊不慢的修,有時不精進、不實修、向外找、沒做好三件事,滑到了「下士」的狀態。我想,我以後真得做好了,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又開始懈怠……

今年我有幸參加了紐約法會,師父慈悲又嚴肅的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像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2]

我終於在棒喝之下知道從新精進,放下人心,趕緊跑步跟上,在修煉路上奮起直追。

師父苦口婆心的教誨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 師父還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4]

從法中對照自己,當遇到矛盾時,自己首先冒出來的人心就是狡辯、為保護自己而向外找、愛解釋,經常無理也要辯三分,有理就更不用說了;遇到麻煩趕緊推的一乾二淨、而不是在法上向內找、去執著、挖根。通過學法和向內找,我發現這是因為「自我」、保護自己的心(同時也是在黨文化下養成的壞習慣),愛面子,不想當面被同修直接指出,覺的放不下面子。我應該多學法、在法中洗淨自己,不好的念頭一出現就馬上排斥它、否定它。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5]

對照大法,看看自己,離法的要求太遠了:別人誇我,我得意洋洋,覺的那人真好;別人一說我,心裏氣恨、爭鬥、委屈,一點也不像修煉人的樣子。

有一次,我在學院食堂裏排隊,當時我很餓。可是兩個高年級女生突然插到我前面,我的人心一下就上來了,大家都很餓,她們怎麼可以插隊呢?甚至還生出了幸災樂禍的心:她們一定會失德。有憤憤不平的心、還有爭鬥心,心胸狹小……人心一上來,我一下就很生氣。其中一位女生突然問我:「你沒事吧?」我點了點頭,突然另外一位女生說:「她真可愛。」我聽了很高興,一下笑容滿面,一點兒也不生氣了。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找到了憤憤不平的心、爭鬥心、顯示心和喜歡別人說自己好話的心。沒想到這一件看似平常的事裏卻有這麼多骯髒的執著心,真是修煉無小事。每一顆執著心都會把我們拉下去,不讓我們提高上來和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

在今年八月份英國弟子在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中共阻攔大法弟子王治文去美國。舉橫幅時,天氣極其炎熱,我卻突然渾身發冷、沒力氣,視線也變得極其模糊,連同修的面部表情都看不清楚。同修阿姨知道後,讓我去休息。我去了後面的衛生間,半躺在沙發上休息了一下。先後有幾位同修阿姨鼓勵了我。過了一會兒,我調整後想:難道是舊勢力干擾我,不讓我做我該做的事嗎?或許我該向內找了吧!我認真的找到了以下幾顆人心:

1.顯示心,我的顯示心和虛榮心都很強,這次它表現在了兩方面上:一天當我看到一篇同修交流病業的切磋文章,當看到同修去了醫院時,自己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要是我,我肯定不去醫院」,當時我發現了它也沒在意,還繼續得意的幻想。更沒有想到這不是求它嗎!在舉橫幅時,我心中又出現了一個念頭:「我在舉橫幅,說不定攝影同修會照我……」出現了還沒覺得不對勁,不僅如此,我還洋洋得意的,沒有意識到這思想的嚴肅性。

2.安逸心,沒保證學法煉功,被睏魔干擾的很嚴重,因為有依賴媽媽的心而媽媽有時也很難起床發凌晨的正念,我就變成時有時無的懈怠狀態了。

3.沒有真正的做到敬師敬法,例如:學法時擤鼻子,有時還喝水、坐姿懶散、不盤腿或散盤,甚至有時還上廁所。

4.看電視的執著心,因為它是英語節目,開始覺得為了趕緊學好英語,是對的,慢慢的就成執著了。

三、修去對電子產品的執著

電子產品對人們起了極大的誘惑作用,它加強人的魔性。我小時候,特別是媽媽被迫害的兩年,也迷上了玩遊戲和看電視,每天一做完作業就看,有幾次到十一點鐘才睡。到了英國,為了學英文和了解社會,大人讓我看英文節目。剛開始覺的很無聊,最後越看越想看,每天吃完早飯第一件事就是這個。學法、煉功、發正念時想的都是劇情。

師父指出:「我剛才講了,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2]

由於我老看那個節目,而又沒有決心戒掉它。而很多看起來不變異的電視節目也有很多變異的因素,如配樂,台詞也是變異的,包括:不尊敬長輩、撒謊、狂妄自大等。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我還發現人類發生變異是因為在很高層次上有相當高的物質發生了變異造成的,而這種變異的東西相當的頑固。在人這兒它直接的表現形式是和現在的年輕人那種表面行為有關,不負責任、吊兒郎當、為所欲為、大喊大叫、放音樂跳甚麼怪裏怪氣的舞、甚麼打遊戲機,反正滿腦子都是所謂現代生活那些東西。」[6]

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徒,怎麼能被那種東西控制了呢!雖然法理上認識到了,但我還是做不到,人的好奇心促使我再看一看。因為老看這些看起來「無害」的電視節目,我開始懈怠,開始注重自己的打扮、髮型……我想,我這麼執著人的東西,不是自己主動往泥坑裏跳嗎?我可不能再這樣了啊!可還是被電視節目誘惑著看了一個又一個,我開始恨自己不爭氣。直到我夢到我被電視節目的一個角色欺騙、故意把我領到反方向,而我卻很信任她,我這才驚醒並知道必須要戒掉它了。好不容易成功了,不爭氣的我卻因為偶然機會迷上了看新唐人的「傳奇時代」,看了一集又一集。還好在第二天我發現了這深藏不露的執著心:愛看電視的心,還有人的狡猾心:不讓看英文的,那我看中文的。它們控制著我,不讓我多學法,修煉跟不上,從而把我往下拉,實現它們的目地。於是我趕緊多學法,煉功,提高自己,同化法。個人修煉好了,干擾也會少很多了,很多生命也會同化法,成為正的生命。

我找到了自己有想用看電視來消磨時間的心,仔細想想,時間這麼寶貴,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我個人的修煉沒做好,電視看多了,發正念、煉功時也被思想業干擾著,無法靜下來。修煉沒做好,哪能做好救眾生的事呢!

師父說:「當我們走過這段歷史的時候,回過頭來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說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長時間鼓掌)可是,也有許多學員,對不起自己,沒有兌現他自己所要做的、歷史賦予他的。還好,這場迫害還沒有完全結束,還有機會。至於說怎麼彌補、怎麼去做,看你們自己的。」[7]

四、修去魔性

1、修去懶惰

師父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8]

原來懶惰也是魔性,我竟然一直都沒有重視。看看我自己被睏魔干擾的很厲害,暑假期間的很多時候,每天都睡到八點半以後才起床,四點五十五的正念只起來幾次,更別說煉功了。由於我正念不足,有依賴媽媽同修,她看我起不來就不再叫我了。早上聽媽媽同修說她起來煉了功,我甚至還萌發了妒嫉心;幸好,我很快認識到了這顆不好的人心並清除了它。

通過向內找、挖根,我發現了只想享受不想吃苦的安逸心導致了懶惰,我一直都沒有注意懶惰對我的干擾。它干擾我做好三件事,如:不想起床發凌晨的正念、發完正念睏魔就不停的對我說趕緊回去睡覺吧,趕緊回去睡覺吧,不然你就長不高了……這時就考驗我的主意識到底強不強了。

師父說:「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睏,渾身有力。一天工作下來好像沒有事兒一樣,是不是這樣?所以呢,說沒有時間或者其它藉口不出來煉功,我說那都是對法理解不深,精進心不夠。」[9]

2、修出寬容,多看別人的長處

一次看同修切磋文章有這麼個對話,同修問一位老年同修:「你們那的同修心性都怎樣?」老同修回答:「我看他們每一個人都像寶貝一樣,多寶貝呀!」這句話給我的觸動很深,同修有一顆寬容的心,看他人的長處。可我總是挑人的短處,這人怎麼不好、那人怎麼不好,很負面。

半年前,班上一位同學老說髒話,甚至她都沒意識到,張嘴就是這個。我沒有慈悲她或找自己的不足,而是開始厭惡她,覺的她怎麼可以這樣。結果,因為不修口,我開始跟一位好朋友嘮叨,她卻直接指出我太負面,她說她每次看到她都覺的那位同學如何好並沒有注意到這些。我很慚愧,一個常人都做的比我這個大法弟子好;我應該多看他人的長處,多學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實修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

五、做好三件事

1、學法、發正念

師尊在新經文中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10]

我認真在法中對照自己,發現自己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懶惰心、安逸心重,逃避煉功。現在雖然好多了,還是能想起來就煉,想不起來就不煉,有時常人中的事忙也不煉。自己單獨學法思想還算集中,每到集體學法時,思想業就排山倒海的干擾我,剛滅掉一個,又出來一個;剛滅掉一個,又出來一個,靜不下心來,學法不得法,自己也沒有做到多學法,到現在我還沒有學完一遍師父所有的講法。我下決心一定至少要學完一遍師父所有的講法,越快越好。

另外,自己發正念經常靜不下心來,我還無法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發正念是三件事中的一件。這多嚴重啊,我的修煉狀態已經好久沒跟上來了,我要否定並排斥思想業在學法、煉功和發正念時對我的干擾,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正法還沒有結束,我還沒有錯過這萬古機緣。我決心一定要跑步跟上正法進程。

2、講真相救人

我一般去大英博物館講真相,旅遊旺季遊客很多,但給大陸人講真相這關我一直突破不了。我的母語是中文,按理說給中國人講真相,沒有語言障礙應該更容易。因為怕被罵、被嘲笑和愛面子心,以前我一看見大陸遊客恨不得跑掉。我深知救人的重要和急迫,也明白這一關必須得闖。最後我硬著頭皮去講,由於人心的干擾,大腦一片空白,講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每次給大陸學生發真相報時,當看到他們的表情中充滿了麻木、冷漠 、害怕或嘲笑時,我很難過。每看到他們,我心中就充滿了對師尊的感恩。如果沒有大法,恐怕我也是社會上推波助流的一員。知道了自己有多幸運,我就更慈悲那些眾生。我想如果我救了他們,他們和他們無量無計的眾生也將被救度;可是如果我沒救他們,他們就將面臨著最可怕的後果:給邪黨陪葬,形神全滅。想到這兒,我對他們充滿了慈悲,不再是硬著頭皮去發。只要心態擺正了,效果就會好。

最後,引用師父的一段法和大家共勉:「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甚麼?都在為了甚麼活在這裏?就在等著這幾年!而有的學員卻在這幾年中荒廢著生命,不知道抓緊,而你卻肩負著眾生與歷史那麼大的責任!」[11]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二零一六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