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父終於回歸正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和養父的緣份很深,為了幫助他得法,在師尊的慈悲苦度下,伴隨著自己的修煉,魔煉了十五年,終於養父身心回歸正道。

養父七十多歲,他曾經歷了邪黨的歷次運動,身心遭遇過巨大的苦難。可是在那些艱難的歲月裏,良知始終佔據他生活的主導,他樂於助人,保護弱小,即使運動中也會挺身而出救助受迫害的人。養母害怕養父遭到陷害,在恐懼中落下大病,二十多年中每月都要昏死一次。所以在我的童年的眼中看到的全是大人們的悲苦與矛盾,快樂的時候也是缺吃少穿的苦中作樂。即使這樣,養父還是經常教我要與人為善,養母經常叮囑我吃虧是福。

當聽到法輪大法的福音後,我立刻告訴了養父母。那段佛光普照的幸福時光雖然短暫,卻永生難忘──我的身心回到十八歲的輕快;我的小孩綻放出從未有過的燦爛笑容;就連癱瘓在床的老公爹也總是樂呵呵的笑。最重要的是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轉變,明白了多少年以來好多不明白的事,看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希望。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中共的邪惡迫害中,「真、善、忍」的種子在我生命裏紮下了根,他給予我無比強大的力量,幫我抵擋了世間的一切傷害,再大的魔難我都能過得去。我也越發懂得了大法的珍貴。

二零一一年,我遇到了養父的生死大關。由於工作、生活的雙重壓力,養父雙目逐漸失明,住進了老年公寓。一天,與隔壁退休老人發生了矛盾,導致隔壁老人心臟病復發,住進了醫院,醫生一天下了兩次病危通知。

隔壁老人的親戚叫上家人準備大打出手。當時公寓的三位領導外出,養父說聽著他的門被砸的噹噹響,打110報警,電話打不通,當時讓他覺的像「文革」時期的武鬥來了。

我得到通知的時候很冷靜,心想大難來了,處理不好後果不堪設想,於是,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心,遵照師尊的教導,我決定勇敢的擔當眼前的一切(按照我們當地的風俗這種事情一般是由兒子出面處理的,輪不到我這個女兒唱主角)。

我把三方的有關人員約在了一起,看到他們一臉嚴肅,一言不發的表情,便坦誠的說:「在座的有各位老年公寓的領導,有雙方的老人子女,年齡比我大的,還有大老闆,可是老人在醫院裏昏迷不醒,需要大家齊心協力。因為事情雖然發生在老人身上,但是解決問題卻是留給我們這些人的,我提個想法,人在做,天在看,咱們如果爭吵不休,福氣也會打跑的,如果咱們齊心協力,好事也會降臨。我先表個態,誰也別爭了,醫院說搶救老人需要押金一萬五千元,我先把兩萬元的工資卡押在那,需要陪床,看誰合適,如果有意見的話我來陪床,目地只有一個,為老人平安出院,回家過年!你們看行不行?」大家沉重的心情一下放鬆下來,搶著說不用你陪床。我說好,那我先安頓一下老人,再來看你們。

回到家,看到受了刺激的養父,雙手雙腿抖個不停,大喊大叫,情緒激動。我心裏明白,養父這些年深知邪黨的恐怖,擔驚受怕,難以放下,只有身心回歸正道,才能擺脫一切。最快糾正他的辦法就是背誦大法《轉法輪》,同化大法就會有好的狀態。於是我對他說:「你願意聽我的嗎?」他說:「我只能靠你了。」我說:「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背書!」他一聽火了:「我都這樣了,你還逼我背書?!」我也不生氣,繼續要求他背書,他氣憤的說:「我看不見。」我說,:「我一個字一個字教給你,背過一個字,我不嫌少,背過一段,我也不嫌多!」他喘著粗氣憤憤不平的無奈答應了。

開頭背了七個字,他想試著背,可是咆哮的情緒卻使他大喊:「背不過、背不過!」我站在他面前,堅定的說了一個字──「背!」他急的無可奈何的去掰手指頭,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出聲來,憤憤不平的他又來了一句:「出了這個門,我就不聽你的了。」我繼續堅持要求他背書,終於順利的背出師父《論語》的頭七個字。

「背過了,我背過了。」養父又像一個孩子似的哈哈大笑起來,又重複了幾遍之後,突然脫掉大棉襖,擼起袖子說:「這些年,我以為你都是在糊弄你大姑,糊弄你婆婆,原來真有神呢!我餓壞了,幾天沒吃飯了,你去給我下鍋麵條,關上門,我自己在這背書。」

看著心直口快的養父全身心的在那數著指頭背書,彷彿忘記了發生的一切,我心裏流著淚感謝師尊:一個生命終於歸正了,得救了!

第二天,看著安詳的養父,我說:「你在那背書就是支持我,我去醫院看看(隔壁)老人去。」養父讓我放心去。我坐車趕到醫院,看到老人依舊昏迷不醒,問了一下陪床的大女兒,心情沉重的回到家,告訴養父,老人依舊昏迷不醒,心想該怎麼做才能幫助他們呢?師尊的囑託使我心頭一亮,老人的生死不是我說了算的,我能做的就是把大法的福音告訴他們,於是對養父說:「明天我還去,給他們講真相去。」「好,你只管去。」養父堅決支持我的決定。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坐車來到了醫院,推開病房的門,看到的卻是老人躺在病床上睜著眼睛,來回掰著手指頭玩呢,好像等人似的。「神了。」意外驚喜的我看到高興的母女倆,興奮的講起了大法的美好。

不一會兒,老人做護士長的二女兒進來聽到了,驚奇的說:「聽你講到身體發生的變化,看來真相小冊子上說的都是真的!」大女兒搶著說:「你們的隊伍很大吧?我也想學!」我笑了,拿出隨身帶的護身符送給老人說:「您八十歲了,又是大學老師,見過的世面比我們年輕人多,可是您聽說過法輪大法嗎?以後常念護身符上的字,精神會更好的。」老人說:「我看見你就覺的親切,和看你父親不一個感覺,你放心吧,回去問你父親好。」我又拿出一個U盤送給老人的大女兒說:「我離這裏太遠,你可以從電腦上下載,好好讀一讀《轉法輪》這本書吧,會受益無窮的!」老人的兩個女兒非要留我吃飯,我說:「你們受累了,照顧好老人,我再去老年公寓看看。」

到了老年公寓,見到了三位領導,聽說老人好了,很感動說:「謝謝你,我們也是有責任的。」還告訴我,老人的兒子對他們說:「我雖然是管著上千人的老闆,可是從沒見過辦事這麼好的人。真不簡單!」臨走時,我把帶去的新年真相掛曆送給他們每人一份,祝福他們!

回到家跟養父說了這一切,養父激動的連連說:「感謝大法!」接下來便是養父的生活問題,雙目失明,離不開人,我又上班,就問他:「你有甚麼想法告訴我。」他說:「我脾氣不好,把幾個老年公寓打遍了,誰還能要我啊。我覺得某某公寓好,還是想去那。」我嚴肅的說:「經過這件事,今後記住真、善、忍,做個好人,力所能及的幫助別人明白真相,哪都會要你的,」養父答應了。

撥通了某某老年公寓的院長電話,說明了情況,得到院長痛快的答覆:「來吧,立刻來,現在就來吧。」養父聽了不敢相信,因為當初是被好多老人聯合攆走的。他發自內心的說:「孩子,我服了,來你這五天竟是奇蹟!我這一生自認為很聰明,可是路越走越窄,在你跟前,路越走越寬!」我也激動的說:「咱們感謝大法吧!」

臨走,養父說:「我甚麼也不要,只要《論語》。」我請出師尊的照片,望著師尊,心裏充滿了慈悲的力量。養父自言自語說:「師父還和原來一樣,沒變。」我大吃一驚:「你眼睛看見了?」他說:「我剛才看見了。」我激動的告訴養父說好好修吧。

今年過年,看到身心平安的養父,滿頭白髮又長出了片片黑髮。在這裏,再次叩拜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