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為善的風範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六種疾病纏身,其中胃病很嚴重,曾經胃穿孔,大量的放污血,血色素經檢驗只有三克,生命瀕臨死亡的邊緣;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到半年時間,所有症狀全部消失,身體輕鬆極了。

多年來,在我的修煉經歷中,發生了許許多多神奇的事。我和很多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更體現了法輪大法弟子以真、善、忍為準則,修煉心性,與人為善的風範。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在馬路邊正常行走,一輛四門貨車從身後開來,我一點都沒有察覺,那車頭就正對著我的後背一下把我撞出兩米多遠。司機一看出事了,車都沒剎住,就打開車門跳車跑了,車牌號我看的很清楚,他跑是跑不了的,要是以前我是肯定要跟司機扯皮的。但是我一瞬間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會有問題的,這件事不是偶然的,這是討債的來了,把債還給他就是了,於是,就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我從容的走了。

禍不單行,沒多久,我坐一輛出租的摩托車外出辦事,行在馬路中央,一下被一輛汽車撞得人仰馬翻,我的左腳當時就不能動了,頃刻就變得又黑又腫,司機過來要把我送到醫院去,我說:「算了,你走吧,過幾天會好的。」司機驚呆了,連稱遇到好人了。過了幾天我的腳就甚麼事都沒有了。

可是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環境突然開始惡劣了,江澤民之流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瘋狂的鎮壓,屠刀砍向修心向善的人。我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好,曾幾次被關進了看守所。在邪惡的高壓下,妻子無奈的拿著紙和筆到看守所要我簽字離婚,並要我先簽字。我告訴妻子,我是甚麼人你最清楚,我不會首先簽字離婚的。後來妻子就再也沒有提過離婚的事了。

即使是這麼惡劣的打壓環境,我也堅持以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二零零零年元月的一天,我去農村辦事到銀行取錢,當時鄉鎮的銀行沒有櫃員機,也沒有攝象頭,我就到櫃台上去取,中午時分,櫃台內只有一個營業員,看上去是個新手,錢拿到手後我一數,整整多出九千元,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我是煉功人,我不能貪這不義之財,於是我當場就把錢還給了營業員,她非常感動。其實我當時正缺錢用,若在修煉之前我是不會主動還錢給她的,況且沒有攝象頭,也沒有第三個人在場。

二零一四年夏天,我的嗓子突然間說話很費力,吐詞不清,並且很疼,非常難受,半個多月不能正常吃飯睡覺,後來,家裏人強行把我送到醫院,醫生一檢查,診斷結果是有腫瘤,必須立即住院,還要做手術,否則後果很嚴重。我當時對醫生說:我堅決不住院,更不可能做手術。醫生說:你如果不馬上做手術的話,要不了多久你就成啞巴了。我心裏清楚,這是病業的假相,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趕快發正念排除它,同時找出自己的執著。結果,第二天我的嗓子就恢復正常了。

我大約七、八歲的時候,有一次和一群小伙伴兒在水庫邊玩水,一不小心我滑入了深水區,水深大約四米左右,我不會游泳,在水裏瞎撲騰,眼看我就要筋疲力盡沉入水底了,危難之際忽然感覺有人在把我往岸邊拉,最後我安全的上了岸,卻沒發現有救我的人。幾十年來,我對這件事一直難以忘懷,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才恍然大悟。通過學法後才知道,原來得法的人,師父一直在管著,而且生生世世都在管著。

到今天,算起來我也修煉二十年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我闖過了很多的艱難險阻,心性得到了很大提高。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我一定完成自己的使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