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行業中有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四歲,修煉法輪大法已二十幾年了。從小到大,我一直生活在這個大城市裏。

由於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其間十幾年我都沒有工作,生活上很困難。前幾年終於找到了一份工作──當了一名出租車司機。

這行業必須早出晚歸或晚出早歸,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很辛苦,掙的錢卻很少,是大陸大城市裏目前最邊緣的行業,城裏人幾乎很少有人幹這一行了,大部份是鄉里人來做這一行。特別是大陸不正之風嚴重,這一行業受到層層盤剝,底層司機壓力很大,催生出了一些不正常的服務狀態和心態,如:宰客、繞路、拒載、要高價、拾物不歸還、毆打乘客等等這些道德敗象。這些事在四十年前是沒有的。其實現在大陸世風日下,已經沒有一塊淨土了。

一次我與妻子看到店裏有一款三星諾特3手機,很想買,苦於售價高達四千八百元,買不起。

當晚出車時倆個客人乘我車,坐在後排。在他倆之後又載了兩次客,這兩位客人都是坐在前排。

之後我隱隱約約聽到車上一直有手機震動聲,就把車停下來查看。果然後排座位下面有個白色手機。一看色澤光亮,是個嶄新的三星諾特3。

我本能地感到高興,但瞬間想到我是法輪功修煉者,絕不能貪這不義之財。馬上主動與失主聯繫交給失主。他們說這手機是才買的,上面有很重要的電話和銀行支付信息,要落在別人手裏就遭了。他們不停地說:「謝謝!」我說不用謝,我是法輪功修煉人。

一次一個比我年齡大的醉漢乘坐我的車。他一邊動手打我,一邊說他是部隊的師級幹部,懷才不遇,還拿出軍官證給我看。我正開著車呢,他卻完全不顧行車安全,不停地打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首先必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我不理他也不生氣。他一看我這樣也就平靜下來了。我一直把他送到他要去的地方。

當時我沒有甚麼不好的感覺,好像沒挨打似的。如果我不修煉,和現在社會上的人一樣,早就跟他幹起來了。在這事之前我市幾次出現出租車司機為一口氣用刀刺死、刺傷乘客的事,那都是常人。我們修大法的出污泥而不染。

還有一次,也是一個喝了酒的女乘客,坐在前排。下車時將手機掉在前排座上。當她下車走出五米遠時,才看到她掉了個嶄新的蘋果手機。我開開車窗大聲叫那女乘客,告訴她她的手機掉了!她這才回過神,拿著手機高興的說:「出租車司機裏也有好人!我以前幾次把手機掉在出租車上,沒一個還我的。謝謝你!」

開車這兩年我總共拾到的手機有五個,都送還給失主。

當然這些算不上做甚麼好事,作為一個法輪大法弟子這是必須達到的最低標準,也是做人的標準。

我還常常遇到顧客付我車錢時裏面夾著100元或20元的或10元的紙幣,甚至夜晚常有顧客將50元的當作10元的給我,我當時就告訴乘客多給了,歸還給乘客。我車上的那位代班司機不理解,老說我是「傻子」。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當然不會隨著人類道德的下滑而下滑。我從不坑害乘客,嚴格遵守行業規章制度,不管多刁難的乘客我都能讓他或她滿意。如有時客人說我路繞遠了,我就說這段路你平常付多少錢就付我多少。有時客人自己指錯了路也怪我,我不生氣也不爭鬥,他們就無話可說了。

有時路上堵車,不賺錢,我也不拒載,心裏平靜的對待乘客。有的顧客攜帶的東西很多路程卻很短,出租車司機都想搶時間多拉幾趟生意,因此不願跑這樣的「趟子」,因為帶的東西多就意味著顧客上下車花的時間。因為東西多就要求開進小巷或宿舍區,既耽誤時間又耗油。這樣的客我也從不拒載。所以我老是聽到顧客們說:「謝謝師傅!謝謝師傅!」我都聽習慣了。

深夜去很遠地方的「趟子」別人一般都拒載或要高價,我都是不做聲的默默將乘客送到位,然後空車返回市中心。這相當於只收了乘客的半價。經常聽到乘客對我說:「出租車司機裏還是有好人!」

當然這樣做我付出很大,每天比一般司機要累,還少掙二百多元左右,一個月少賺一兩千元甚至更多。但我從不羨慕別人,只要能達到修煉人的心性要求我就心安理得。其實在哪一行都可以做個好人,是人心不正造成的現在這種狀態。

儘管我做得不是十全十美,還有待完善和提高,但是有法在,我相信我將來會做得越來越好,直至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李洪志師父說:「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從而使社會安定」[2]。事實上大法也做到了這一點。法輪大法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有百利。其實何止是我,千千萬萬的大陸大法弟子都在各行各業中做好人。我相信隨著大法弟子做得越來越好,隨著大法在世界更廣泛的傳播,人類的道德一定會回升!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大法金剛永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