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導教學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一所職業院校任教師。我們這所學校的學生都是高考失敗者,多數沒有良好的學習習慣、生活習慣。懶惰、貪玩、意志薄弱、生活沒有目標。由於學習基礎差,聽課費勁,上課玩手機、考試作弊是普遍現象。況且現在的學校大多只重視學生的專業技能,根本不注重品德的培養。老師只管教書,不懂育人。政治課就是給學生灌輸謊言,學生對自己國家的真實歷史一無所知,對是非善惡沒有分辨能力。由於受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有些老師私下裏也會默許學生請客、拉關係的一套,很多學生變的不守信用,圓滑世故以致不重視學業,學風越來越差。

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我深深的知道,教學生用投機取巧的方式獲得好處是違背宇宙「真善忍」的法理,用不正當的手段暫時得到一點好處將來要加倍償還。我用「真善忍」法理指導教學,除了教會他們專業知識外,並且用真誠、善良、堅忍的品質影響著學生,同時告訴法輪大法真相,讓他們明辨是非,區分善惡。

我帶的一門課程是這一個行業中很難學的專業基礎課。面對基礎這麼差的學生要教好這一門課十分的不易。我牢記大法師父講的:「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1]雖然課程我都教的滾瓜爛熟,可是每次上課前我都要針對不同班級學生的接受能力精心設計教學過程及例題,課堂上我耐心的講解,真誠的態度贏得了學生們敬佩和欣喜的目光。我把自己多年來總結的簡便方法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他們。用我教授的方法很快可以快速掌握大多數人都很難攻克的知識點。有些學生私下對我說:「咱們學院的老師中,只有你吃透了這門課。」

真心對待學生,不歧視他們,不擺架子,多數學生都覺得我和藹可親,課後有話都願意對我說。平時的閒聊中,我會將法輪功真相告訴有緣的學生,明白真相的學生多數都有了福報,有的得到了身體的健康,有的分到了好的單位。

有個學生A來自農村,敦厚老實,學習很認真,但是第一學期下來成績並不十分理想。課後和他交談中,我得知他的腿在讀高中時患上了骨結核,發作時很疼痛,不能久站,曾經做過手術。高考由於身體的緣故沒有考好。我告訴了他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並讓他記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同時幫他退出了團隊組織。大一寒假,我們通電話時得知他的腿疾又一次復發了,我說:就當這是好事,或許是大法師父為你清理身體。年後開學回來,他告訴我他的腿病這一次發作的不嚴重,很快就好了,而且從那以後再也沒有犯過。他的身體好多了,精力比以前充沛了,學習成績很快就上去了。之後的每年都拿到獎學金。

到了大二下學期,我不帶A他們班的課了,因此很少見面。後來他來家裏看我,發現他變化很大,原來他皮膚很粗糙,黑黃色,滿臉青春痘的疤痕。現在他皮膚白皙細膩了很多,一點青春痘的痕跡都沒有了,簡直是換了一張臉。我問他:「你的皮膚好像和原先不一樣了,是不是擦了甚麼藥或者是美容過?他說:「沒有擦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甚麼時候開始臉上的痘痘慢慢就沒了,我也覺得奇怪。」我說:「那是你退出團隊得福報了。」他恍然大悟,從而更加相信法輪大法了。畢業後,分到了一個私人建築公司,工地上的工長、負責人多是粗人,動不動發火罵人。他的工長脾氣很大,一不順心就罵他。他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人家怎麼刁難他都做到儘量忍。他工作認真負責,業務熟練,又能忍受責難,受到單位職工的好評。

無獨有偶,另一班的男生B在聽了我講的大法真相,退出團隊,做出正確的選擇後,他臉上的青春痘也很快消失了。這樣的事例很多。

學生在最後一學期要在工程單位進行頂崗實習,每年的實習中別的學院幾乎都有大小的安全事故發生,這是學校和家人都不願意看到的。可是據我了解,凡是聽我講過大法真相的班級或者個人,沒有一例安全事故發生。

向內找自己 放下老師架子 主動溝通

有些學生在家裏嬌生慣養沒有禮貌,不知道尊重別人,時不時給老師難堪。遇到這種情況,我通常放下老師架子,做到「忍」,無條件找自己,再桀驁不馴的學生在「真善忍」的威力下都改變了。一次我給一個班上課,遲到的人比較多,我就要求遲到的學生在後面站一會,以示警告。遲到的學生都站到了後面。有一個男生C來的最晚,我示意他站到後面,可是C一下子就發火了,說他不站,直接回到座位上。當時我感到有一點面子掛不住,但是很快穩住心態,向內找,想到也許是自己的懲罰方式欠妥,就沒有再說甚麼,讓其他的幾個學生也回到座位。可是C還是不依不饒,從兜裏掏出手機,插上耳機就聽起來了,跟我較上勁了。我知道對於這樣的學生如果直接批評,只會引起逆反心理,收不到好的效果,就採取了冷處理措施,不再理他。

可是以後的課上,他一直都不聽課。我想這也不是辦法,上課不聽肯定要掛科,想找他談談,但是我心裏的坎過不去,明明是他的不對,這樣遷就他,我會不會在學生中失去威信,沒法管教別人了,心裏很是矛盾。可是想到煉功人要處處向內找自己,為他人著想,如果他這樣下去一直不聽課,會給他造成多大損失。韓信都能忍胯下之辱,我作為一個煉功人難道比韓信差嗎?而且他還只是個孩子,我怎麼能跟一個孩子計較呢。我找到了C,主動地說起那件事,希望他不要再賭氣了。我說不希望他為一件小事在心裏留下陰影,以自己的功課為重。C看到我放下老師架子主動溝通,感到很不好意思,道歉說那天他心情不好,受到我的懲罰感覺沒面子,所以作了不該做的事。那之後,C上課不再玩手機了,好好聽課,考試也認真複習,最後順利通過考試。

對待學生一視同仁,不搞特殊,教會學生真實做人

去年年終一個很熟悉的學生D考試成績不理想,離過關還差幾分。D平時忙於學校活動,對學習不太用心,我多次說他都收效甚微。D和很多老師的關係很好,這可能是造成他不好好學習的原因之一。這一次他的班主任W特別囑咐我放過他,督導檢查試卷的事情他來應付,而且口氣不容商量。W是我的領導,我感到了壓力,而且在學生D的面前,我的面子這一關也很難過。

可是這件事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我放過D就是對其他學生的不公平,造假就是違背了自己的信仰有違師德。修煉人要做好人但不是老好人。站在D的角度想,如果他這一次還是順利過關,他以後還是不會好好學習,他覺得他的精於世故就是對的,到了社會上還是弄虛作假,如果把這一套當作處事原則今後會吃大虧的。我就是要讓他知道有時拉關係是走不通的,讓他碰碰壁,遭受一點挫折。我將我的決定告訴了D的班主任W,W看到我堅定的態度也不好再說甚麼。接下來,D打來的電話我一概不接,只是短信告訴他好好複習。當然我心裏還是有壓力的,怕D一時不能接受忌恨我,可是想到出發點是為了他好我就釋然了。

假期裏,我在電話裏跟D聊了許多,他說他要好好反省一下,今後要靠自己的真本事。寒假之後一開學的補考,他對我說:「老師,看我的,我不會讓你失望的。」D用真實的成績通過了補考。他們班只有他和另一位學生考過了。因為沒有平時成績補考是很難過關的。D說:「老師,是您讓我明白了凡事要靠自己的努力。」這學期,D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課餘活動,聽別的學生說他經常在圖書館看書。

作為大法修煉者,我要把教師這個崗位作為講真相、救度孩子們的陣地,堅守住。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加拿大法會講法》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