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榮辱不驚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三年,我三十一歲,當時在一電子研究所擔任某大型電子產品的電訊主持設計師。由於長時間加班和微波輻射,導致白血球降低,噁心,再加上過去的鼻炎、神經衰弱等,身心極度疲憊。但是產品的周期及對工作的責任心,使我無法在工作上放鬆絲毫。

一九九五年,在我負責的第一套產品出所時,負責檢驗產品的空軍某研究所副所長強烈推薦我煉法輪功。當我第一遍看《轉法輪》時,我多少年在氣功和佛教、道教中的許多疑惑解開了:像天目、遙視功能、宿命通功能、玄關設位、「不在五行中 走出三界外」、男女雙修、性命雙修、開光、辟穀、偷氣、採氣、周天、誰煉功誰得功、清淨心等等,沒有一本書能說清楚,當時的感覺是這個氣功師一定是得到高人指點的。

再進一步看《轉法輪》,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人生的三個問題:你是誰?你從哪裏來?要去哪裏?師父用非常淺白的現代語言闡述的非常清楚;如何修煉──就是生命要達到不同層次宇宙生命的標準,也就是符合不同層次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師父也闡述的如此簡明。

再進一步看師父各地講法,我明白了宇宙、時空、生命、物質,明白了今天生命的來源,明白漫長的宇宙歷史中生命等待的是甚麼,等等,等等。

我於一九九五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微波輻射的不適感很快消失,以後再也沒出現過,其它病也很快消失。修煉法輪功到現在,除被迫害造成的身體損害外,沒得過病,也沒吃過藥。我已經忘記吃藥是甚麼滋味。但是在修大法之前,我幾乎不停的吃藥。

修煉法輪功後,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更主要的是: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身心獲得巨大的解脫。在單位任勞任怨,領導交給甚麼工作從不推辭,既努力工作,又不為名利所累,再忙、再累,心裏總是輕鬆、祥和的,嚴於律己,不貪單位一點便宜,到外地出差,凡我自己私事的打車票從不報銷,而我卻很多次花自己的錢為單位辦事,我從未提起過。

一九九八年第二季度,空軍某部參加國家某實驗項目,要求我單位配合。由於時間太緊,分部的領導決定將整個產品拉回所裏進行維修、改造,前後只有一個多月時間。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我們對產品先進行全面維修,然後做軟件、硬件改造,之後拉到整架場進行聯調、檢驗,所有項目一次通過,一兩天完成。這麼大的項目能一次完成,不出一點差錯,真是奇蹟。八月底,我們到內蒙古協助部隊進行實驗,因為長途運輸後,產品出現問題。因第二天要進行項目實驗,當晚在內蒙古的草原上,在鋪天蓋地的蚊子的襲擊下,我們排除了很多故障。面對眾多的產品故障,由於修煉出來的穩定心態和智慧,我一點也不急,智慧不斷,直接能感知故障點,很快排除了故障,第二天上午圓滿發現目標,完成了任務。之後,空軍某部參謀對我所軍代表講:以後我們單位只有我一個人就可以了。要知道參加這樣的實驗,慣例至少十幾個技術人員保駕,而我們加上軍代表才五個人,除了軟件都是我們總體組的人員負責。

此項任務雖然完成的很好,但是由於是配合空軍的項目,此項目沒有獎金。很多同事建議我找領導,我一笑了之。第二年三月份,領導專門找我說:你那個項目沒有經費,但是室領導知道你們做的不錯,因此另湊經費給你們補償。由此又證實了《轉法輪》中的法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我感慨修煉大法給帶來的輕鬆和愉快:人都為了利益去爭去鬥,其實爭不爭結果是一樣的,只是不明道理,爭來鬥去會身心疲憊。

一九九八年年底,我負責的兩項大型電子產品全部完成,此外,還幫助兩部電子產品解決技術遺留問題。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我還到北京為單位爭得幾千萬元的項目。記得當時我們坐了一夜車,到北京後搞了一白天。晚上,帶隊的副總說方案可能還要改一下。我們一直搞到凌晨四點,其他人都睡了,我還不能睡,因為方案是我為主寫的,第二天由我來彙報方案,這樣我整夜沒休息一分鐘,第二天照樣精力充沛,代表我們所作了方案彙報。下來後,我所總工程師認為我說的最清楚。果然,兩天後這個幾千萬元的項目落實到我們所。

我作為產品的電訊主持設計師,要和眾多的分系統技術人員、專家接觸,但我從來不會因為工作生氣、發急,總是笑瞇瞇的和分系統負責人商量。但是因為我們修真,我也要為產品質量負責,絕不含糊。如我們產品有一分系統性能不穩定,分系統負責人不想改進了,我心態祥和的一次次找他,態度是祥和的,就是不妥協,最後他還是愉快的從新設計新的分系統,使用性能非常穩定。我也曾巧妙的抵制軍代表帶有關係的不合格產品裝入我們整機,因為我要為產品負責,但是態度是祥和的。我修煉法輪功後,遇事榮辱不驚、寬容忍讓的良好心態給工作帶來很多方便,避免了很多人為因素對工作的干擾。凡和我合作過的各專業技術人員都願意再次與我合作。直到現在,我們原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對我及其他大法弟子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態度及為人都是肯定的。

修煉法輪功前,我妻子有癲癇病,她每次發病時,我總是心裏莫名的惆悵,無法解脫。我修煉法輪功以後,徹底明白了因緣、得失的關係,心裏徹底解脫。才知道修煉不只是外在的表現好人,而是內心的寬容、強大和解脫。家庭中,我們夫妻和睦,尊老愛幼。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教育孩子,從不打罵孩子,只是正面引導。我的女兒五歲就能通讀《轉法輪》,和我們一起修煉法輪功,小學歷年都是「三好生」,曾獲省會城市小學生形像大使比賽「綜合素質」第一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孩子也不能倖免,各種名譽被拿掉,遭受歧視。)

我們在社會上奉公守法,晚上十二點也不闖紅燈,因為根據修煉人的心性要求,遵法守紀是自覺的,不需要別人監視。和鄰居友好相處,我們住的單元,多年來一直是兩家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利用週末時間帶自己的孩子打掃的,我們從不提起。這種好人是內心昇華後的自然狀態,無需別人承認,並不刻意表現,寬容而自信,內心祥和,生命活得充實。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的一個早上,外面下著大雨,我和妻子等到一輛「摩的」,準備把女兒送幼兒園後,我們上班。看到另一個女士帶著女兒,也焦急的在等車,我邀請她們一塊坐車。到單位我們下車後,我付給司機全部車費,叫司機把她們母女一直送到學校。後來得知她是我們單位其它科室的同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她直接給她丈夫講:法輪功都是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非法抄家四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關洗腦班六個月、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七年,總計在監獄、洗腦班、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失去自由的時間達九年之多,曾經五次幾乎被逼到死亡和精神崩潰的邊緣。

感謝李洪志大師對弟子無微不至的看護和教誨,才使我這樣一個個性軟弱的生命,能在如此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雖然綁架、坐牢,歷盡劫難,我卻能超越魔難,在大法中昇華,無怨無恨,仍然充滿對世人的慈悲。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無疑會成為一個很有造詣的技術專家。作為修煉人,個人的毀譽真的不算甚麼。因為我們知道生命存在的意義,今生只是生命長河中的一瞬間,我們不過是借一塊地方修煉而已。

然而能救眾生的法輪大法在其故國被殘酷迫害,真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由於迫害者的殘暴和鋪天蓋地的謊言,使很多人對佛法犯罪,也使很多人失去了得救的機會。但願人們能看一看《轉法輪》,那是你久遠久遠的等待。

我也由衷的感慨:由於大法師父的巨大承受和眾多大法弟子的巨大付出、堅守,才使大法洪傳世界;而迫害者卻在迫害中洩盡了元氣,在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懼中等待最後的「末日大審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