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師:把真誠和善良傳遞給學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禮記﹒文王世子》寫道:「師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諸德者也。」說的是師不僅要傳授知識,而且要滲透德行於其中。那麼要教書育人,作為「師者」必須是品行端正,德高飽學的人。教師是一個特殊的職業,因為教師擔負著更重要的任務,就是道德精神的傳承,也是未來希望的引導者。

放眼目前的中國,教育系統的貪腐,倫理道德的全面崩潰,私慾與利益的誘惑下,讓無數教師不僅迷失了本性,也喪失了作為教師的基本操守。

現在高校的課堂上,認真聽課的學生少之又少,多數都在幹其它事情。面對這樣的狀態,很多老師就開始敷衍,都說:「我認真上課,他們也不聽啊,白費功夫,還是把精力用在科研上,掙點錢是現實的。」也有的老師學術不專,自己都不太理解這門課的內容,怎麼去教學生呢?學生不學,老師不負責,這種惡性循環愈演愈烈。很多企業反饋,畢業生專業素質差,道德也糟糕。當我站在講台上,望著這些年輕人,心裏無比難過,因為從他們身上,我絲毫看不到這個民族走向未來的希望。

在這污濁的社會中,如何重塑教師的德行,如何擔起我的責任呢?法輪大法「真、善、忍」就是一盞明燈,讓我成為一名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教師。

我剛開始上課的時候,發現學生的素質良莠不齊,很多學生前期的基礎課學的很差,我在課堂上講的東西根本就聽不懂。我開始思考,如果我按照教學規定來教這門課,一個學期下來,學生將一無所獲。為了學生能學到東西,我不斷修改上課的內容,工作量增加了好多倍。我對學生說:「每個人的時間都是珍貴的,我現在從零基礎開始講起,只要你認真學,你一定能聽懂。在我的課堂中,我希望你們能有所收穫。哪怕只懂得課程中的一個問題也好。」學生們從低頭幹別的事,漸漸抬起了頭,慢慢地聚精會神。我把他們原來覺得枯燥、抽象的知識用簡單的故事講述出來,並將這些知識蘊含在解決周圍事情的方法和態度上,學生們開始對這門課產生了興趣。講課的內容也開始由淺入深,學生們覺得收穫不小。有個老師對我說;「你的課吸引力太大了,我上課的時候,很多學生都在看你那門課的書。」我笑著說:「我下次和他們說說。」

這些本科生畢業的時候,對我說:「老師啊,您都不知道,您的課,是我在大學期間唯一沒有逃課的。要是別的老師像您這樣就好了。」「做畢業論文的時候,您一遍一遍地給我們改論文和圖紙,其他指導老師根本就不管自己的學生,我們寢室的同學在答辯前都沒有和老師見過幾次面,有個同學還是花錢讓槍手給寫的呢。每次給我們改完,都十一、二點了,您太認真了,我們特別感動。」我說:「我教你們的不僅是書本的知識,那些東西很有限,我教你們的是遇到問題如何解決的方法,和做事情的態度。如果因為我的不負責、行為不端,對你們造成影響,那麼以後你們人生中的過失,都有我的罪過。所以你們在今後的人生中,應秉持認真負責的心態。」

我以前教過的一名研究生畢業幾年後,回到學校來看我。她對我說:「老師,您那個時候剛生完孩子不久,在您家,您抱著孩子給我一遍一遍地講畢業答辯的內容。那個畫面我至今都記得非常清楚,感觸特別深。現在我也是一名老師了,每當我面對我的學生時,總會想起您,所以我也這樣認真負責地對待我的學生。」

我把真誠和善良傳遞給了我的學生,通過學生又傳遞給了更多的人。

在給研究生上課的時候,除了知識和方法之外,我啟悟學生更多的是人應擁有的寬闊眼界和開放的思維。這個宇宙太龐大了,而我們的實證科學所能洞見的東西太少太少。無神論和進化論把人們的思想都禁錮在一個非常小、非常小的狹隘空間,使人不僅變得自私自利,而且狂妄自大,為所欲為。其實現代科學的很多證據都不斷地在否定無神論和進化論。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我真切的看到了人的渺小和無知。我常常用一些淺顯易懂的專業知識告訴學生無神論的荒謬。茫茫宇宙中,無數星系,無數星體,怎麼可能就只有人這種生物呢。剛出生的嬰兒,完全不能獨立生活,更不可能在弱肉強食的進化中得以生存,如果按照進化論來推斷,人能存活的幾率為零。所以我上課的時候,講述的東西經常跳出書本的框框,學生都愛聽。我對他們講:「現代科學是瞎子摸象,我們認識的東西非常侷限,不要把我講的知識當作鐵律,有一天在你們的研究中,會發現它可能完全是錯誤的。一個智慧的科研工作者,要有謙卑的心態,有容納百川的胸懷,對自然的敬畏,對天地萬物的感恩。」

有一次,我的選修課上來了好幾位沒有選這門課的學生。我問他們:「你們選這門課了嗎?」他們說:「同學們都說您講的好,我們就都來了。」全班學生都笑了起來。

法輪大法教我,一定要善待遇到的所有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我認真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我自己。有一次,因為一位研究生做實驗不思考,我批評了她,這位女生哭了。事後,我深深地自責,固然她有她的問題,而我對她也不善啊。從那以後,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對別人好,與人為善。

現代人在利益面前的紛爭更是無處不在。有一次,領導要申請一個科研獎項,用的成果主要都是我們課題組的內容。答辯稿一直不理想,於是讓我來寫答辯稿。因為事情很緊急,第二天就要交。我從下午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四點,答辯稿基本完成,我發給領導後才去休息。領導們都非常滿意,後來這個項目獲得了一等獎。而我的名字排在最後,有的老師為我打抱不平說:「你看看,工作都是咱們做的,領導都在前面,你還在最後。」我笑了笑說:「沒有關係啊,只要工作有人做就行。」類似的事情很多,我從未放在心上。

有的老師說:「你做的那麼好,不求名,不求利,是個特別善良,特別正直的老師,我遇到的人中,沒有像你這樣的,不為自己考慮。」我說:「你看到我的好,就知道法輪功有多麼好。法輪功真的是特別好,我只是在實踐『真、善、忍』。」

利益中的爭搶,會使人迷失自己的本性,我就算這濁世的清蓮吧。而我僅僅是億萬法輪大法修煉者中的一員,這些修煉者也在通過他們的言行傳遞著「真、善、忍」普世價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