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行改字的感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三月二日師父的新書《洪吟四》在明慧網上發表出來,所有同修都非常激動,感謝師尊的慈悲偉大。三月五日我與同修們一起去學法點學法,在學法結束後大家一起交流的時候,大家說做書的同修應抓緊時間將師尊的新書《洪吟四》做出來,因為大家都在期盼早一點拿到新書,可是有同修說《洪吟四》要改字,當時人多,我也沒有詳細詢問原因出處,大家就解散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我就到明慧網上去找關於《洪吟四》改字的通知,可是無論怎麼查都查不到。我以為是我的問題,我想那就先不打印了,等找到通知後,或是明慧網改完字之後再打印。

之後的這幾天我就一直在等,但是同修們追著讓我們快些打印,我心裏著急,可還是堅持到下一次同修的集體學法時間,在大家學完法之後,我就找到同修問關於改字的通知,是在哪裏看到的,我為甚麼沒有找到,同修說她也沒看到,便回頭問另一個同修,同修說是她們看到書中第八十八頁《人生意義》這首詩,認為最後一句的最後一個字應該改成「地」,是她們自己想的,而不是明慧網發表的。

我聽了之後當時心裏特別難受,但是大家都在各自忙著交流前兩天有位同修被迫害的事,大家都在研究如何營救同修。天已經黑了我便與妹妹同修一起從學法點出來往家走,在路上我問妹妹怎麼看這事,妹妹說大家不應該這樣做。她問我的看法,我說我個人覺得,這是嚴重的不信師不信法的行為,這是對師尊的懷疑,不相信師父。

這個問題實在太嚴重了,但是當時我心裏有顧慮,因為我才走回大法修煉一年多,覺得自己沒有說服力,又擔心同修會不開心,所以我就沒有返回去和同修探討這個事情,在回家的路上我覺得慈悲的師尊把我身體上的好多不好的東西都拿掉了,我在心裏無數遍的謝謝師尊。第二天有兩位同修來我家交流,我便和她們說了我的看法,同修說無論到甚麼時候都必須信師信法,我說太對了,同修說這事你看到的,你就應該去找他們說出來,我也想明白了,我就找到一位學法時間很長的姐姐和她說(因為除了集體學法時間我找不到其他的同修),同修姐姐說:她也只是去了一個學法點,全世界那麼多同修,或許還會有這種想法的,所以就鼓勵我寫出來,供大家參考。【編註﹕《洪吟四》發表之後,明慧網已收到很多學員的來信,或詢問同一問題,或通知明慧網改字。文中提到的這個字,在發表前已確認過。請大家安心學法。】

本地最近有好多位同修被迫害,而且就是在師父的新書《洪吟四》發表以後,我個人認為一方面是同修對於安全不夠重視,另一方面就是信師信法不足,在這正法延長來的時間裏,還有同修在懷疑大法、懷疑師父。

截至三月十五日晚,這篇文章發往明慧網時,我到明慧網上查看了,依然是「目的」並沒有改,也沒有通知說要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