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信師信法 破除舊勢力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二零一四年年末,我家的孩子由於放鬆了學法、煉功,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住進了醫院,醫院檢查結果是系統性紅斑狼瘡,已經使心臟和腎臟衰竭。有一天下午,孩子出現三次休克,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了三天三夜,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和同修們的發正念的幫助下才脫離危險的。

當時我的心情可想而知,同時反思自己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從表面看是迫害孩子,其實是針對我來的,利用孩子達到迫害我的邪惡目地,因為我對孩子的情很重,邪惡想利用孩子住院,使我學不了法,煉不了功。悟到後,我從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沒做好,給您又添麻煩了,弟子就把孩子交給您了,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沒修去的人心有大法歸正,有師父管我,舊勢力不配參與,它們甚麼都不是。同時,同修和我們加大力度發正念,使孩子身體有了好轉。

開始我們和病房的人講真相,我們病房的人勸退一批,來一批,共勸退了三批。病房的病人也和我們一起煉功,早晨五點之前煉一遍,晚上八點以後再煉一遍,我把EVD播放機也拿到病房去,給他們放神韻晚會,還有「我們告訴未來」等,把病房變成了煉功場。晚上孩子休息後,我在醫院的走廊裏打真相語音電話。

幾天後的一天早晨,有個出租車司機進病房來給我一個名片,其他人誰也沒給,好像特意給我送來似的,當時我還一愣,孩子那時還不能走路,下地都站不穩。送名片的走了,我才明白過來,是邪惡解體了,師父讓我們回家了。

我和孩子一說,孩子也講:我一天都不想呆了,再不走我可能都回不去了。回家後,我每天帶著孩子煉功,孩子休息時,我就出去打真相電話救人。孩子從一開始只能坐十分鐘,到現在能打坐一個半小時。現在孩子基本上都好了。

後來孩子做了個夢,說夢見師父上我家來了,笑呵呵的坐在沙發上,孩子一看說給師父倒一杯水喝,壺裏的水是清清的,可是倒到杯裏就變成混水了,孩子想再換一杯,師父不讓,師父端起來就喝了。我聽到這心裏非常難過,寫到這裏我又一次流出了眼淚,弟子沒做好,不知師父為弟子又承受了多少,對師父的感恩是人類的語言都無法表達的,我告訴孩子,師父替你承受了,所以你才能好起來,好好修煉吧,不要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要不然對不起師父。

訴江中去怕心

事情是這樣的:當聽說訴江的事時,就想我也一定要控告江澤民,不過我等等再說,因為我家也是一朵小花。在學法小組和同修交流時,就把我的想法和同修說了,同修馬上嚴肅的指出,你有這樣的想法你就別寫。當時我沒有吱聲,回家後向內找,自己是有怕心,怕被迫害的心,認為自家是資料點,怕以後有麻煩。這時我想到師父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精進要旨三》〈走正路〉)。我一想對呀,大法弟子是主角,我怕啥,害怕的應該是邪惡。同修說:在人中說,我們是原告,他是被告,他們才害怕呢。

我決定自己寫訴狀了,又不會寫,這時來個同修,我知道是師父看到了我要寫訴狀的心,就派了個同修來幫助我,我想就我自己寫吧,不願讓丈夫和孩子參與,但是丈夫非寫不可,說:我是大法弟子,必須訴江!丈夫對孩子說:你要寫可想好了,以後別後悔。孩子想了想說:我要不寫才後悔呢!我倆聽後都笑了。

在郵的過程中還有個神奇的事,定好了六月十七日去郵,可到那天我所在街,全都停電,怎麼辦,丈夫和同修都說那也去郵。我們一路走去,一路發著正念,到郵局他們說:快郵吧,一會兒就沒電了。我說:你們怎麼有電,別的地方都停電了?他們說:我們自己能發電。我和同修相對一笑,甚麼都明白了,是師父都鋪墊好了,就等我們去做了。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的訴狀很順利的郵走了。第二天就收到了兩高的回執。

過了兩天,大女兒和女婿回來了,大女兒問同修:阿姨,你們忙甚麼呢?同修說,我們忙著訴江呢,你參與吧,因為大女兒也看過《轉法輪》,非常支持我修煉,因為她知道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師父,她的媽媽早就病死了,是師父和大法使我們有個完整的家。大女兒和女婿也參與了訴江,第二天也收到了兩高的回執。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和時時呵護!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我要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修去各種人心,跟師父回家。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