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 闖過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三歲。去年「十一」前我鼻子開始出血,出了四、五次,我求師父,別出了,就真不出了。

「十一」後的一天晚上九點鐘鼻子又開始出血,而且比以前量多,而且一夜不停,所以一夜也沒睡。這回求師父也沒起作用。到早晨四點,我想煉一會兒功。可這時一點勁兒也沒有,只能打坐,只坐了還不到半小時,血不出了,我下地洗洗手和臉上的血跡,躺下睡了一小會兒。因為我渾身都疼,所以一會兒就醒了。我心裏一點兒沒害怕。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沒有事。一會兒三兒媳婦來了,見我這樣嚇得直哭,就給在城裏的我的兩個兒子打電話,叫他們趕緊來車送我上醫院。我的兩個兒子知道我不會上醫院。他們說:抬也得抬醫院去。

我和三兒媳婦說:他們來也沒用,你給你大姨(大法弟子)打電話吧!我姐和夏同修很快打車來了。發一會兒正念,血不出了,夏同修建議還是進城吧,那兒的同修多,力量大,一起幫你發正念。我想:一會兒兒子們回來該逼我上醫院,我得跟同修走。於是我們打出租進城。

在車上,血又出了,因鼻孔用衛生紙堵著,血都流到嘴裏,我就一口一口的往肚裏咽。我想:這是邪惡在迫害我,不想讓我跟同修走,我不能聽邪惡的。

到我姐家通過電話聯繫一會兒又來三位同修,大家在法上交流,提醒我:這是邪惡的迫害,在否定迫害的同時要向內找,是自己哪兒有漏了,才被邪惡抓住把柄迫害的。接著大家圍著我發正念。一會兒家裏來電話,問怎麼樣了?我說不出血了。

大家建議先別著急回家,晚上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人更多一起發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就走師父安排的路,邪惡的任何藉口都是不能承認的。這樣經過兩個晚上,一個白天的集體學法、發正念,我也經過向內找,對法的認識也提高了。

我找到邪惡迫害我的原因是:因為邪黨搞甚麼「十個全覆蓋」(其實具體甚麼內容我也不知道,都是走形式的東西),村裏和鎮裏來人說:我家房子是太陳舊了,屬危房,必須翻蓋。政府只給蓋三十平方米的錢,其餘自己拿,並且要求馬上扒掉 (實際房子雖舊但沒裂沒漏並不危險)。我們問:馬上就入冬了,舊房子扒了,新房蓋不完,人上哪住?東西放哪?他們不管,就是要求不能有「危房」,以應付上邊檢查。現在的大小官都是這樣,只為自己官當的「順」而不管別人怎麼活,還美其名曰「為你好」,其實從上到下就是騙。最後好說歹說答應舊房子對付一冬天,開春再蓋。本來因修大法把一切都看淡了,甚麼房子新舊,能有地方住不耽誤修煉就行,這一下我執著起房子來了:甚麼別人的房子啥樣啊?窗戶大小啊?都來了。再加上秋收事多,修煉有些放鬆,而且對家人的情還是很重,才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期間我老頭說:「房子的事你不用管,有我哪!」現在才悟到是師父看我太執著了,借他的嘴在點化我。

我回家後又出了五、六次少量的血,我想:我就是堅定的信師信法,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同時不讓家人看見,免得為我擔心。從那以後到現在再沒出過,這樣我闖過一個生死大關。

謝謝恩師的慈悲呵護!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