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得法十多年的青年大法弟子。我知道今年的神韻晚會會在除夕和元宵節晚上對中國大陸播放,我也沒有急著去收看,一方面本地信號不是很好;另一方面我想著,反正過兩天新光盤就會出了。可是,最近我才知道明慧網上發表了二零一六年神韻光盤不再向大陸發放的通知,我的心裏又掀起了層層波瀾。

自神韻光盤在中國大陸推出以來,我並沒有很重視,只是知道神韻藝術團大法弟子的作品都很美好。直到二零一三年的神韻光盤開始發行,我和四、五個同修一起靜下心來,把那年的神韻光盤觀看了一整遍之後,我才切實的感到了無比的美妙神聖;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從頭到尾都被洗淨了,思想更加純淨澄澈了。回家的路上,就感覺自己如同仙女演員般飄飄的……真的是一身清透。

從那之後,我便把從二零零七年開始至二零一三年的神韻光盤都找了出來,按時間順序排好,從頭至尾,一本一本的觀看。我才知道自己之前那些年沒有好好珍惜這麼美好殊勝的作品、沒有仔細認真的觀看神韻,是多麼的可惜,也正是如此,所以才不能真正體會到其內在的神聖。尤其每次認真看完之後,很少有邪念雜念,真的很純淨。

起初,我只是用電腦的驅動看,因為不是很方便,每次想看時,還得啟動電腦,於是,我就從網上買了一個專門看神韻的小便攜式DVD播放器,十寸左右吧,用起來真的得心應手。

可能也是因為修煉道路不同吧,我看神韻從來都沒有耽誤學法的時間,每天該學多少法還會學多少法。只是在學法之外的時間才去看,其實大多數都是看五分鐘到十分鐘,一個節目到兩個節目那樣的,時間充裕時,會再多看十多分鐘。

因為我從不上微信,不玩遊戲,所以有很多閒暇時間。每天吃飯時,我也會拿出來觀看,晚上學完法有閒餘時間時,我便會拿出來DVD看;有時睡覺前幾分鐘,也會拿出來看看……這樣除了學法的時間,我都會看神韻,有時我也會學著那些舞蹈演員優美的動作,比劃著……久而久之,看神韻和學法已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份,已經形成習慣了。

直到如今,我仍然在有閒暇時間,觀看神韻。按照每年的順序,反覆看,看完一遍之後,就再從二零零七年的輪番看。從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六年,我不知道自己從頭到尾輪番看了多少遍神韻,如今不知不覺中已經持續了三年。我一直以為我會這樣持續的看下去。

之前,明慧編輯部只說二零一六年的神韻光盤禁止發放,我還跟母親說以後咱們有機會去海外看;我只是懊悔沒有在除夕和元宵節把握好時間,其實那幾天的晚上我是有時間看的,但是我沒有利用好。這兩天,明慧網又通知,要把歷年所有的神韻光盤統統銷毀,我並不太相信,我讓母親把通知找到,我親眼看了一遍,才知道真是如此。

我不禁回想起了歷年神韻晚會精彩的一幕幕:替父從軍的花木蘭,年邁佝僂的父親……那辛酸而扣人心弦的背景音樂不自覺的迴盪在耳邊;唐僧師徒四人的修煉故事;喜洋洋、樂融融的燈舞;天山下為神歡歌的男女;還有神勇矯健的射箭手,接連不斷的精彩的翻轉,陣陣不絕於耳的掌聲;穆桂英掛帥的英姿;保唐王的十三棍僧,武藝精湛;受辱於胯下的韓信,堅強大忍;英俊的少年身著大漢朝服,浩蕩整齊;熱情的蒙古少女頭頂紅碗,莊重秀美;還有清掃秦檜的瘋僧;被蜜蜂追蟄的白衣書生;鬧海的哪吒勇敢活潑;諸葛的草船借箭,更是氣勢磅礡……還有諸多歌唱家醒世的歌聲;以及在舞台下樂池裏那默默付出的神韻樂團演奏家;包括那可愛紳士的男主持人,和聲音清柔婉約的女主持人……

這一切,不間斷的浮現在我的眼前,每一幕,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神情,都深深的烙在我的心裏,真的很動人,真的忘不了;真的有些捨不下。

母親說,明早生火,把所有的神韻光盤燒掉。我,心裏略有些失落,不知道自己該說甚麼。許久,我和母親說:「那你明早燒,我今晚能不能再看一會兒?」母親說:「那你看吧,不過看了心裏也不舒服,因為你沒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

是啊,我怎麼可能會好受。我想了想,伸出手想把抽屜打開,想把那些我一直珍藏的光盤拿出來再看一下。真的,有幾本二零一零年以前的光盤僅僅剩下我手裏的一套。是啊,這些燒掉了,就再也不會有了。但是我把手縮了回去,我並沒有打開抽屜,因為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常人,我們雖然利用神韻光盤救度眾生,但是我們更是師父的弟子啊,師父說過:「但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1]我得聽師父的話。縱然我再不捨,我不能違背師尊的旨意,如果我真的繼續看,就是對師父的話打折扣。

第二天早上,母親把所有的神韻光盤找了出來,我一一的檢查了一遍,我知道我的DVD裏還有一張我前兩天剛剛看完的二零一五年的光盤,我把他們都整理在了一起。看著我的小DVD,還有即將被燒掉的光盤,我在心裏默默的對它們說:一切生命為法而生,為法而成,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也都是師父正法的需要,你們也要配合正法形勢,你們有幸被做成救人的光盤,將來師父一定會給你們安排好去處。師父安排的,我們就不應該有那麼多的想法,必須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這樣,母親把所有的神韻光盤銷毀了。

這一過程雖然談不上剜心透骨,但是真的有太多的痛惜。通過這件事情我也放下了很多人的東西,我知道自己願意看神韻,也不自覺的形成了對看神韻的執著,即便再神聖的事情也不能用人心執著。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修煉十多年的老弟子了。有些事情我都能夠想明白的。

不管怎樣,我們都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一定都是最好的。而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多學法,把閒餘下來的時間用來多發正念,揭露邪惡謊言,多做正法救人的事情,緊緊抓住師父的手,救度更多被邪黨毒害的眾生,正念正行,展現大法在世間的輝煌。

註﹕

[1]明慧編輯部文章:《近日內將有7月22日以來第二篇真正的新經文發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