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三個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今年七十多歲了。這裏與同修們切磋這幾年在修煉中遇到的幾件事。

一、撞車事故後向內找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我騎自行車和同修甲到某村去幫同修乙家摘果(因同修乙夫妻二人都被邪黨關在監獄裏)。還沒出村,就在路口與一個小伙子撞車了。

小伙子騎的是摩托,一下子把我撞倒。同修趕緊過來,旁邊有幾個人也趕上來把我圍住。小伙子忙問:「怎麼樣 ?」我當時甚麼感覺也沒有,只是坐在地上動不了。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絕不能給人家找麻煩。於是對小伙子說:「沒事兒。」小伙子要扶我,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絕不會訛你的,我沒事兒,你走吧。」我還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小伙子深表感謝的走了。

小伙子走後,我想站起來,可身子動不了,同修甲扶我,旁邊的人也上來扶我,可還是站不起來。這時同修立即給我老伴打電話,之後不一會兒我老伴和大兒媳騎電三輪車來了。

他們把我抬到車上,老伴說去醫院 ,我說不去醫院,回家。兒媳說:「去檢查檢查嘛!」不由分說硬是把我拉到醫院。經檢查,右腿骨裂了一條縫,左腳腕處掉了一塊骨頭。醫生說得動手術。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會有甚麼事,我不住院!醫生又說:「傷勢嚴重,不做手術好不了!」不管怎麼說我有主意,不住院!家人拗不過我,只好把我拉回家。

第二天,看我不見好轉,老伴哭了,兒媳也哭了,三番五次的勸我住醫院。看到他們哭哭啼啼,我動了常人心,於是答應了他們的央求。

我兩個兒子在我住院後背著我向那小伙子要錢,小伙子家與我村是鄰村,這家人都還不錯,人家分三次給了一萬二千元。人家還買了很多補品到醫院看我。後來,我知道了要了人家錢的事,心裏苦辣酸甜說不清是甚麼滋味。當時我想:絕不能要人家的錢!出院後一定把錢還給人家。

再說,撞車是人家有意的嗎?自己就沒有責任嗎?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在醫院裏病房沒人的時候,我就反覆向內找:覺得當初事情發生了,為甚麼沒想到師父,為甚麼不求師父加持、幫助?再有,看到家人哭哭啼啼,為甚麼就動了常人心?這不是親情的執著嗎?以至落到這地步?被困在醫院裏,還要了人家的錢,多丟人啊!給大法丟臉,給師父丟臉,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啊!這時,我的眼淚紛紛下落,哭出聲來。

自此,我天天背法,天天學法(老伴把《轉法輪》拿到了醫院)和發正念,天天請師父加持,輸液時我就對師父說:「我不要這藥液,我讓它流到地上去,請恩師加持!」給了藥我也不吃,醫生根本不知道。常人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可我十九天就出院了!

出院後,我馬上和老伴及孩子們商議,要把錢還給人家。經我給他們講真相、講明道理,他們也都同意了。於是把錢湊齊,共一萬二千元,托同修甲給人家送去。

小伙子的父母非常感動, 一再說:「煉法輪功的可真是好人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可是一點不假啊!」還一再說:「真得好好謝謝你們啊!」同修甲說:「那你就謝謝我們師父吧,是李洪志師父教弟子們這麼做的!」人家恭恭敬敬的說:「謝謝李大師!謝謝李大師!」

事後,小伙子的父親有了很大的改變:過去一提法輪功他就反對,可現在一提法輪功他就連連說好!並且還要大法資料看,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二、這是假相 我不承認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我突然不能動了。想立立不起來,坐也坐不住了。我就喊老伴,他過來一看,說:「這是怎麼了,得腦血栓了吧?」還真像是那個症狀:身體左半邊不能動,臉嘴眼都歪斜了。

老伴費了好大勁才把我抱到床上。當時我頭腦還清楚,我馬上向內找,覺得是三件事沒做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知道這不是病,是假相,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不承認!我一宿不停的發正念 ,排除它,不承認它,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反覆背誦「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

我不讓老伴把這事告訴孩子們,怕他們知道後又逼我去醫院。我還說:「這絕不是病,是假相,我不承認它!師父一定會管我,我一定會正念闖關,正念足,師父一定會幫我闖過這一關!」老伴雖然不是煉功人,但也經常看《轉法輪》及大法資料,對大法非常認同,對我煉功也非常支持,所以他也同意這樣做。

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3]我的父母都是得腦血栓去世的,如果我要想:我這不又是這個病嗎?那可能真的就成這個病了!可是我根本不那麼想,我想的是:大法弟子沒有病,師父早給我們淨化了身體,再說,通過修煉,身體上及每個細胞中都有了高能量物質,細菌、病毒根本就不敢靠近我們,他一靠近就被殺死了,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會有病。我心裏清楚,這就是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我!但是我們是大法弟子,一切有師父說了算!其他誰都不配管我們,我們哪兒做的不好,我們會在法中歸正,有師父管我們,與你舊勢力有甚麼相干!我把這些道理講給了老伴,讓他不要擔心。我一宿沒睡,一宿不停的發正念,不給舊勢力喘息的機會。

第二天早晨,讓老伴打電話把本村同修們叫來,大家都幫我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還幫我向內找,大家都向內找,互相切磋,還一起背師父的《論語》,一起學法,我室內的場能量非常大,也非常祥和,使我感到輕鬆了很多。就這樣,同修們天天來幫我。第三天我就能下床疊被子了!還能掃地,還能拄著凳子去廚房洗碗。半個月我就能慢慢走路了。我很快就恢復了健康。

我家住在村東頭,學法組在村西頭,三里長的街,我每天能步行堅持去學法。後來我又能騎自行車了,騎車趕集,在集上發大法資料,講真相,勸三退。

我深深體會到,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是師父給了我一切,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後果是不堪設想的,這一關是根本過不去的,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也就沒有我的今天。

三、咽了棗核了

二零一五年端午節時,我吃粽子不小心把棗核嚥下去了一下子卡在嗓子裏,棗核又長又尖卡在嗓子裏,痛得難受。可是我沒害怕,也沒著急,因為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有師在,有法在,弟子沒甚麼可怕的。

當時我想,我吃東西就把它壓下去了,於是吃了一碗麵,往下咽時,一咽就痛,忍著疼痛吃完也沒壓下去。又吃了半碗飯,還沒壓下去。我想,吃流食壓不下去,我吃塊饅頭,一定能把它壓下去!可是吃完後,棗核還牢牢的卡在那兒!好像卡的更結實了!我突然悟到,這些方法不都是常人的方法嗎?這當然也就是常人心的反映。我想作為大法弟子,這些人的東西及這些常人心早該放下了!要不和常人有甚麼兩樣?

我明白了,於是馬上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及邪惡因素的迫害與干擾,並雙手合十,請求師父加持和幫助,不一會兒,我走到屋門口的台子上站立片刻,我並沒想咳嗽,可是胸中不由的往上一反,被帶動的微微一咳,那棗核得兒的蹦出來落在了地上!

立刻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激動的我差點哭出聲來!我知道這又是師父救了我!我雙手合十,眼含熱淚說:「師父啊!弟子謝謝您了太謝謝您了!」我再也不知說甚麼好了,真是千言萬語也表不盡弟子的感恩之情啊!

這時從地上拾起那個棗核,差不多一寸長,兩頭尖的就像針尖,卡在嗓子裏,怎麼能弄出來或壓下去?這時我想起,鄰村有個婦女也是咽了個棗核,到醫院動手術,花了兩千多元,脖子上還拉了個口子,多受罪啊!

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時都看著我們呢,所以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只要你堅定的信師信法,甚麼奇蹟都會展現,甚麼關,甚麼難,也都擋不住。真的,沒有你過不去的火燄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