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這就是在亂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去年十月,我與一位患難之交的同修在廣州火車站,這時三個警察突然竄到我們面前,將同修綁架了。我瞬間愕然,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本能的意識到,我們被邪惡之徒監控了、通緝了。

前幾天,妻子告訴我,家裏水管破裂,外面看不到,裏面漏水,交了二千多元錢水費。我猛醒,我們修煉有漏!要知道平時我們家一個月的水費最多才七十元哪,這二千多元的水費要漏多少水呀!這不是大漏嗎?!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

我閉門思過,向內找,我們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按理說,這位同修,修煉的還是很不錯的,我知道他。法理清晰,正念也很強,遇事向內找,三件事都做得很好,為甚麼會遇到這麼大的魔難呢?

周圍幾個學法小組的老同修很關心我,同我一起學法,幫我一起分析、切磋、向內找、發正念,一起解體邪惡迫害。雖然我們修煉中有許多不足,如學法不靜心,人心還很多,色慾之心還經常會返出來,但總覺得好像還有別的大問題!這時一位同修說,你做的那些事有沒有亂法行為?我猛一驚,好像是感覺到了甚麼,亂法?我有沒有亂法?這使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是學音樂專業的,從小就喜愛音樂,平時會搞一些創作,如音頻製作歌曲等。師父的《洪吟三》一書發表後,我對裏面的歌詞尤為喜歡。顯示心、歡喜心使我飄飄然,竟試著對著歌詞配起樂來。開始的時候也知道不能亂寫,就想,只留給自己彈唱,如果寫的好的話就寄給明慧網,肯定了再說。後來就真的發了一首歌譜給明慧網。我的想法看似很單純,很簡單,認為這樣既學了法,又記住了歌詞,一舉兩得。沒想到原來我這就是在亂法呀!多危險啊!而且我的這位被綁架的同修就和我一起彈唱過這些曲子。記得有一次我看到他把我唱的歌放到手機上,想自己隨時聽,我當即就叫他刪除了。可惜當時沒意識到整個行為都是亂法!太沒理性了!

我立刻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當即就把所有電腦,優盤上儲存的歌譜和音頻通通刪除銷毀,同修家的也給清理了。

教訓深刻,損失嚴重。

我和這位同修都被開除了工作,幾乎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很拮据。同修這次被綁架時身上帶著銀行卡,有十多萬元,是借來的,是用作音頻的啟動資金(這是一個常人項目,我們想以此作為謀生手段),卻被邪惡當作構陷判刑的依據!

在此我誠懇的向師尊認錯,懺悔,弟子犯了非常嚴重、非常危險和不該犯的錯誤!弟子做錯了!弟子亂法、盜法了,弟子對不起師尊!

我深挖自己,為甚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大問題都出在自己身上呢?每每想起來自己做的那些錯事都不可思議,心如刀割!其實我幹的事,和師父在《精進要旨》〈猛擊一掌〉中講的私自組織甚麼講法團、《精進要旨》〈永遠記住〉中講的私自整理的講話稿,錄音,錄像等以及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演講亂法》,所有的這樣的問題,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都是亂法。為甚麼我也會這樣做呢?根子還是自己學法不入心,對法的不嚴肅!

師父在《精進要旨》〈法定〉中說:「修是你自己的事,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我再告訴大家,外面人永遠都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學員。記住吧!」

對照師父的法,我無地自容,真的不能原諒自己。今後我們一定要吸取教訓,不能隨心所欲的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修煉真的是太嚴肅了!我們不能把自己的一時興起建立在證實自我的基礎之上而忘了修煉人維護大法的根本哪!

弟子一定謹記師尊的教誨,做好三件事。今後一定一定走正,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