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張春蘭、賀連菊、胡秀芬等人在學員中集資亂法行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山東省濰坊市的張春蘭、郝連菊、胡秀芬、陶運中等在怕心、貪婪之心等各種人心的驅使下,自二零零三年開始亂法,排斥明慧網,打著幫助大紀元、新唐人以及後來幫助神韻的幌子,不斷在濰坊城區及濰坊市的臨朐、坊子、昌邑、安丘等地大法學員中騙取錢財,胡說甚麼「現在不用學法了,也不用發正念了」,並阻擋學員講真相救人;他們不聽大法學員的規勸,無視明慧網對他們的正告,亂法行為長達十幾年之久,在濰坊當地及周邊地區造成了很壞的影響及負面效果。

邪悟者:張春蘭
邪悟者:張春蘭

張春蘭,女,六十多歲,原山東省濰坊柴油機廠職工。家庭住址: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原松鶴園小區(現改為漲面河小區)八號樓三單元301室。

郝連菊,女,六十多歲,工作單位為山東省昌濰農校、(現改為濰坊職業學院),家庭住址: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東風東街與新華路交差路口向東路北華銀小區6號樓一單元401室。

胡秀芬,五十多歲,家住;勝利大街、公安巷南頭中醫院宿舍、二號樓、一單元301。

胡xx,(胡秀芬的姐姐)原與郝連菊同住華銀小區,現已搬家。

陶運中,男,50多歲,山東省青島平度市九店,在崔家集女兒家住,陶夫婦原先開婚紗攝影。

吳大軍,男,原濰坊昌邑市北孟鄉退休教員,九九年七二零前曾昌邑市北孟鄉輔導站站長,現已離世。

二零零三年,昌邑市北孟鄉的吳大軍,在村中掛滿了大法真相橫幅,第二天派出所抓了村裏的大法弟子。吳大軍和張春蘭與來到濰坊的陶運中,以此為由,到處在學員中散布:「以後不能發真相材料了,不能掛真相橫幅了,也不用發正念了,用意念一想甚麼都解決了,貼掛真相資料、橫幅等,就會把邪惡引來了。」用這些邪說來迷惑怕心重的學員。

陶運中以前曾修煉過法輪功。自二零零三年開始,在昌邑大談其所謂的「功能」,用「天目」看學員修的有多高;來濰坊城區後,在張春蘭家召集一批又一批人散布歪理邪說,謊稱甚麼他是「高度悟」者,是師父身邊的護法神,是師父的幾大弟子之一。還謊稱他妻子修得比他還好,可以隨時到美國師父身邊;陶運中還胡說甚麼「他奉師父之命來濰坊‘選擇’兩百名修的高的」,他這次「選擇」即師父講法中的高層次的「選擇」。讓學員先向陶報名。陶同時還謊說為大法付出功德無量,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把錢交給他,他能到美國向師父給報上名、捐上錢,師父批准了,其人就圓滿了。

陶運中還散布邪悟之理:「濰坊為甚麼這麼多同修被抓、被迫害死呀?原因就是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他要大家在家看書修自己。陶自心生魔後胡言亂語,符合了張春蘭、郝連菊等人的怕心和各種貪慾心,他們串通一起大肆宣傳他們的邪說。不知羞恥的聲稱把大法弟子視為她們要救度的眾生。只要不給他們錢,就說沒提高上來,只要交了錢就說悟性上來了。

針對她們的亂法言行,濰坊大法弟子除了制止她們外,不斷給明慧編輯部明慧網寫信反映此事,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明慧網刊登了一篇題為《不要做神最看不起的生命》的文章,文中直接點名曝光吳大軍、陶運中的亂法言行,張春蘭雖未點名,但以「張某某」曝光了其亂法行徑。但是,張春蘭、陶運中等人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視明慧網的忠告為兒戲,依舊實施亂法行徑。

一、不斷變換花招騙錢

她們不斷變換說詞,變換花招,誘惑欺騙那些法理不明,學法不深。她們先以幫助大紀元、新唐人為名騙取錢財。近幾年又打著「助神韻就是助師正法」;「為山上的孩子捐錢為名」的幌子騙錢。堂而皇之地說甚麼「神韻是師父親自辦的救人項目,助神韻就是助師正法。為甚麼師父很多次都提神韻?自己悟一悟吧。」她們讓學員把執著錢財的心都放下,甚麼都要放下,「付出多少得到多少,付出多建立威德就大,就能圓滿。」並說有一同修的兒子在神韻,通過同修的兒子,把錢交給了師父。

張春蘭、賀連菊經常到昌邑市五里村邪悟者姜淑英家、昌邑市圍子鎮馬建華家聚集,聯絡集資,還有少部份跟隨者。涉及面廣,騙取錢財上至幾千,少則幾百不等。

二零一五年前至今,胡秀芬和郝連菊,在一老年同修那裏騙取救度眾生的錢至少三次,都是大法弟子付出的做資料的錢。此同修現已認識到給她們錢不符合法。有同修警告胡秀芬,胡秀芬反而說:還說給我們曝光,怎麼網上沒曝光?還是我們做對了。

她們口口聲聲說助師正法,神韻是師父親自辦的項目,還不趕緊拿點?騙取錢財後,讓同修修口,不要付出了再對別人顯示。有的不聽她們的邪說,她們就說:你們沒修到這個層次,修到這個層次你們就知道了。胡秀芬一趟一趟跑到不拿錢的同修家裏說,哪怕拿一元錢也行,只要入上就行。

有同修被騙後,知道上當了,又去問她們要錢,被張春蘭趕出家門並謊稱「錢已經給了師父,要錢問師父要去。」

吳大軍死後,吳大軍的兒子向張春蘭索要交給她的錢,張春蘭又說給了平度的陶運中。還有去要錢的張又說,好馬不吃回頭草,交了錢哪有再要回去的?

二、阻止同修學法、發正念

二零一四年十月底,在一學法小組中,胡秀芬打斷了同修們的學法,說「都甚麼時候了,你們還在弄這個?(指學法),現在不用學法了,也不用發正念了,你們看一看師父的《二十年講法》吧。」從師父講法中斷章取義為自己的邪悟找藉口。

三、誤導學員不要主動講真相

她們還誤導學員,不用講真相了,為甚麼這麼多同修被抓、被迫害死呀?為甚麼請律師反而判的更重?自己悟一悟吧,還幸災樂禍的說:我們怎麼沒被抓?是我們走對了。要大家在家看書修自己,不用主動去找人講,隨緣講。其實她們根本不講真相,

四、抵觸明慧網

她們抵觸明慧網,說明慧網也是同修交流的,並說講真相是低層次做的。

五、亂法言行漸趨隱蔽、狡猾

現在她們變得更加隱蔽、狡猾。開始先試探同修,一看不接受的,就和同修說,要向內找等,打著向內找的幌子,迷惑學員。聽著誰從獄中出來了,她們就趕緊去看望,並且還送書給學員。特別對那些有困難、法理不清及出現病業狀態的學員,一起學法、交流,同時讓同修自願付出現金,並說自己每月從工資付出一半,助神韻或山上的孩子(被營救出的孤兒)。誘騙學員多次把錢給她們至幾萬,週刊和新講法出來就趕緊給學員送去。對學員被迫害情況經常詢問,如果有的學員一時走不出病業假相,她們就說:「像你這種情況,上邊說了,可以吃中藥」。甚至有的學員對她們還很感激。

張春蘭、郝蓮菊一夥,除郝蓮菊外,家裏的成員沒有反對大法的,去了也很歡迎,同修和她們交流,有時不火、也不急。對學法不深的同修造成很大迷惑,甚至還有少部份被迷惑的學員,為張春蘭一夥辯解、並替她們四處找人騙錢。

以上一部份她們的騙術被很多同修識破並抵制,她們不但不悔改,並斷章取義和歪曲大法,實則他們早已不相信大法了,為了能騙到錢,變換多種花樣。甚至有時對好言相勸的同修惡語威脅。

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都在儘量把每一分錢用於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上;很多學員在反迫害中,基本生活都面臨很大困難還在省吃儉用、儘量多做救度世人的事。而把錢給了張春蘭她們這些違背大法要求、違背師父教誨亂法集資騙錢者,結果會是甚麼?

那些至今還在給張春蘭她們錢,甚至替她們四處找人交錢的學員,趕快清醒吧,雖然付出省吃儉用的很多錢財,實則是在人心執著的帶動下,幹著讓邪惡亂法爛鬼高興的事。希望在其中推波助瀾的學員立即清醒,不要再給自己、給當地造成干擾和損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