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慧編輯部文章《出發點》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明慧週刊》第684期,明慧編輯部發表了《出發點》這篇文章,文章明確指出了在我們大法學員內部又出現了亂法現象。緊接著在《明慧週刊》685─688期裏,都有對關於《出發點》這篇文章的交流。各自都談了在現階段自身存在的和身邊同修存在的或是本地區還存在的一些亂法現象。

現在把我們地區在一、兩年前發生的兩件亂法現象寫出來與同修交流。過去的事情為甚麼還要搬出來呢?因為它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所以它還存在著今後亂法的隱患。

首先談一下造成亂法現象不斷出現的根本原因。

一、不重視學法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相繼發表了《證實甚麼》、《顯示心不去危險深》、《傳看假經文就是亂法》和師父的評語。在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編輯部又發表了《演講亂法》。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裏,師父連續發表了三篇關於亂法現象的評語,明慧編輯部發表兩篇文章,這說明在那時我們大法學員內部存在的亂法現象已經很嚴重了。在這關鍵時刻,師父為我們講了法,及時抑制了一些亂法現象。明慧編輯部的兩篇文章也提醒大家學好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寫的《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驚醒》幾篇經文,要求我們最好能背下來對照自己。在那時我們有一些學員沒有重視。平時學法基礎也沒有打好,又沒及時聽師父的話,把師父針對相關亂法方面的法背下來或學懂學透,所以才造成亂法現象的頻頻出現。

心中有法才能像孫悟空一樣有一雙識別亂法現象的慧眼;心中有法是抵制亂法現象侵蝕的根本保障;心中有法是杜絕今後亂法現象發生的根本保障。

二、不重視明慧編輯部通告和法輪大法學會通知

還有一部份同修把明慧編輯部的通告或法輪大法學會通知,都當作了普通的一篇交流文章,看完後就過去了,沒有認真對待明慧編輯部提出的一些現象和要求,好像與自己沒有關係似的。

亂法現象之一:演講亂法。

在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中,提到了一些演講亂法現象的地區,我們地區的名字排在了首位。

事後我發現我們地區的一部份同修,沒有嚴肅對待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這一禍亂法的事。因為這不是一個人亂法的問題,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法理清楚,我們誰也不捧他,誰也不給他提供市場,這種亂法現象也不會在我們地區維持幾年的時間。所以過去那些曾經參與邀請的,參與接待的是不是也在間接的亂法呢?師父指出:「特別是負責接待和邀請幹這些事的負責人,你們很可能給大法弟子造成一定的無形的傷害,是不配再做大法弟子的負責人的。」[1]可是在我們地區過去無論是參與過沒參與過此事的一部份同修,都沒有用法對照自己,找到在這次亂法中我們每個人都充當了一個甚麼角色,都起到了甚麼作用,吸取教訓,今後避免再有亂法現象的發生。相反,大部份同修把責任都推到那個演講者一個人身上,就算平息了這件亂法之事。我們整體沒有通過這件事在法中提高上來,接著又出現了第二次亂法現象。

亂法現象之二:錄音卡

這個東西是從二零一二年冬天在我們地區開始流傳的。它就是一個小收音機裏邊放一個內存卡。當時買一個需70─80元錢左右,因為它使用很方便,價錢也不貴,所以很快就大面積的傳開了。二零一三年夏天我想買一個煉功用,經過幾個同修幫忙到我手後,我發現這個東西有問題。那時我正在按照明慧編輯部要求背師父的那幾篇經文。對照師父的有關講法我認為這個東西就是亂法的東西。我覺得問題很嚴重,因為這個東西在我們周邊地區正在大量使用和擴散流傳著。當時我與幾個同修交流,指出這是亂法現象時,他們都不認可,認為我是小題大做。在這個問題上我與同修從法理上交流不通。為了對法負責,我寫了一篇文章指出身邊發生的一些亂法現象,叫同修發到明慧網上,時間大約在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左右。

我在文章中提到,任何文章和資料都不配和師父的法放在一張內存卡裏。當時我設想了一下,如果把師父的講法和大法弟子甚至是常人寫的東西放在一本書裏,我們一眼就能識破是亂法,現在這個電子產品很能迷惑人。

這個亂法現象能在大陸多個地區大面積立足整整兩年時間,說明我們很多人偏離大法已經非常嚴重了。一直到師父講法《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發表後,師父在講法中講到:「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方式是以多種多樣形式出現的。最亂的時候哪,迫害嚴重的時候,甚麼都來。看似正面的,其實是在干擾。」[2]師父的法都講明了。可悲的是還有一部份同修,學完師父的講法後,還在找理由,找藉口說師父指的不是我們這種情況。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編輯部為此又發表「通告」,把每件亂法的具體表現列舉出來,一些同修才認識到在不知不覺中走進了亂法的隊伍裏。師父告訴我們:「亂法有多種形式,其中以內部弟子無意的破壞最不易覺察,釋教的末法就是這樣開始的,教訓是深刻的。」[3]

第二次亂法現象過去後,我發現還有一部份同修沒看懂明慧編輯部的「通告」要求。通告中講到:「這些亂法的東西如果不及時徹底銷毀,久而久之,後來的人就會分不清哪些是李洪志師父的法;參與者的破壞作用起完後,自身也難免遭舊勢力毒手。」在這裏我善意提醒同修一下,把我們以前手裏保留的東西,按照明慧編輯部「通告」的要求,一樣一樣的對照檢查,是凡不符合法的,全部馬上徹底銷毀。師父說:「甚麼是維護大法,這就是一次最徹底的維護大法,是衡量弟子能不能按著我說的做和是不是我弟子!我再告訴大家,釋迦牟尼佛講的法就是被這樣破壞的,這是歷史的教訓。」[4]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大家都要好好想一想,特別是那些熱衷於做事的同修,我們平時經常講,圓容師父所要的,我們平時東奔西忙,佔用了自己寶貴的學法時間,忙來忙去的,回頭一看自己所做的事不是圓容師父所要的,而是在亂法,自己還以為是為同修做好事呢。亂法將意味著甚麼?這可不是一個修煉人精進不精進的問題,作惡者需要自負的!

今天寫出這些,一點指責同修的意思都沒有,只希望我們大家吸取教訓,儘快的提高上來。今後再發生亂法現象,一眼就能識破它,不再捲入其中。不是每件亂法的事,師父和明慧編輯部都給指出來的。所以我們要多學法,不學人,紮紮實實的修煉,遇事不要大幫哄。師父告誡我們:「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5]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驚醒〉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永遠記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