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信傳播真相方式中的亂法行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目前中國大陸有很多同修通過微信方式傳播真相,我認為初衷是好的,但有很多文章尤其關於修煉的文章個人覺得說的太高,有亂法或盜法行為。還有一些是其它宗教中的東西,比如地獄或者三界中的情況,也有同修天目看到的一些情況。我覺得同修在傳播這些內容的時候應該慎重。雖然目地是好的,為了救度眾生採用了各種各樣的方式方法,從正面、側面,從社會道德或者是宗教信仰、善惡有報、揭露謊言等各個方法起到了鎮邪滅亂,啟悟人的佛性與道德良知的作用。但有部份內容我覺得值得商議。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內容過高

師父一再告訴我們:「也不要把講真相講的太高,這樣起的作用不好。」[1]師父還說:「我想你講的太高了他就不接受了,你就等於告訴他「你不要聽我講真相,我都在瞎說」。」[2]如果我們講高了,常人不能理解甚至還產生誤解、抵觸,那就不但不能起到救人作用,反而適得其反了。請同修注意這些事情。如果是同修之間的交流,那法理上的交流不如直接學法;交換心得或者是心性提高的體悟,那微信這種方式又存在安全隱患,況且我們有明慧交流文章。如果是同修天目看到的情況那也侷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這方面,說三界內與證實法無關的事情意義並不大,所以同修應該把握好這些事情。

二、證實大法而不是其它宗教

其它宗教中的東西還是不觸及為好,如果對證實大法有利,並能夠善用、正用,也未為不可,但有負面影響的就不用。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基點都是好的,但當今宗教已經不能起到度人的作用,如果不注意,很可能會誤導眾生去信奉其它宗教,反而不能正確認識大法,儘管主因是向善,但找不到真法也是枉然。如果講到其它宗教的侷限性,進而引導正確認識大法,想法是好的,但很可能無意中樹敵,使得對其它宗教有情結的人難以接受,反而會給這部份人了解大法真相造成障礙而不能得救。如果僅僅是證實善惡有報當然另當別論,或者是過去修道人的故事也另當別論。

三、避免盜法或亂法

師父在法中講過宗教的末法及其教訓,那作為大法弟子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的過程中,師父怎麼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說怎麼做,同修說的東西有層次的侷限,如果不注意摻入法中,後人如何分辨哪些是師父說的,哪些不是師父說的呢?師父講過:「不管你天目開了也好,你看到甚麼也好,出了甚麼功能也好,你不能用你看到的那個情況來講我們法輪大法。」[3]師父說:「所以今後你在傳功時,千萬注意這個事情,這樣才能保證我們法輪大法原有的東西不變。」[3]三件事是師父教我們證實法的主體方式,面對面講真相或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光盤、撥打真相電話或者集體配合做其它證實法的事情等應該是證實法、講真相救人的主要方式,微信作為一種輔助的方式也未嘗不可,但因為一來有外星人的因素,另外牽扯安全因素,很多話由於關鍵詞的限制,也無法直接說明,所以只能作為證實法的輔助手段。

同修在應用這種方式救人時應該慎重選擇好題材,而且因為沒有同修整體作監督容易把握不好而無意中起到盜法和亂法的作用。從實踐效果看,微信文章對常人起到的實質作用如何呢,難說,倒是很多同修在看這些內容,容易偏離法的要求出問題。

試想想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在為未來奠定基礎,這種修煉方式能留給未來嗎?如果是講給常人要講得那麼高,不如直接把師父的海外講法拿出來豈不更好,師父都沒叫這樣做,同修為何這樣做呢?是不是歡喜心造成的呢?所以個人覺得如果牽扯到高深法理的理解部份,請不要在常人中講,常人沒修大法,不可能真正理解的。

四、傳播真相是為了救人

有關地獄的一些內容都是其它宗教中的東西,對警示人是有好處,但這不是大法弟子做的。師父說過:「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4]其它宗教中的人傳這些當然沒問題,也能起到約束人道德的一些作用,但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是為了讓人能在是非善惡前分清邪黨的惡,認同大法好,這樣的生命才會有未來。如果傳播的東西偏離救人的目地,我感覺那不是正法弟子要做的事情。

以上是我個人的理解,沒有指責同修的意思,只是為法負責指出我的一些淺見和看法,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評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