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牢記正法修煉的基點──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的,現在將自己一年多來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明真相的警察配合我

今年年初,我和一位同修去外地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圍攻、毆打並惡意舉報,遭當地派出所綁架。我真心為這些警察著想,並破除了他們心中的許多疑惑和謊言毒害,他們明白真相後,對大法弟子很同情和佩服,不願再做迫害大法弟子這種傷天害理之事,主動承擔責任,一天後我就回家了。

這個事情來得很突然。我們剛到那裏的一個小區,準備一人一棟樓去發資料,突然呼啦一下子就冒出來許多人將我圍住,把我當成了小偷,不由分說就對我狠命的拳打腳踢,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這些人好似被一股莫名的仇恨所籠罩,完全沒有了理智,圍上來就打。我牙齒被打掉好幾顆,被打得滿口是血,我當時躺在地上幾乎無法動彈,感覺天旋地轉,連呼吸都非常困難,胸部、腦袋就像裂開了一樣。不久派出所警察趕到,將我綁架到派出所,我才慢慢緩過神來,我要求派出所警察送我去醫院,我當時雖然確實被毆打得相當嚴重,但我去醫院的主要目地卻是想如何尋找機會走脫。

到醫院後,我正念對待,醫院只是把我留在那裏進行觀察處理,但我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離開,幾個警察時刻看守著我。於是,我乾脆放下人心,對那裏的醫生、護士、病人、陪護等人員大聲講真相,尤其對守護我的幾個警察反覆講真相,並發正念解體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整個一晚上我除講真相外,就是發正念,我能明顯感受到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在發正念的過程中,我全身發熱,特別頭頂一直是灼熱滾燙的。

我知道是自己有漏洞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向內找,知道是色慾心、爭鬥心、妒嫉心、自大心,這些心一直還很嚴重,一直沒有去掉,我發正念解體它們,我求師父:我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即使有執著,我會在大法中歸正。同時求師父加持我運用功能神通,讓那些看守我的警察睡著,使手銬自動鬆開,我必須離開這裏,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我不能被迫害。

第二天他們又把我綁架到了派出所,我繼續發正念,並反覆求師父加持,仍希望能使用功能神通離開。在以往遭受迫害和過大關中,此念一出,立馬見效,但這一次卻一點也不管用。為甚麼會這樣呢?

我對照法理仔細琢磨,終於悟到還是自己沒有正念。在大關大難中不能堂堂正正面對,一心只想師父把關拆了或化小了。假如真如自己所想,警察睡著,手銬鬆開,自己跑了出來,以後可能又會走流離失所的老路。正法將很快結束,這種結果是師父所要的嗎?

想到這些後,我的正念一下就升上來了。我在心裏虔誠的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沒有修好,給師父增添麻煩了,弟子從現在起堅信師父,也不再求師父了,不管是甚麼結果都是最好的。請師父放心好了,弟子不怕坐牢。但如果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不容許的,弟子一概不接受。」那一刻我真的完全放下了生死,根本不在乎坐牢不坐牢,無所謂,甚至做好了去坐牢的心理準備,因而心態非常平穩。

於是靜下心來發正念,這時我天目突然看到手銬一下鬆開了,我試著去鬆手銬,手銬卻怎麼也打不開,這時我已不再在意,一切交給師父安排。回來後我才悟到,師父其實是點悟我,另外空間我已解脫了。

後來警察在問我材料時,我記住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2]我想,我不但絕不會配合他們,而且要讓他們配合我,不要讓他們犯罪,從而毀了他們。

於是我對他們非常理性平和的講真相,講了我的修煉過程、講了大法的神奇,大法是更高的科學,也談到了這場迫害的邪惡和殘酷,完全違背法律、人性。談到了那些謊言對世人的毒害、也談到了善惡報應的天理。

明白真相的警察態度變得相當客氣。他們真的配合了我,就連他們所作的筆錄也完全是按照我的意思寫的。

我離開派出所時,有個警察對我說,你說的我們都聽進去了,你這有好幾百份資料,如果我們不為你承擔,不為你開脫,你不會這麼輕易就能離開的,以往我們也不會這麼處理,你保重身體。我說,謝謝你們,你們的善舉為你們開創了好的未來。

後來得知:我被派出所綁架後,同修趕緊跑回來通知所有同修為我發正念,同時為了營救我,有同修找到了我地公安局的領導,請他們出面交涉放我回家,因為我地同修多年來講真相的事做得比較好,使他們基本明白了真相,他們答應去交涉,後來我單位也出面,就這樣,我被綁架後二十四小時就被接回家。

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件事,使三方人員至少在這件事上擺正了位置。而在營救過程中,我地同修也形成了強大的整體,在心性方面和對法理的理解上都有提高。通過這次過關,我更體悟到:只要真正站在法上,信師信法,師父甚麼都能做得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舊勢力其實甚麼也不是,師父將計就計利用舊勢力的出現來成就我們。

二、一百多個U盤救度政府部門的同事

我由於在公安工作多年,被迫害後又調到了政府部門,我想這絕不是偶然的,我有救度他們的使命。但這些部門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同時受邪黨的毒害最深,雖然我地同修普遍比較精進,歷年來也一直在向這些人講真相,但效果還不是太明顯。

我也曾對這些部門的很多領導、具體人員寫過真相信,也和許多人面對面講過真相,很多人能接受,但也有不少人根本不接受。特別是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只要邪黨上面一有風吹草動,這些部門的人還是緊跟邪黨,有的甚至還在主動迫害大法弟子。

為了讓他們中的一些人能對大法有個全面的、理性的了解,我在明慧網上用U盤下載了《風雨天地行》、《未來人的神話故事》、《我們告訴未來》、《明慧十方》、《正義律師的無罪辯護》、《圍攻中南海真相》、《天安門自焚真相》、《活摘器官》、《漫談黨文化》和大法弟子的歌曲等等內容,直接公開送到公安局領導、國保人員、政法委、六一零人員手中。我說我費了很大的心思下載了一些內容,特地送給你們研究研究,法輪功到底是科學還是迷信!是佛法還是所謂的×教。這裏當年有許多科研人員、高級知識份子、政府高層人員、律師,他們談了許多體會,有很多你們並不了解的真相,你們作為專管這項工作的,應該做到知己知彼,至少也應該在這方面有所了解吧!經我這樣一說,他們都能欣然笑納。

後來我又將複製的U盤送給很多同事、同學、熟人、朋友,以及派出所、社區、政府部門和其他一些文化比較高、平時難以接觸真相、難以接受真相的那些人,效果是非常好的。很多看了這些真相內容的人主動跟我講:真是「恍然大悟,完全被你轉化了」。而公安、國保、政法委、六一零等等部門,由於這些人知道了真相,人性中的良知和正義的一面在復甦,明顯沒有以前那樣緊跟邪黨形勢,再也沒有主動對大法弟子進行干擾和迫害的現象了,確實感到環境寬鬆了許多。

雖然贈送U盤成本相對較大(我直接送出了一百多個U盤給有關人員),但起到的效果卻是非常好的,絕大多數的人看完真相都能接受,而且很多還在幫助互相傳、互相轉載。

三、用自己的控告信救度各級公檢法人員

在知道訴江的消息後,我就和協調人一起多次和我地同修進行切磋,推動更多同修積極參與訴江。我地由於同修們都比較精進,因此在同修們的互相鼓勵、相互帶動下,除極個別同修外,基本上都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絕大多數都參與了訴江。

為了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推動訴江大潮,剛開始我就向明慧網投稿,談自己對訴江的認識,同時還和協調人主動去了鄰縣、市幾個地方,和那裏的同修進行切磋交流,互相鼓勵,在訴江問題上達成了共識,圓容師父所要的。

我自己也比較早就寫出了對江澤民的控告狀。在寫這份材料時,我就想,怎樣利用好訴江這個有利條件對那些中共高層黨政部門講真相。因為平時他們幾乎是聽不到真相的,即使接觸到了,也根本無法觸及這些人的心靈。我要把握好訴江這個機會對他們公開講真相,從而救度他們。因此我在寫訴江材料時,有意的注重在理性方面講真相。

郵寄訴江材料後,我就著手給省、市的主要領導和政法委、及省、市公安的主要頭目寫公開信。為了消除江澤民集團製造的謊言對他們的毒害,在寫信的過程中,把他們當成最可憐的眾生,用慈悲和正念去喚醒他們,用事實、道理、法律、現實和形勢開導他們,同時求師父加持我。在寫每封信時,我都花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反覆用心修改,字斟句酌,同時與同修們一起反覆切磋,力求完美無缺。我知道對這些人講真相是不容易的,如果不能打動他們,就不會起甚麼作用,甚至起不好的作用。

信寫好後與同修交流,有的同修說:讀這些信能感到有股神的力量在慈悲地往上拉他們,同時又像是一篇篇檄文一樣,有股巨大的威懾力量。我將信和自己的訴江材料放在一起一同寄出後,為了讓他們徹底明白真相,我又摘錄了我地大法弟子遭受嚴重迫害的典型事例,給他們每個人再寄一封信作為補充。

信寄出一段時間後,一點反響也沒有。我想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他們面對訴江大潮無動於衷,抑或是在觀望形勢,而故意裝聾作啞?為了捅破這層殼,同時為了擴大影響面,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又複印了許多封同樣內容的信,先將這些信交給我單位的領導、同事,告訴他們我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澤民了,而且給各級領導寫了與上述內容相同的信,表示我要向領導、同事們彙報一下。

同時我也以同樣的形式,將多封信送交給縣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的領導。剛開始,看到我的信那些領導非常的緊張,非常害怕,分別找我談話,公安、六一零還讓我寫問話材料,我當然不會配合他們。單位個別領導害怕我給他們惹麻煩,甚至還計劃調離我。我都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和他們分析形勢,同時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嚴勸告、警告他們,認清形勢,千萬不要對大法犯罪。

又過了幾天,公安局負責國保的領導找到我,說由於我給省、市領導寫信和反映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上面在暗中調查、核實,他本人可能將面臨處分,他給我說了一些心裏話,求我再不要寫了,不要再給他增添麻煩,他將給我師父燒高香。

由於我公開自己的訴江和給各級領導寫信,知道這件事和看過我的那些信的部份領導、同事、熟人、朋友、同學,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表示由衷的敬佩,特別是對我這麼堂堂正正的做卻又一點事也沒有,使他們既驚訝又佩服,也對中共的邪惡和訴江的意義有了更明確的認識。

對我個人來講,通過這件事,讓我修去了許多人心。師父鼓勵我,讓我在那段時間九次做夢都在天上飛。那感覺真是非常的美妙。

我是二零零七年才得法的。由於悟性差,對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足,對自己要求不嚴格,總是把做事當作修煉,當成了精進,所以至今仍有許多的人心沒有修去。很多人心仍表現得非常地強烈。而舊勢力的干擾、迫害也總是不斷。儘管在師父的保護下大都闖了過來,但自知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仍有很大的差距。總結原因主要是學法少,知道師父已為弟子開創了非常好的修煉環境,自己卻不知珍惜,浪費了許多寶貴的時間;其次是放任自己,很多執著心是自己早就意識到了,並無數次痛下決心改正、修去,但往往在考驗面前卻又放鬆對自己的要求;三是安逸心不去,沒有用向內找的法寶修正自己。

現在正法將很快結束,這一段時間師父對弟子的點悟很多,自己的執著心也在不斷暴露和被觸及。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弟子,在往上推弟子,不爭氣的弟子真是讓師父操盡了心。為了能真正成為合格的大法弟子,我現在才真正意識到修煉的嚴肅和時間的緊迫,我調整了自己的修煉狀態,爭取每天多學法,用大法充實自己、清洗自己,同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學會時刻向內找,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干擾、迫害。既然師父不想落下弟子,那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還有甚麼關過不去呢?我對自己的修煉充滿了信心,修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

弟子叩謝師父!弟子唯有精進更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用實際行動來報答師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層次有限,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