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八旬老弟子全身心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四川的大法弟子,由於不識字,只能口述請同修整理出這篇交流稿,以證實大法,同時也想感謝師父、感謝在修煉中給予我幫助的同修。

我今年八十歲了,最初是因為有病而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我患肺氣腫、腸炎、腎盂腎炎、關節炎、鼻炎等七、八種病,一年要住三次醫院。當時入了大法的門是想進來試試大法能不能治好我的這些病。

九七年三月,去和同修一起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這才明白法輪功不是治病,是修煉。這是自己以前從未聽過的高深大法。學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念。最初身體難受時,想偷偷吃點藥,後來想到師父法身在身邊看著,就沒吃。結果三個月過後,一身病不翼而飛,我也就想不起吃藥來了。自那時起直到現在都很健康,沒吃過藥了。偶過病業關,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真感謝師父的恩賜!

學大法不僅身體好了,而且還使我識字了。剛學法時由於不識字,我就讓丈夫(也是同修)教我識字。迫害開始後丈夫不修了,我就找同修教我。對於不認識的字,就請他們用紙條寫出認識的同音字夾在書中。現在《轉法輪》我全能讀下來了,其他的大法書也只有極少數的字不認識。我努力學法,早就會背《論語》了,還有《洪吟》、《洪吟二》等我都能背下來。

堅定修煉 惡警對我無可奈何

修煉的十多年中,我兩次面對邪惡綁架。

第一次是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早上,我們照常去煉功點煉功。警察把我們綁架到派出所分別審訊,要求我們寫所謂「悔過書」。當時有兩個警察非法審訊我。我告訴他們:我不認識字,不會寫字。他們非要我寫點甚麼,我就讓他們幫我寫上:「打死都要煉。」我告訴他們:我原來是一個肺氣腫病人,這種病哪個醫好了?而且我有那麼多病。我怎麼能不煉?由於放下了生死,他們只好把我放了。是師父保護了我。

第二次是因為被綁架的同修對警察說出了我。我又被綁架。被綁架前一天我心裏很難受,覺得不對勁,就找人把家裏的大法資料全拿走了。可是心裏還是很難受,我就對自己說:「你不會背《洪吟》、《論語》啊,你不會背‘真、善、忍’啊?你不會跳到法中去啊?你和法在一起,誰能把你咋樣啊?」這樣我心裏就好過了。結果第二天早上八點,派出所、公安局、我單位和丈夫單位的人就來抄家和綁架我。因為師父預先的安排,他們啥都沒找到。

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一幫子人圍著對我進行非法審訊。我一直發著正念。他們要我寫「不煉了」,我說「寫不起」,他們又叫我說「不煉了」,我說:「我不當騙子,不當賊。我六十多歲了,一輩子都沒當過騙子、沒當過賊,你們叫我當騙子、當賊?當騙子,跟你們說不煉了自己回去煉?當賊,晚上偷著煉?哪有逼著人當壞人的?你們那個是政治,我不參與。我們是修佛修道,不介入政治。我修佛還要你們同意和不同意?……」

他們又問我認不認識另外倆個同修,我知道這倆同修是他們想抓的。我說:「他們是男的是女的?長的啥樣子?」他們還問這問那,我不理他們,只發我的正念。結果他們很好笑的自問自答。

大約十一點過了,他們沒得到甚麼想要的,只好把我放了。他們說:「你沒說‘不煉了’,我們還要找你哦。」我想我不怕你們,就說:「你們來嘛!」後來他們真來干擾我,我在家面對他們講真相,又到他們辦公室講真相。再後來他們就不來干擾我了。

邪黨書記聽我講真相後無言以對

記得局裏有個書記來騷擾我,我說:「我們這麼好的人,你們來整我們?我們修煉人都了不起,有了矛盾找自己,不日嫖夜賭,不貪污盜竊、不抽煙不喝酒……」他說:「我還是好,我也不抽煙喝酒。」我說:「你還是沒我們好,我們師父教我們‘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1]。」他就沒話說了。

我又說:「如今社會怎麼樣,你我心中都有賬,黃毒賭鬥總不斷,貪腐越打越泛濫,‘真、善、忍’有啥錯?(中共)整得我們沒法過。大法弟子走街串巷,冒著生死講真相,勸人分清好與壞,善與惡,以免將來被淘汰。我們一心為你好,你們總是給我們找麻煩……」其實我沒文化,這些都是從《明慧週刊》、各種真相資料和勸善信中看到後背下來的。他聽了,沒法再說其它的,就說:「老太婆快回去煮飯。」從明慧網發表的資料中,我學到了很多講真相的內容,所以要感謝給明慧網投稿的同修。

師父幫我過病業關 震驚世人

我有一次過嚴重病業關的經歷。

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我突然出現很嚴重的病業情況。吐血、流膿有一個月左右,甚至有一個星期左右沒吃飯,咳嗽時兩肺像刀割。家裏人害怕的不行。兒女要求我進醫院,我不同意;他們又找醫生上家裏來輸液,我也沒同意。丈夫怕我死在家裏給他帶來不好的影響(他是單位的邪黨書記),就找來單位局長、辦公室主任等勸我進醫院。我心想:「我不去,死就死,我不怕死。」我告訴他們我不去。

後來又一想,這影響太大了,一旦自己死了,就會破壞大法,我就求師父:「師父,我不當破壞法的鬼。」結果三天不到我就好了,而且氣色看起來非常的好。然後我就藉此到處去講真相。單位、鄰居和熟人都很驚訝和不相信,我怎麼會這麼快一下就好了?很多人都感到震驚,說大法真神奇,從而接受了真相。這些都是師父在做啊!

明真相世人幫助我講真相

我講真相中經歷了一件事,讓我難以忘記。

二零零二年丈夫住院,我去照顧他。我基本是一路走,一路講真相,走到哪裏,真相就講到哪裏。

有一次丈夫到一個門市做理療,當時屋裏裏有一、二十人。因為前幾天到過那裏,我一直在給他們講真相,很多人都明白了。當時是接近整點,我想證實法,就給醫生說我需要煉會兒功。醫生同意了。我就盤腿立掌發正念。

屋裏有個剛來的病人,是個老頭,我沒給他講過真相。他就問旁邊的病人:「她在做啥?」別人告訴他我在煉功。「她煉啥子功?」「法輪功。」「她還敢煉法輪功?!政府都不許煉了!」一個女病人馬上回答:「她為啥不煉?你看你們這一圈人,哪個有她身體好?她煉法輪功就是好!你看她哪像六十多歲的人?」那個老頭馬上就不說話了。

我陪丈夫走出門市,丈夫就說我:「你想去吃不要錢的飯了,想住不要錢的房子了?大庭廣眾你去宣傳這個?」我就說:「你不要我就算了,我就走,不連累你。」他怕離開我沒人能這樣照顧他,不同意我走。

在丈夫病房,通過講真相還接觸到一對過去的夫妻同修,因為迫害不修了所以才會來住院。從我這裏他們又得到了大法書和資料,從新走入修煉。這些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啊,師父不願丟下一個弟子。

為了需要自己做資料吧

由於講真相需要光盤、小冊子等,但是經常拿到資料不如意、不合適,或者不全,或者質量有問題,如《九評共產黨》光盤,有時拿不到全套。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就產生了自己做資料的想法,而且這也符合師父要求的遍地開花。

可是沒人教我們啊。我們等不及了,二零零七年,就只好先找了一位明真相但當時還沒走進大法修煉(現在已經修煉了)的熟人教我們做資料。後來終於聯繫到了搞技術的同修,慢慢的我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學會了做傳單、小冊子、卡片等等。由於我年齡大,又沒文化,從一點沒接觸過電腦到學會那些基本操作,那位搞技術同修需要付出多少可想而知了。

目前,我們這朵小花已經靜靜的開了好幾年了。在這裏特別感謝給我們提供幫助的技術同修。

生生為法來

在這麼多年的講真相中,我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首先想到的是做三件事,然後才是家庭生活。出門身上隨時都帶著真相資料,走到哪就講到哪,不講心裏就不好過。我沒有統計,不知道自己勸退的人有多少,這不重要。

我還帶動同修出去講真相,反正只要是與大法有關的事,知道了就儘量去配合,圓容。

大法弟子為助師正法而來到世上,生生世世為法來。如不全身心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生命就沒有實質的意義。也對不起師尊。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幫同修買了二十盒香敬師父,走到十字路口時,綠燈亮了,我剛走了幾步突然一輛麵包車向我急馳而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倒在地上,香也被扔出幾米遠。當時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周圍群眾都指責司機不該闖紅燈。司機嚇壞了,一邊扶我一邊連聲向我賠禮道歉。我趕緊告訴他:「不怕,沒關係,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會找你麻煩。」我叫司機把我送到公交站,在他開車送我的途中,我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給他的真相資料他全都接受了,還連聲感謝我。我知道這是來取命的,是師父的法身又一次保護了我,弟子謝謝師父。

修煉中,我也遇到許多魔難:丈夫去世;女兒不聽勸阻賣房子搞承包,最後失敗(現在家庭的環境都正過來了);由於勸同修別吸煙反而造成同修的不理解;協調同修因偏聽偏信而造成對我的莫大的誤解,等等。有的時候自己心中有怨恨啊!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我是走在返本歸真路上的大法弟子,不能要人心。人神一念之差啊!所以我要鏟除不好的心,修出大法弟子應有的寬容、慈悲、大善大忍之心,做好三件事,有朝一日見到師尊的時候,不會因為悔恨而淚流滿面。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