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領悟「人成神之路」的法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我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九年多,長期的酷刑致使我生活幾乎不能自理。二零一零年底出獄後,我的專業知識與能力幾乎喪失,警察依然不時上門干擾,甚至綁架我到洗腦班迫害;親朋好友也因我而多次受到惡人恐嚇,都不願與我接觸;近兩年的時間,四肢和五官活動的恢復還不能協調得像個正常人;經濟的困難與社會生存能力的喪失,造成我的修煉環境很糟,三件事也很難做好。

在找工作的過程中,因我過去是搞科研的,一說我過去的專業水平和成就,很多單位都不敢用我;想用我的,由於近十年的與世隔絕,我自己都覺得根本不能勝任;心裏又一直掛念著要給自己留時間來學法、留時間來講真相,所以找到我滿意的工作很難。對此,我也很困惑。

通過靜心學法,突然有一天,我對師父法中講的今天大法給我們開創了「人成神之路」[1]有了更明確的認識和理解。這時我才意識到,先前我找工作只是為了生存,只是為了能養活自己和家人,還要有能夠做三件事的時間,表面上看是想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但卻是被動的,這是用人心來理解大法,不是主動走自己的成神之路,這是我一直沒領悟到的。

也正是對師父的講法用了點心去學,才使我一下豁然開朗,我明白今後該怎麼做了。於是,我找工作不再侷限於自己的專業領域了,我想只要每個月有能夠養活自己和家人的工資,不管甚麼工作我都做。我需要的是一個社會工作,也就是一個自己的修煉和講真相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中,修自己,同時證實大法,開創自己的路。

我開始以一個高中生的名義去找工作,這樣社會很容易接受。一個修打包機的工作需要我。我說我修過計算機,機械的修理我沒幹過,但我願意學,我相信自己很快會學會。用人單位很滿意我的回答。

剛開始,叫我自學,叫我去把舊的、廢的打包機找出來,把各部件卸下來,再安裝回去。不懂就找師傅問,可是那些師傅看到我手腳很笨,而且很多工具都不會用,都擔心我學不會。有問題問那些師傅,他們都不願回答。我自己也經常被機器搞得到處是傷,滿身都是機油。但是我很明確任何困難都是給我提高心性的,而且我還要在這些困難和矛盾中證實大法,所以吃起苦來心裏沒有怨言。

通常,只要顧客和同事有事需要幫助,我就主動扔下自己的活去幫他們。搬貨是要力氣的,由於自己力氣不夠,十公斤的貨物我還能搬上車,五十公斤的貨物我就沒辦法,而且由於力氣不夠,經常被貨物砸到自己,這樣一天要上、下十多噸的貨物,晚上睡覺周身很痛,很多人吃不了這苦,走了,但我只要一煉功,身體的酸痛和疲勞感就很快消失了。店裏很多師傅看到我經常是傷,又這麼苦,都勸我不要幹這活了。我每天起床都很困難,也一直問自己是否換一個輕鬆的工作,每當我難以堅持下去時,我就想到,這條路就是我的修煉之路,成神之路,這是最正的一條路,我必須堅持下去。這個堅定的信念一直支撐著我,抵制那來自各方的冷嘲熱諷及勞苦。

這樣,一個月的試用期下來,在師傅們的幫助下,我把多年陳舊作廢的兩台機器打整好了,還折價賣出去了。由於我的協助,店長賣出去的貨也比以前多了一倍。正當我擔心老闆是否還要我時,店長幫我說了好話,我不但留下來了,老闆還獎勵我兩百元,說我不怕苦,肯學東西。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我把店裏存留的所有廢的、舊的機器都修好了,並協助店長銷售出去了,老闆獎勵我九百元。三個月過去了,突然有一天,我覺得我修理機器比較熟練了,搬東西也不累了,五十多公斤的貨我一個人都能上下車,身體也不痛了。老闆和店長都發覺我搞銷售很在行,就安排我維修和銷售同時做。

由於我的吃苦、行善、講心性、對工作的認真及對老闆、對顧客的負責程度,都是他們從來沒見識過的,所以顧客都很願意找我買東西和修機器,單位同事也都樂意與我共事。這時,我就慢慢的可以公開講法輪功真相了。有時碰到有人來店裏干擾或有人反對我講真相時,店裏的同事就立即幫我解圍。就這樣,這份工作就成了我修煉心性和講真相的很好環境,工資也提高了。年終獎老闆一次給了我五千元。

經濟改善和工作的穩定,也使親朋好友們開始與我親近,也不像以前那麼對我的安全擔心了,整個修煉環境都得到徹底改變。一年後,我家陽台的水泥柱子、不鏽鋼欄杆和一顆葡萄樹枝上,葉子上,都開著優曇婆羅花,持續了近一個月。我知道這是師父與眾神在鼓勵和表揚我呀!我的路走正了。

後來,我和我妻子(也是大法弟子)自己開了一個公司,一年的努力後,公司的經營穩定了,月收入上萬了,我有更多的時間、精力和環境講真相了,我們也一直開導公司員工們做人做事要以真誠、善良、堅忍為指導,在講心性中去把公司發展、穩定和壯大。

兩年過後,我們的生意越來越火,講真相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