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向內找真的是法寶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借明慧網第十二屆大陸法會之際,向師尊彙報我在修煉中向內找方面的點滴體會。

看到對方的表現找自己

我家的學法小組成立好幾年了,我們幾乎每天下午都學法,上午外出講真相,幾年如一日。小組學法的人數不固定,多時十三、四個人,經常參加的有七、八個人。年齡最大的七十八歲,最小的三十幾歲。多數同修三件事都做的比較平穩、紮實。

但也有個別表現的不好的,如其中一個未婚男青年。該學員根本就不講真相,證實大法的甚麼事情基本上不做,他的表現完全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前幾年,全市多個學法小組他都跑遍了,所到之處人們都對他反感和排斥。同修聽到敲門聲,只要從門的貓眼看到是他,沒有給他開門的。後來他又來到了我家的學法組。

自從他來後,我們小組往日那種祥和寧靜的氣氛被破壞了,同修們都感到受到了干擾,都對他起了反感之心。首先他每次來我家不是敲門,而是砸門,聲音特別大,像邪惡之徒似的,砸得我們都心驚肉跳。我家對門住著一個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為了學法小組的安全和不影響鄰居們午休(中午一點三十分開始學法),我多次好聲的對他說,敲門不要聲音太大,輕輕的敲幾下我就聽見了,可他根本像沒聽見似的,照樣使勁的砸門。每次他進我家就像進了自己家一樣的隨便。其他同修進門後,都趕快坐下認真學法,而他不是,先在各個房間走走視察一遍,甚至連廁所也得進去看看;看到家中有好吃的東西,毫不客氣的抓起來就吃,有時把我給師父法像前供的水果,也不打聲招呼伸手就拿著吃了,看到飯盆裏有稀飯,拿勺子就喝起來;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就洗起來,經常洗完後不關水龍頭,等我聽到嘩嘩的流水聲時才知道他又沒有關水龍頭。他不像是來學法的,好像是故意來糟蹋我家似的。我幾次跟他講道理,他一句也聽不進去,有一次我動了氣說急了,他竟罵著我摔門而去。

小組的同修們都被干擾的無法靜心學法了,也無法忍耐下去了,有的憤憤不平的說:別的學法小組都能不要他,我們為甚麼非要他呢?不要叫他來了;有的埋怨我,說叫他來是自找麻煩。看到同修們的各種說法,我想,修煉不能就事論事,是我和同修們需要提高了。

於是,我和同修們認真學法。師尊說:「一旦這種事出現,大家都著急:為甚麼給大法弟子丟臉哪、出現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沒有想一想:我們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對了?其實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這些人、這些表現就沒有了,因為不會在大法弟子中出現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許的,誰也不敢。」[1]

師尊的法打開了我們的心結。

我用師尊的法對照自己,發現此同修多次來我家,對他的一些很隨便的行為,我表面上好像忍住了,但我內心並沒有忍住,每當聽到他敲門的聲音,心就不穩了,看不起他、反感、急躁等多種人心都出來了。我就針對這些心發正念清除,同時也不忘對那個同修發正念,清除他背後操縱他不理智的邪惡因素。此後,他再來我家時,我的心平靜了,同修們也都用法對照自己,找出了各自的執著心後正念清除。

隨著我們的變化,這個同修也變了,再來敲門時聲音不那麼大了,也不隨便走動和隨便吃喝了,也能安靜的坐在那裏認真讀法了,而且讀法的聲音也正常了,不再是過去那種讓人聽了很彆扭的南腔北調了。

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深,我真正體會到了修煉人向內找的美妙。

去怕心 學法小組堅持學法不動搖

有一次,我市有十幾名大法弟子在幾天內被610非法抓捕,家也被抄,形勢表現的很緊張。在同修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動。有同修建議我們學法小組趕快停下,理由是為我的家人著想,來學法的多名同修也都表示同意暫時停一陣子。

我想到師尊的教誨:「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當時心裏沒想其它的,只是堅持說:學法小組要堅持學法,不能停。當看到有的同修把書拿走後,才引起我的重視。我趕快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正是自己有怕心,同修們才會有這些怕的表現。發正念時求師尊幫我把怕的物質拿掉。我的心純淨了,學法小組一天也沒有停止。我們做三件事沒有受任何影響。把書拿回家的同修很快又回到了我們的學法小組。

這件事對我的啟悟也很大:如果我不及時找自己的原因,學法小組一旦解散,就不知何時才能再成立起來,這就破壞了師尊為我們安排的集體學法修煉、共同提高的好環境。學法小組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的路,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我們維護好。

向內找 老年同修的不正確狀態消失了

組內七十八歲的同修,一次下樓時不慎摔壞了腳腕,她女兒就把她送到我們的學法小組來。坐了有一個多小時,就站不起來了,也站不住了。我當時想起了師父在九三年健康博覽會上,讓學員跺腳的事情,就鼓勵老同修勇敢的站起來,跟著我一塊上廁所。從廁所出來,她的腳既不痛也不腫了,一切恢復正常。在場的同修們都目睹了這一奇事。

第二天,這位老同修來我家學法時又小便失禁了。我給她在地上鋪了一塊塑料布,等她起身走後,屋內的尿騷氣味很大,嗆得同修們都受不了,都不希望她再來學法了。面對此事,我趕快向內找自己:我有討厭老同修的心。我就引導同修一起向內找,都找到各自要去的心,發正念清除,同時求師尊加持我們,很快我們心性都提高了上來,老同修的小便失禁很快好了。

誰知沒過幾天,她又出現了嘔吐的問題,吃了就吐,渾身無力,連眼睛都睜不開的狀態。家人一定要把她送去醫院治療,老同修本人也是從醫院藥房退休的職工,這時她的心也不穩了。她問我:家人都讓我去醫院,我去不去?我認識到了這是邪惡對同修的一種迫害,我就反問她:你說你應不應去?她說我也認為不應該去。我說:要認清是舊勢力的干擾、迫害,求師尊加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走師尊安排的修煉路。

老同修放下了顧慮心,信師信法,結果時間不長就完全恢復了正常。

我非常感謝師尊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的環境,讓我們互相幫助,共同提高。現在這位老同修非常的精進,每天都在用心的做著三件事,特別是講真相一天也不耽誤,救人的數量不少。

在訴江中向內找

訴江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一個講真相救人、共同提高的好機會。開始我和同修們交流,都認識到了應該積極參與,但由於普遍存在怕心,開始都不願先出頭做。有同修跟我商量,說先幫我把我的訴狀整理出來吧。我心裏想:怕甚麼,江魔迫害我十六年了,害的我家破人亡,連孩子們的工作都受到了牽連,還不應該告它嗎?於是,我決定帶頭做。同修很快幫我整理好了對江澤民的控告狀,郵寄到北京,很快收到了兩高的簽收回執。

在我的帶動下,我們學法小組的所有同修都積極的動手寫訴狀,在短時間內都把訴狀發往兩高並都收到簽收回執。

訴狀寄出後,我發覺內心還有怕。回想自己走過的修煉路:十三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判刑迫害四年。在監獄裏,由於我堅持對大法的信仰,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內心留下了遭受殘酷迫害的陰影。於是我決心抓住這次訴江的好機會,把這個陰影徹底去掉。

在此,我也向那些被迫害曾走過彎路、至今還沒寫嚴正聲明的同修,還有那些被迫害後至今走不出來的同修講幾句心裏話:我也曾和你們一樣經歷了同樣的難關。我真正向內找時才認識到都是我沒按師尊法中的要求做好,而被邪惡鑽空子遭迫害。現在整體形勢較之前幾年寬鬆了很多,邪惡已少之又少了。現在的時間都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為的是讓大法弟子們能救更多的人。同修啊!趕快走回來吧!機緣難得,師尊在等著我們走出人來。不要給自己的生命留下永遠的遺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