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正念足 神跡顯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個不識字的老年農婦,第一次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就感到肚子裏發熱、滾燙,無比舒服,師父的法太好了,從此堅信師父,決心一修到底,脫離人世間這個苦海,跟師父回家。

修煉後,我的皮膚白裏透紅,走路生風,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無論對誰都是笑臉相迎。這期間在我身上發生了無數的神奇事,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在此只舉一例:

二零零七年臘月二十三過小年這一天,我的注意力不集中,下樓時踏空了一步,摔了下去,左腿膝蓋半月板粉碎性骨折。醫生說因年歲偏大,受傷部位又特殊,所以要臥床半年,否則,將落下終生殘疾,就只能拄著拐杖行走了。

當天夜裏,女兒陪我睡覺,照顧我。女兒一會就睡著了,我翻來覆去無法入睡,膝蓋的劇痛還比不上我心裏的痛──半年臥床不起,證實大法的事我不能做,也不能去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了,這怎麼能行?肯定不行。無論我有何種執著與漏,舊勢力都不配來干擾我、迫害我。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師父的法使我渾身一震,從裏到外從上到下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師父肯定不會讓我躺在床上,我的腿必須迅速恢復,做我該做的三件事,病床不是我呆的地方。

半夜十二點的正念發完後,我輕輕下床,穿好衣服,站在地上,打開煉功音樂,決心按師父說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2],該抻的時候抻,該彎腰「隨機下走」[3]都照做不誤。這時只聽到骨頭「喀喀」作響,我堅信師父在給我接骨療傷,而這個撕心裂肺的痛是我生生世世必須承受的一小點,而慈悲的師父給我已拿下去了很多很多。師父的承受才是巨大的。

當我煉完五套功法後,頭上熱氣騰騰,臉上的淚水和汗水合為一體,身上穿的內衣、毛衣、棉衣全都能擰出水來似的。此時我發現我的腿已經恢復正常,行走自如了!於是我洗頭洗澡將衣服洗淨晾上,又將早餐做好,吃完後發了六點鐘的正念,喊醒了女兒,告訴她我好了。

女兒原以為我發燒說胡話,看到我行動自如才相信,並高興的狂奔狂喊並到二樓喊她的哥嫂,告訴他們:媽媽好了,稀飯都煮好了。孩子們跑過來看到我的狀態都目瞪口呆了,然後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子女及親朋好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加明白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是違背天理,紛紛「三退」,作出正確的選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