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身處絕境 老人重新煉法輪功起死回生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六十歲的石秀英老太太,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被當地警察闖入家中抄家綁架,劫持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法制教育基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肉體與精神都遭殘酷迫害,全身疼痛,後動手術切掉四分之三的胃。在絕望中,她重新修大法,起死回生。

下面是石秀英自述她的遭遇: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十一時左右,在七星公安分局教導員郭玉忠的指使下,七星公安分局西城區副警長阮東帶領十幾個警察,在沒有說明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幾個警察強行把我抬起來,掰開我抓住門框和樓梯扶手的手,把我強行塞進他們帶來的警車裏,直接送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法制教育基地,同時非法對我家兩處住房進行抄家,搶劫走了大法書籍、手機、MP3、現金四百多元等私人物品,沒有任何手續,至今沒有歸還。

青龍山洗腦班主任房躍春指使,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讓我站著,七、八個人圍著我,對我進行恐嚇,欺騙,散布污衊法輪功歪理邪說,讓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寫「轉化書」,悔過書,揭批書。房躍春威脅說:你不「轉化」,我們有的是招;其他洗腦班人員說:沒把你送到監獄去,送到這裏是你萬幸;你不「轉化」你的子女就得失去工作。洗腦班人員陶華,房秀梅和一些幫教輪番對我進行威脅、誣蔑、欺騙,他們逼迫我站著從十二月二日中午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八點多,不讓睡覺,不讓吃飯。房躍春看我站的不合他們的意上來就給我一腳,協警金言鵬、周景峰就惡狠狠高喊:站好,站直。

我近六十歲的人,被強行罰站到第二天八點多,近二十個小時,在沒有睡覺,沒有吃飯的痛苦中,幾次支撐不住出現昏迷。在極度的睏乏疲勞的痛苦中,神智已經不清的情況下,洗腦班協警周景峰抓住我的胳膊,金言鵬抓住我的手,塞進我手裏一支筆,扶著我的手在紙上強行寫「轉化書」,我竭力掙脫,金言鵬就用拳頭打我有右肩膀(四天後我發現我的右肩膀黑紫)。幾番掙脫,我已無一絲力氣,他們就這樣抓住我的手寫了「轉化書」。在洗腦班裏,中共不法人員每天逼迫看誣蔑法輪功的音像,寫誣蔑法輪功的體會。在威逼、恐嚇,強行洗腦下和酷刑下,我幾乎精神崩潰,違心地出賣使我身心健康的佛法和師父,出賣了善良的同修。我身體健康情況日漸惡化,每天頭暈頭疼,胃痛不斷加劇,到青龍山醫院自費花二百七十多元醫治,但無濟於事,體重由九十多斤下降到七十多斤(回來後到醫院檢查過秤)。

經歷青龍山洗腦班四十二天的殘酷迫害後,我回到家裏,全身疼痛,胃痛,二十多天後到建三江醫院檢查是胃癌,動手術切掉四分之三的胃,我昏迷四天,二十多天無法行走,醫療費花去二萬三千多元。面對這樣的絕境,我悲觀絕望,幾次想喝藥一死了之。家裏人看著我,怕出意外。

在絕望中,我想到從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使我無病一身輕,如今是七星公安分局綁架我到青龍山洗腦班受到殘酷迫害,逼迫我放棄修煉,把我推到絕境。我跪求師父饒恕弟子的罪過,又重新修煉了法輪功,半年後我身心得到迅速的恢復。可是在二零一二年底,青龍山洗腦班主任房躍春,又威脅要我配合他們錄像,叫我不要再煉法輪功等。

在我被七星公安分局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給我身心造成巨大傷害,幾乎到了絕境,也給我的家庭造成巨大傷害和經濟損失,我的丈夫無人照料,每天只吃麵條,孤獨擔心憂慮,身心受到很大傷害。我八十多歲的父母親幾天不吃不喝,每天以淚洗面。

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對我的殘酷迫害,使我身心遭受巨大傷害,幾乎到了絕境,從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柳暗花明。法輪功修煉者按真善忍為標準做人,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根本不違反中國任何法律;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才真正違反中國法律和國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