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對外謊稱「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以「法制教育」為掩蓋,實際上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對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地進行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用高壓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放棄修煉法輪功。

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已有53人被非法拘禁被洗腦,少則數日,多則長達七個月。涉及農墾總局六個管理局,二十四農場49人,其中一名是未修煉的常人。還有非農墾,大慶石油管理局3人,雞西市1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劉淑芬、蔣欣波、項彬是冤獄期滿,由當地「610」直接從監獄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的。建三江法輪功學員石孟昌和韓淑娟夫婦、於松江等已是第二次被非法拘禁,現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一、青龍山洗腦班的酷刑

中共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不經任何司法程序把合法公民綁架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長達兩個月至六個月。毫無人性的摧殘法輪功學員的肉體:罰站,罰蹲,拳打腳踢,搧耳光,多少天晝夜不讓睡覺,火燒下巴,鐵棍打肋骨,野蠻灌食,對法輪功學員上手銬,把法輪功學員兩手分開銬在兩張床上,不能站,只能蹲著,兩個胳膊伸直,長時間抻銬致人休克。並且,恐嚇威脅,欺詐誘騙,辱罵呵斥,流氓侮辱,強行灌輸歪理邪說,逼迫長時間聽誣蔑法輪功的造謠文章,刑訊逼供法輪功學員說出所謂情況。

洗腦班惡徒

房躍春,男,58歲,青龍山洗腦班主任,兼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副局長、「610辦公室」頭目,住青龍山龍場,電話13846125557;
陶 華,女,47歲,青龍山洗腦班副主任,原青龍山幼兒園園長,住青龍山農場,電話13555430238;
房秀梅,女,44歲,負責洗腦班財務,住青龍山農場,電話13734535052;
周景峰,男,25歲左右,洗腦班人員,住青龍山農場,電話13634654646;
朱少鵬,男,25歲左右,洗腦班人員,住青龍山農場,電話0454-5700569;
金言鵬,男,25歲左右,洗腦班人員,住青龍山農場,電話15145444141,18245429966。

不讓睡覺

◇據於松江回憶當時的情況:「金言鵬用牙籤支著我的眼皮,我自禁地閉了一下眼睛,牙籤折了。盛樹森這時進來叫喊著:‘不能叫他睡覺,今天就是不能讓他睡,不寫就不許休息。’五常來的莫振山(五常市‘610’副主任,五常洗腦班積極參與迫害者)也說:‘不能讓他休息。’盛、莫叫幾個人打開手機放音樂。莫來到我的面前說:‘小於子,你寫了三書就可以回去了。不然你是過不去的,就得判刑。’這一夜我被迫害休克了三次。」

酷刑演示:支起眼皮不讓睡覺
酷刑演示:支起眼皮不讓睡覺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點多鐘,郭樹岩被送進這個黑窩後,就被隔離關禁閉,強制「轉化」(放棄信仰,不煉法輪功),並軟硬兼施,有兩三個邪徒看著,不讓睡覺,一閉眼睛就捶醒,遭受身心折磨,讓人承受極限,整天逼看誣蔑法輪功的光盤,硬往腦子裏灌邪黨的歪理邪說,到第五天晚上的九點多鐘,郭樹岩要睡覺,惡徒們不讓睡,找來三、四個力壯的幫兇推搡他,並恐嚇威脅說:「你要不‘轉化’,給你送監獄裏去。」

青龍山洗腦班的主任房躍春,為了不讓霍金平睡覺,用手猛勁摳霍金平的眼睛。他們強迫霍金平蹲著,直到大約半夜十一、二點鐘, 警察中午不讓霍金平睡覺,晚上也不讓睡覺。

房躍春唆使邪悟者和洗腦班做「轉化」的人不讓霍金平睡覺。霍金平白天被逼著灌輸洗腦,晚上也不能睡覺。第一次警察周景峰陪著,金言鵬在監控室裏監看,連續三天二宿沒讓霍金平睡覺。

拳打腳踢

◇五月一日中午,青龍山洗腦班警察金言鵬找碴打霍金平,當時就把霍金平打吐了,當時霍金平已絕食近兩月,身體非常虛弱。 五月三日從中午到晚上,金言鵬又像被魔鬼附體似的,瘋了一樣往死裏打霍金平,拳打腳踹,不分部位,一個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來用腳踹,連續打了一個多小時。

五月三日從中午到晚上,金言鵬又瘋了一樣往死裏毒打霍金平,拳打腳踹,不分部位,一個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來用腳踹。連續打了一個多小時。

五月十九日,金言鵬又瘋狂暴打霍金平,往死裏打,周景峰也上來幫著打。霍金平的尾椎骨被踢壞了,被打得渾身完全動不了。金言鵬邊打還揚言說:「我打你我不累呀?領導說了,你欠收拾,領導發話了,我們就得收拾你。」

五月二十三日,金言鵬和周景峰事先預謀好來勢洶洶,這次他們兩人勾結起來同時對霍金平行惡,二人同時出手,失去人性的兇狠殘暴。二人同時前後夾擊,同時踹霍金平身體的同一部位,他們同時後退幾十步,又同時起腳向前跑,猛踹霍金平的身體,當時霍金平五臟六腑被震得撕心裂肺的痛苦。第二天霍金平翻身也翻不了,褲子也穿不上了,腿腫的老粗。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青龍山農場黑監獄洗腦班迫害。洗腦班頭目盛樹森和幾個協警輪番打於松江六、七十個嘴巴子,於松江的臉被打得變形;盛樹森等人用皮帶狠抽於松江後背幾十下後,又騎在他的背上像騎馬似的上下不停使勁顛。

野蠻灌食

◇霍金平從被綁架後,一直絕食抗議無理綁架。青龍山洗腦班就強制給霍金平插管。一根管子插兩個月,從不往下拔,二個月更換一次管,六個月換了三根管,每天灌五遍食。九月二十一日,霍金平在青龍山絕食已六個月,胃被插壞了,每時每刻疼痛難忍,彎腰近九十度,行走非常艱難,扶著東西才能勉強挪步。霍金平的生命已危在旦夕,直到十月二日,奄奄一息的霍金平才得以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侯華被857農場分局宋大龍等五個警察抄家、勒索、綁架到洗腦班,侯華絕食多日,天天被野蠻灌食。

酷刑

◇孟繁荔被綁架的第七天他們開始使用酷刑。大白天,關著門,拉上窗簾,他們強迫孟繁荔蹲著,到晚上孟繁荔被迫害得雙腿酸痛。兩個打手把她架到沒人的大廳,把她雙手戴上手銬,分別銬在兩個椅子上,椅子上坐著人,將椅子使勁抻到極限,強迫她蹲著。打手們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來,還不時活動她的雙手,讓手銬扣的更緊,孟繁荔感到心臟像要撕裂般的疼痛,雙手被手銬勒得麻木、劇痛、血壓急劇升高,雙腿酸痛,酷刑持續了幾個小時。

抻刑

◇在洗腦班期間,陳敏抵制邪惡,他們就把陳敏銬在鐵床上半個多月,放下來後,他們強迫陳敏在「三書」上簽字。陳敏還是抵制邪惡的要求,他們又給陳敏戴上鐵銬子把雙手抻開銬在兩邊的床上,這種酷刑是讓受害人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有的警察還坐在受害人的身上。

青龍山洗腦班惡徒們連續給陳敏上抻刑三次,鐵銬子都勒進肉裏去了,鑽心地疼,大滴的汗珠從臉上往下淌。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的張喜增,在工作時被警察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後,在洗腦班主任房躍春指使下,多名警察對其使用「抻銬」 酷刑,警察時不時掀開他的衣服,用棍子敲打他兩肋。張喜增被銬十多個小時,疼痛難忍。

◇在青龍山洗腦班,房躍春叫來兩個打手,一個叫金言鵬,一個叫周景峰,他們倆將吳東升拖到另一間屋子裏,將吳東升的兩手向兩邊抻直,然後用手銬銬在兩邊的鐵床沿上,還要向兩邊抻,讓你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所有受過這種酷刑的人,都是無法承受的住。時間長了手銬越拽越緊,勒進肉裏,勒破皮,勒出血,疼痛難忍。兩腿蹲時間長了腫脹、麻木,胃裏翻江倒海,噁心要吐,甚至有的人多次昏死過去。

「蹲銬」酷刑

◇惡人金言鵬、周景峰、在「610」主任房躍春的指揮下,對劉讓英實施「蹲銬」酷刑。把劉讓英的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頭,把兩張床拉開,兩手抻直,兩腿蹲著,站不起來,坐不下。在洗腦班被迫害的日子是那麼令人恐怖無助,猶如在地獄一般的痛苦絕望,劉讓英甚至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火烤下顎

◇有一次晚上停電了,吊瓶打空了也不知道,打滾針了,霍金平的胳膊腫有腿那麼粗。這時青龍山洗腦班做飯的看停電了,假裝來關心,以嘮嗑的方式糾纏霍金平,還是不讓其睡覺。隨後又拿蠟燭的火苗烤霍金平的下巴頦,霍金平的下巴頦被烤焦,皮膚灼傷後落下了疤痕。

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下午,黑龍江省建三江前進農場「610」頭目石平帶著二十多個警察,將孟憲傑強行關進拘留所。孟憲傑一直抽搐,不能進食,晚上值班警察專門住在監號看著,一休克就掐人中,人中那拇指肚大小皮肉被按沒了。九天後,石平不僅沒有放人,竟帶著醫生(怕中途出事)把一直臥床不起的孟憲傑送到青龍山洗腦班繼續迫害。到洗腦班後,孟憲傑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致使孟憲傑口吐鮮血。孟憲傑被抬回家後,數月不能起床,全身疼痛,一動就抽搐昏厥。

◇二零一零年四月24日,潘淑榮正在店裏賣貨時被不法警察欺騙、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到洗腦班後,潘淑榮開始絕食抗議綁架關押,絕食到第五天的時候,身體就很虛弱了。洗腦班怕出危險,青龍山政法委書記王淼溪等,還有一個醫生,說,不吃飯就給你強行灌食,灌食可是很痛苦的。王又說,得給她打針。潘淑榮說我不打,王說,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就把你綁起來扎。也不知道他們給潘淑榮用的甚麼藥,打完之後,小便一直不太通暢。

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出病症

在殘酷的摧殘下,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出病症。

◇法輪功學員倪德財被迫害得時常咳嗽,吐出的唾液裏有血,到醫院檢查是肺結核。

◇石秀英胃疼劇烈,兩個多月出來後經醫院檢查是胃癌,動手術切掉胃的四分之三。

◇姜志慧驗出四個加號的糖尿病。

很多法輪功學員從青龍山洗腦班回來後,疾病纏身,痛不欲生,生活難以自理。幾乎每個被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出現精神頹廢,意志消沉,心情煩亂,甚至神智恍惚的現象。

家屬看望也遭非法拘禁洗腦

◇張喜增的妻、女兒前去洗腦班看望,其妻張麗華也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裏,兩個月後被逼迫「轉化」才被釋放。

◇創業農場法輪功學員徐海泉看望被非法關押在青龍山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房躍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青龍山洗腦班,兩個月後才被釋放,還逼迫徐海泉家裏交了兩萬元錢做洗腦班的費用。

◇趙長海被劫持到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迫害。妻子王岩(未修煉法輪功)擔心丈夫遭到迫害,也跟隨一同前往,結果也被關進洗腦班,鎖在大鐵門屋裏。夫婦倆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後才被放回家。

冤獄期滿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黑龍江建三江管局前進農場中學教師蔣欣波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結束冤獄,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出獄當天上午,遭建三江前進農場女政法委書記李俊立、公安局長王利、「610」主任石平等八人綁架,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眾多家屬沒有見上一面。被迫害近兩個月後,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回到家中。

◇項彬,居住在雞西市恒山區大恒山礦工農委九組。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恒山區法院枉判四年刑。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在佳木斯監獄冤獄期滿,由當地「610」直接從監獄,一直將項彬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的。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項彬從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是大慶法輪功學員劉淑芬十一年冤獄期滿的日子。當日零點,石油公司「610」頭子劉希平、鴻運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副經理張華等六人,趁夜深人靜,偷偷將劉淑芬從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劫持到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在青龍山洗腦班被強制不讓睡覺和罰站。

二、被建三江分局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匯總

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已非法拘禁有53人,少則數日,多則長達七個月。涉及農墾總局六個管理局,二十四農場49人,其中一名是未修煉的常人。還有非農墾,大慶石油管理局3人,雞西市1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劉淑芬、蔣欣波、項彬是冤獄期滿,由當地「610」直接從監獄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的。建三江法輪功學員石孟昌和韓淑娟夫婦、於松江等已是第二次被非法拘禁,現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以下各管理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建三江管理局二十六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七點多鐘,石孟昌和韓淑娟夫婦被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的袁新堯、孟繁華等綁架,二十一日,被送到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在五常市洗腦班,惡徒見石孟昌還不寫「轉化書」,四個人蜂擁而上,電棍閃著藍光,搧嘴巴子、拽著胳膊、把頭按在桌子上,把筆強行塞到指縫裏,強制寫「轉化書」。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點左右,建三江大法弟子石孟昌和韓淑娟,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在家中綁架,說是黑龍江農墾總局「點名」送到青龍山洗腦班。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裏面,如今石孟昌身體虛弱,呈現腦血栓症狀。

◇建三江管理局前進農場的法輪功學員於松江,因聘請律師控告青龍山洗腦班對他的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再次被前進農場公安局警察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


於松江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青龍山農場黑監獄洗腦班迫害。洗腦班頭目盛樹森和幾個協警輪番打於松江六、七十個嘴巴子,於松江的臉被打的變形;盛樹森等人用皮帶狠抽於松江後背幾十下後,又騎在他的背上像騎馬似的上下不停使勁顛;還把於松江雙手分開拉直銬在兩個鐵床頭底邊的橫樑上,強行摁蹲下,繼續打罵十幾個小時,於松江昏死過去就用涼水澆醒,一夜的酷刑折磨,於松江昏死過去三次,醒來時滿臉是水,雙眼疼痛的睜不開,打手金言鵬用牙籤支著他的眼皮,兩個手腕被手銬勒的血跡斑斑,露出了骨頭。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於松江回家,經歷了三個月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實在無法承受,違心妥協了。導致他回家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都處於一種精神異常和靈魂扭曲的心理狀態。後來他重新修煉法輪功,才逐漸恢復正常。為了讓更多的世人了解青龍山洗腦班的迫害黑幕,不再被毒害,於松江聘請了正義律師揭洗腦班黑幕。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早六點左右,前進農場公安局警察將於松江從家中綁架,逼迫他辭退律師,並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遭到於松江拒絕後,警察再次將於松江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下午,黑龍江省建三江前進農場「610」頭目石平帶著二十多個警察,將孟憲傑強行關進拘留所。孟憲傑一直抽搐,不能進食,晚上值班警察專門住在監號看著,一休克就掐人中,人中那拇指肚大小皮肉被掐沒了。九天後,石平不僅沒有放人,竟帶著醫生(怕中途出事)把一直臥床不起的孟憲傑送到青龍山洗腦班繼續迫害。到洗腦班後,孟憲傑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致使孟憲傑口吐鮮血。孟憲傑被抬回家後,數月不能起床,全身疼痛,一動就抽搐昏厥。

◇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在建三江農墾分局政法委,「610」指使下,前進農場公安分局綁架了前進農場法輪功學員於松江、潘淑蓉、李景芬,後劫持到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洗腦班迫害。七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潘淑榮正在店裏賣貨時被不法警察欺騙、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到洗腦班後,潘淑榮開始絕食抗議綁架關押,絕食到第五天的時候,身體就很虛弱了。洗腦班怕出危險,青龍山政法委書記王淼溪等,還有一個醫生,說,不吃飯就給你強行灌食,灌食可是很痛苦的。王又說,得給她打針。潘淑榮說我不打,王說,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就把你綁起來扎。也不知道他們給潘淑榮用的甚麼藥,打完之後,小便一直不太通暢。

潘淑榮訴述其經歷說:「盛樹森這個老流氓進來就掐了我耳朵一下,我啊地大叫一聲,他嚇得趕快出去了,在這之前還掐過我臉兩次,還有一次,我正在擦玻璃,他進來摸我的腿,這個流氓不只對我這樣,對和我一起被關的李景芬,宋玉紅也一樣,這個流氓下流地對我們說,你不「轉化」就給你內陋──扒光你的衣服,叫老光棍強姦你,摸李景芬的大腿,不止一次的摸宋玉紅頭髮和臉,我們每個人都不敢單獨一個人在屋,精神和身體都受到極大的傷害。」

潘淑榮一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才被放回家,到這次截止,潘淑榮前後五次遭到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每一次家人也都受到了極大的痛苦和傷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趙鳳榮、張喜增、鄭傑被當地公安警察綁架、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張喜增在工作時被警察綁架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後,在洗腦班主任房躍春指揮下,多名警察強行給戴上手銬,銬在身體兩側床上,站不起來又坐不下去,警察時不時掀開衣服,露出前胸,用棍子敲打兩肋,被銬十多個小時,疼痛難忍。張喜增的妻、女前去洗腦班看望,其妻張麗華也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裏,兩個月後被逼迫「轉化」才被釋放。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七星維穩辦李旭東和多名警察去曹秀芳家,見無人在家,遂找到她家人,誘騙家人給曹秀芳打電話說警察讓去公安局一趟,曹秀芳去後被綁架到建三江青龍山「法制培訓基地」,實為侵犯公民人身和信仰權利的洗腦班。曹秀芳多次被綁架洗腦。二零零七年七月,心連心藝術團來建三江演出期間被綁架、關押到洗腦基地;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下午五點多,曹秀芳被誘騙綁架到七星洗腦班。

◇管局水稻辦張豔秋,家住在建三江局質監局樓,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張豔秋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奧運會前期,建三江農墾分局公安指使七星農場公安局警察將張豔秋劫持到七星洗腦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下午,張豔秋再一次被警察綁架到七星農場洗腦班。

◇石秀英, 女,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59歲,原國營商店退休職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2日被當地警察闖進家中抄家綁架,強行抬走。在青龍山洗腦班這個人間地獄摧殘下,石秀英胃疼劇烈,兩個多月出來後經醫院檢查是胃癌,動手術切掉胃的四分之三。

◇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黑龍江建三江前鋒農場4隊法輪功學員茆澤芬被當地警察綁架、現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

◇郝春英, 女,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農場,二零一一年一月8日被綁架。

◇ 二零一一年一月16日,黑龍江省建三江創業農場法輪功學員齊春霞遭警察綁架、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基地迫害。

◇包華芝, 女,建三江管理局前鋒農場,二零一一年三月被綁架,被「轉化」後做幫教,「轉化」他人。

◇電業局職工法輪功學員李軍女士,年齡約四十六、七歲,三月十一日被七星公安分局綁架後,劫持到青龍山洗腦迫害。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黑龍江省建三江前哨農場一唐姓鍋爐工被前哨公安分局的警察綁架。黑龍江省建三江管局前哨公安分局的警察去他曾經的住處非法搜查。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前鋒農場職工、法輪功學員於曉燕在烤鴨店上班時,被一幫不認識的警察伙同前鋒農場公安分局警察強行綁架。當時,周圍很多百姓制止他們的惡行,都知法輪功學員於曉燕是好人,僵持很長時間,還是被這幫土匪式的便衣警察劫走,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 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下午三點左右,建三江法輪功學員李延香在當地火車站廣場講真相,被不明真相世人舉報,遭警察綁架。四點左右,警察去李延香的兒子家抄家,拿走筆記本電腦等一些私人物品。隨後,李延香被劫持到建三江管理局前進農場的拘留所數日,七月十日,又被警察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創業農場法輪功學員徐海泉看望被非法關押在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七月25日,房躍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青龍山洗腦班,兩個月後才被釋放,還逼迫徐海泉家裏交了兩萬元錢做洗腦班的費用。

◇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八五九農場公安分局警察把法輪功學員彭曉孟和一位高姓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高姓法輪功學員五天後回家

◇黑龍江建三江管局前進農場中學教師蔣欣波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結束冤獄,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出獄當天上午,遭建三江前進農場女政法委書記李俊立、公安局長王利、「610」主任石平等八人綁架,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眾多家屬沒有見上一面。被迫害近兩個月後,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回到家中。

◇張春梅 女(建三江管理局859農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被綁架。

牡丹江管理局八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陳敏,40歲左右,八一農墾大學校醫,家住密山雙河農場。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早六點半多鐘,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在密山留守處的朱淑傑和大慶市八一農墾大學公安局的張玉清到法輪功學員陳敏家,讓陳敏跟他們到公安局去一趟,陳敏不去,朱淑傑出去把楊殿國找來,強行把陳敏從家中綁架走,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三個半月,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回到家中。

在洗腦班期間:陳敏抵制邪惡,他們就把陳敏銬在鐵床上半個多月,放下來後,他們強迫陳敏在三書上簽字。陳敏還是抵制邪惡的要求,他們又給陳敏戴上鐵銬子把雙手抻開銬在兩邊的床上,這種酷刑是讓受害人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有的警察還坐在受害人的身上。

洗腦班惡徒們連續給陳敏上抻刑三次,鐵銬子都勒進肉裏去了,鑽心地疼,大滴的汗珠從臉上往下淌,陳敏在酷刑的逼迫下,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三書」。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陳敏被牡丹江農墾分局農大社區伙同密山火車站派出所非法把其劫持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迫害,已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回家。

◇於國榮,牡丹江管理局8510農場。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上午九點,雞東縣八五一零農場公安局「610」警察盧偉斌帶領幾個便衣突然間闖入法輪功學員於國榮家中,強行綁架了於國榮,連鞋和外褲都沒讓她穿,強行拖到車上,直接劫持到建三江洗腦班迫害。

◇周桂榮,女,今年五十八歲,中專畢業,機關職員,國家幹部,黑龍江省海林市海林農場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周桂榮被綁架,二十九日就被送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牡丹江管理局856農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倪德財、李淑香夫婦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侯華,女,四十多歲,家住黑龍江牡丹江管理局八五七農場(密山市地界),二零一二年 六月十六日,被857農場分局宋大龍等五個警察抄家、勒索、綁架到洗腦班,侯華絕食多日,天天被野蠻灌食。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上午,黑龍江省密山市法輪功學員張鳳榮在上班的路上,被黑龍江省密山市8511農場警察綁架,當天警察把張鳳榮劫持到建三江農管局青龍山農場洗腦班迫害。

◇宋玉紅,女,牡丹江管理局慶豐農場,二零一零年四月被綁架,被「轉化」後做幫教,「轉化」迫害他人。

寶泉嶺管理局六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陳冬梅女士出生於一九六九年一月六日,今年四十四歲。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中午,被湯原農場「610」王東和陳小平綁架到幾百公里以外的青龍山洗腦班。在接下來的八十一天裏,陳冬梅女士真正體驗到了中共剝奪人精神信仰的惡毒,生不如死的真實體驗,她和她的家人、親屬都承受了身心的煎熬。


陳冬梅

◇黑龍江省寶泉嶺管理局共青農場法輪功學員劉海濱是一個修理油泵的個體戶,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早六點三十分左右,被寶泉嶺「610」惡徒從家裏強行綁架到建三江管局洗腦班迫害。

◇劉文章,寶泉嶺管理局共青農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綁架至建三江管局洗腦班迫害。

◇寶泉嶺管理局共青農場張愛珍和姜志慧,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綁架。青龍山洗腦班和農場系統欺騙法輪功學員家屬,說:「送洗腦班就可以不被勞教,判刑」。有不明真相的家屬為了讓學員不被勞教、判刑,自己掏錢把家人送到這個人間地獄──「青龍山洗腦班」。寶泉嶺的姜志慧和張愛珍就是在家人被欺騙的情況下被送到洗腦班的。

◇ 寶泉嶺管理局景麗俊,二零一二年六月28日,被寶泉嶺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劉建國、派出所警察李濤、姓華的警察等綁架。

紅興隆管理局五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黑龍江佳木斯市看守所將法輪功學員霍金平秘密送往青龍山洗腦班實施迫害。在青龍山洗腦班,主任房躍春為了不讓霍金平睡覺,用手猛勁摳霍金平的眼睛。青龍山洗腦班做飯的,拿蠟燭的火苗烤霍金平的下巴頦,霍金平的下巴頦被烤焦,皮膚灼傷後落下了疤痕。

五月一日中午,青龍山洗腦班警察金言鵬找碴打了霍金平幾拳,當時就把霍金平打吐了,因為霍金平已絕食近兩月,身體非常虛弱。 五月三日從中午到晚上,金言鵬又像被魔鬼附體似的,瘋了一樣往死裏打霍金平,拳打腳踹,不分部位,一個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來用腳踹,連續打了一個多小時。

五月二十三日,金言鵬和周景峰事先預謀好來勢洶洶,這次他們兩人勾結起來同時對霍金平行惡,二人同時出手,失去人性的兇狠殘暴。二人同時前後夾擊,同時踹霍金平身體的同一部位,他們同時後退幾十步,又同時起腳向前跑,猛踹霍金平的身體,當時霍金平五臟六腑被震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第二天霍金平翻身也翻不了,褲子也穿不上了,腿腫的老粗。

霍金平從被綁架後,一直絕食抗議無理綁架。青龍山洗腦班就強制給霍金平插管。一根管子插兩個月,從不往下拔,二個月更換一次管,六個月換了三根管,每天灌五遍食。霍金平瘦的皮包骨,僅有七、八十斤,已沒人樣了。而且他的口腔全部潰爛,咳嗽的厲害,舌頭都爛了。

九月二十一日,霍金平在青龍山絕食已六個月,胃被插壞了,每時每刻疼痛難忍,彎腰近九十度,行走非常艱難,扶著東西才能勉強挪步。霍金平的生命已危在旦夕,直到十月二日,奄奄一息的霍金平才得以回家。

◇ 吳東升,女,紅興隆管理局五九七農場。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早晨七點多,政法委書記陳建福、楊樹林、原總場七連高書記把吳東升綁架到建三江七星農場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兩年多。二零一一年十月10日,吳東升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兩個月。


吳東升

在青龍山洗腦班,房躍春叫來兩個打手,一個叫金言鵬,一個叫周景峰,他們倆將吳東升拖到另一間屋子裏,將吳東升的兩手向兩邊抻直,然後用手銬銬在兩邊的鐵床沿上,還要向兩邊抻,讓你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所有受過這種酷刑的人,都是無法承受的住。時間長了手銬越拽越緊,勒進肉裏,勒破皮,勒出血,疼痛難忍。兩腿蹲時間長了腫脹、麻木,胃裏翻江倒海,噁心要吐,甚至有的人多次昏死過去。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孟繁荔在家中突然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在洗腦班,兩個打手把她架到沒人的大廳,把她雙手戴上手銬,分別銬在兩個椅子上,椅子上坐著人,將椅子使勁抻到極限,強迫她蹲著。打手們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來,還不時活動她的雙手,讓手銬扣的更緊,孟繁荔感到心臟像要撕裂般的疼痛,雙手被手銬勒得麻木、劇痛、血壓急劇升高,雙腿酸痛。

'孟繁荔'
孟繁荔

◇劉讓英,紅興隆管理局852農場第七隊,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被綁架。劉讓英為抵制這種非法行徑,不得已絕食反迫害。協警金言鵬對她一陣拳打,晚上不讓她睡覺,整天站著,直到站不住為止。惡人金言鵬、周景峰、在「610」主任房躍春的指揮下,對劉讓英實施「蹲銬」酷刑。把劉讓英的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頭,把兩張床拉開,兩手抻直,兩腿蹲著,站不起來,坐不下。

◇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黑龍江省樺川縣江川農場法輪功學員段有香被一幫公安 警察綁架,被送到青龍山洗腦班迫害。

齊齊哈爾管理局三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丁慧君:女,齊齊哈爾管理局克山農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15日在哈爾濱女兒家看孩子,被克山農場政法委、警察和社區七人竄到哈爾濱在丁慧君女兒家中被綁架。七人分別是:程興業、徐發、李新國、張瑋、李朋、張彩紅、楊繼偉。16日被劫持到青龍山農場洗腦班,而且還強迫每月交兩萬元的「生活費」。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清晨五點,黑龍江農墾查哈陽農場「610」主任魏志學帶領兩名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趙長海的家,要強行綁架趙長海。面對強盜般的警察,趙長海的妻子王岩(未修煉法輪功)在喝令警察退出自家無效的情況下,忍無可忍,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舉起菜刀橫在自己脖子上。警察被迫退到門外。警察圍困趙長海家長達四十八小時,後於十月十四日早五點,再次闖入趙長海家,非法抄家,並把趙長海劫持到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迫害。妻子王岩擔心丈夫遭到迫害,也跟隨一同前往,結果也被關進洗腦班,鎖在大鐵門屋裏。夫婦倆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後才被放回家。

北安管理局一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九月,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北安分局紅色邊疆農場公安局又將王香蘭老人的兒子法輪功學員楊福義強行綁架、劫持至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農場洗腦班迫害近三個月。

大慶石油管理局三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郭樹岩,今年四十八歲,面相誠實憨厚,畢業於東北石油學院,原任採油十廠機關幹部。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點多鐘,郭樹岩被送進這個黑窩後,就被隔離關禁閉,強制「轉化」(放棄信仰,不煉法輪功),並軟硬兼施,有兩三個邪徒看著,不讓睡覺,一閉眼睛就捶醒,遭受身心折磨,讓人承受極限,整天逼看誣蔑法輪功的光盤,硬往腦子裏灌邪黨的歪理邪說,到第五天晚上的九點多鐘,郭樹岩要睡覺,惡徒們不讓睡,郭樹岩抗議說:「都九點多了還不讓睡」。他們便找來三、四個力壯的幫兇推搡他,並恐嚇威脅說:「你要不‘轉化’,給你送監獄裏去。」郭樹岩說:「我咋的了,做好人還有罪了?」

◇大慶電力集團供電公司龍南分公司職工、法輪大法學員石晶女士,於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八點多在單位上班時被綁架。經多方打聽,一週後才知道被綁架到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石晶女士一直絕食抗議,生命危在旦夕。可是單位至今還矇騙家人,說不知去向。


石晶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是大慶法輪功學員劉淑芬十一年冤獄期滿的日子。當日零點,石油公司「610」頭子劉希平、鴻運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副經理張華等六人,趁夜深人靜,偷偷將劉淑芬從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劫持到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在青龍山洗腦班被強制不讓睡覺和罰站。


劉淑芬

雞西市一人被關青龍山洗腦班

◇項彬,居住在雞西市恒山區大恒山礦工農委九組。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恒山區法院枉判四年刑。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在佳木斯監獄冤獄期滿,由當地「610」直接從監獄,一直將項彬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的。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項彬從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