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太的呼籲:還我兒子、媳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叫王慶榮,老家山東,1934年生。八十歲的人了,圖個啥,就想著天天能和孩子們在一起,看到孩子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這心裏就舒坦!踏實!可就這點小小的念想兒,現如今卻成了奢望。

王慶榮
八旬老太王慶榮

我和老伴已經快四個月沒見到兒子和媳婦了!我就咋也想不通,好好的孩子,說抓走就給抓走了,俺們惹著誰了?傷著誰了?押到一個說是叫甚麼(黑龍江建三江)青龍山的洗腦班。

哪個朝代都得有王法呀,可現在想要找個說理的地兒都找不著。我呀,想兒子,想媳婦,想得睡不著覺,也吃不下飯。尋思著找個能管這個事的官兒說說這事兒,可找誰都不管!我就琢磨著還是找咱老百姓啊,老百姓最能說公道話了!要是你家有親戚、朋友啥的能幫上忙的,就替我老太太說句話,我先代老伴兒和全家謝謝大家了!

回頭想想俺和老伴兒這一生啊,把自個兒愣是耗到這荒草甸子上了,1958年俺們來到這兒時,就只有2棟草房兒,看不見人家兒。這幾十年過去了,現如今這熱鬧,看得俺們心裏亮堂,因為那裏有俺們的血汗啊!我和老伴也有了4代人,兒孫滿堂。

可這過日子,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也不例外。大兒子叫石孟昌,兒媳叫韓淑娟,兩個都是62年生,這小倆口結了婚經常吵架、打架,摔東西。我這心裏急呀,管也沒用,有那麼幾年突然這倆口不吵了,我還納悶兒,問問才知道聽說是煉法輪功,做好人,對誰都好,就為他人著想,倆口兒不打架了,我這樂呀,感情兒還有這能斷家務事的功法,我少操多少心哪?孩子們對我也更孝順了。

這好事兒成雙,不打架啊,俺就樂得夠嗆。俺兒子一直有個愛掉下巴的毛病,到哪兒找大夫看都說沒法兒治,可這一煉功,下巴也不掉了!俺那時也有胃下垂的毛病,吃飯的時候要解開褲腰帶吃飯,要不吃的東西就下去的不順暢。看兒子好了,我也跟著煉,沒多長時間,胃下垂好了。心裏這個高興啊,全家日子過得美滋滋的。

但是,就從1999年7月以後,俺這一家人的安寧就沒了,說是不讓煉法輪功了。俺們就解不開這個事兒,這麼好的功怎麼就不讓煉了呢?又讓人體格兒好,又讓人心眼兒好,上哪兒找去呀?說是江澤民等一些人有權不讓煉。俺們就想,這些人肯定是不知道啊,得去告訴他們一聲兒。兒子和兒媳就去找這些官兒去反映事兒了,想告訴他們一聲兒。可就這一告訴就災禍來了,兒子媳婦多次被沒來由的關押、勞教、判刑,加在一起長達8年多,每次被那些不知理的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俺就苦苦的去找當官的,8年來,差不多天天以淚洗面,這眼淚也不知流了多少……

2013年9月23日9點多鐘,又一次禍來了,10多名警察把我兒子家的前門和後門都圍住,派出所的李旭東、郭庭竣、劉言等砸開房門,5、6個警察把媳婦韓淑娟拖拽到門外,然後把韓的頭按在地上,揪起頭髮、扯起她的胳膊和腿倒空著將其拋到警車裏,緊接著又用同樣手段把俺兒子石孟昌抬出門拋擲在車內,揚長而去,兒媳的一隻鞋丟在大門外。整個過程沒出示任何證件,沒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續,連個因由也沒有告訴親屬,當天送到青龍山洗腦班非法關押,時至今日,青龍山洗腦班沒有提供任何法律文件給我們,只是聲稱在對他們進行強制轉化。我的兒子已五十多歲了,也是上了年紀的人,兒子嘴歪、說話口齒不清、半身麻木,身子骨瘦,去看他時,精神狀態不好,身體已瘦得不到90斤,老太太我很擔心他倆的身體。

最近我聘請了律師,我和親屬和律師11月14日去青龍山洗腦班,要求接見兒子。結果這最基本的要求都達不到,律師也沒有看到我的兒子。我們就站在門口隔著大院向兒子喊話,律師喊話告訴我兒:你沒有犯罪,是房躍春在犯罪。喊話持續了2個小時。第二天和律師到建三江檢察院遞交了「刑事控告狀」。依法要求檢察院調查參與綁架到關押一系列違法犯罪的犯罪嫌疑人14人。馬檢察官做了相關筆錄,並說要往上報告。

12月5日,律師再次來到青龍山洗腦班,發現洗腦班掛的大牌子已沒有了。可還是沒讓律師和家屬見到我的兒子。到檢察院後,發現檢察院沒有調查立即制止犯罪行為,律師再次要求檢察院立即去制止犯罪。

2014年1月2日,共十四位當事人及家屬和梁小軍、趙永林、黎雄兵、王全璋四名正義律師去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分院控告青龍山洗腦班「非法拘禁」和「建三江檢察院不作為」。主管控訴的檢察長錢之珉接待了律師來訪,律師提醒錢檢察長有三名被害人目前仍處於被非法關押狀態,犯罪正在持續中……,下午1點,檢察院胡檢察官依次接待了14名控告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遞交了控訴青龍山洗腦班的材料。

如今臨近過年,俺更想兒子和媳婦,俺希望能和兒子媳婦過個團圓年,不再分開。俺聽說那個洗腦班,誰進去了都得扒層皮。你說俺能不惦記嗎?自從得知他倆口被非法關押後,俺吃不好睡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他倆在裏面會受啥樣的苦與折磨。洗腦班要把一個修心向善的好人轉化到哪兒去呢?信仰「真善忍」也有罪嗎?

如今,聽說勞教制度被廢除了,好啊,我知道那個地方禍害人,兒子在那裏沒少遭罪。而且說中共「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被「雙規」, 周永康已經被控制起來。政法委出台的一個文件,叫作《公檢法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其中提到「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對於刑訊逼供、暴力取證、隱匿偽造證據等行為,要依法嚴肅查處」。這不是很明顯地衝著曾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這些人來的嗎?

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佛法,已經弘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同祖同宗的香港和台灣修煉法輪佛法都是合法的。我琢磨著中國有一天也會那樣,法制會不斷地健全,當官的都能維護社會公正、老百姓們的利益,類似我兒子這樣的人間悲劇不會再發生。

俺想啊,這下可好了,這國家可幹點正事,但我卻沒想到兒子、兒媳又被非法關進了洗腦班。我希望咱老百姓和那些父母官們能聽聽我這個八旬老人的心裏話,了解我兒子、兒媳的冤情,維護正義與良知,造福於一方百姓。

石孟昌的老母親
2014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