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幹部和妻子在青龍山洗腦班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趙長海,男,六十三歲,曾任查哈陽農場某分場領導幹部。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召開的前夕,早晨五點,農場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魏志學帶領兩名警察強行闖入趙長海家,無任何法律手續實施綁架,欺騙說到建三江青龍山辦三天學習班就回來。

趙長海的妻子王岩(未修煉)見此狀衝到門口擋住他們,問他們:為啥抓人,我丈夫犯了甚麼法。魏志學說我們不是抓人,是辦學習班。說著他們還強行往屋裏闖,王岩見此狀憤怒的拿起了菜刀橫在自己的脖子上說:「你們敢進來我就橫屍在這。」這才阻止了他們。門是關上了,可是外面又來了幾個警察把趙長海家前後都圍住了,沒想到趙長海竟在他們眼皮底下走脫了,他們全都慌了神,查哈陽所有路口都設立路卡進行盤查。

農墾嫩江局政法委書記韓發、副書記張福斌是迫害的主謀。他們與查哈陽農場黨委書記郭進、政法委書記六一零主任魏志學共同策劃,在主人不在家的情況下,砸開窗戶把趙長海的家給抄了,把所有財物、首飾、電腦、大法書籍洗劫一空,包括家裏僅存的兩千多元打工錢也偷走。農場黨委書記郭進政法委遲書記六一零主任魏志學聯合找王岩談條件,只要趙長海回來,甚麼條件都答應。王岩痛訴了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並提出要求:一,退回所有被抄物品及財物書籍。二,賠償一萬元精神損失費,三,離崗期間工資照開(趙長海因修煉法輪功曾被勞教判刑,被開除公職在某單位幹臨時工)。此外,王岩怕丈夫遭受迫害,要求陪同一起前往青龍山,要求安排人給看家。他們都答應並簽了協議書。就這樣趙長海夫婦在十月十四日早被兩台車押送到兩千里外的青龍山洗腦班,分別被鎖進大鐵門裏,失去了自由。

在青龍山洗腦班,王岩雖然不煉法輪功,卻同樣被非法監禁,趙長海向洗腦班頭目房躍春提出還王岩自由,房躍春威脅說:「只要來到這裏都按法輪功處理,這地方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不簽三書誰都別想回去。我們有的是辦法。」在那裏所有行動包括睡覺都在他們的監管之下。不准出屋,睡覺兩邊有警察包夾,學員之間不許單獨說話,每天除了睡覺,吃飯,其餘時間不停的播放他們專門準備的光碟進行強制洗腦。

房躍春對趙長海說:「法輪功是非法組織,你們是違法的,必須簽三書退出。」趙長海說:「說我違法,就走法律程序,為甚麼非法抓人,你們這是非法監禁,這是迫害。」

每天由於長時間被逼迫看洗腦光碟,看得人頭腦發脹。邪悟幫教於小豔每天灌輸歪理邪說,都遭到趙長海的反駁,後來聽說惡人們有一個不成規矩的規矩,就是到第七天不簽「三書」就上手段,惡人們沒有動趙長海可能是怕王岩以死相拼來護著丈夫。就這樣延續到第十天,惡人們勾結邪悟幫教周和珍夫婦進行誘騙。說她是師父的跟班弟子,曾與師父握過手,她的直腸癌就是師父給淨化的,還胡說甚麼「來這裏的都不簡單,都是有果位的。簽三書就是過生死關。就是法輪功學員了,在高層次修心就行,沒有動作,不用練功,簽完三書再也沒有人迫害你了。」趙長海問她:「你是哪個層次的,法輪功學員的果位你怎麼能看到。」她無語。

王岩沒煉法輪功,但是每天也被強制看碟,簽三書,按他們的要求寫觀後感,並威脅說,該完成的作業必須完成,少一項或達不到標準都別想回去。這種高壓,誘騙精神迫害下,王岩哪裏承受得了,精神崩潰了,狂躁不安,哭喊,心跳加速,犯了心臟病。惡人周和珍對王岩誇口說:「全國的轉化班大部份都是我幫助建的,不練功的跟丈夫進班的你是第一個,你的果位比你丈夫都高。」並誘騙王岩,企圖在她身上打開缺口。趙長海因法輪功曾被勞教和判刑,這麼多年他妻子被歧視,受了很多苦。她們就趁機說,法輪功學員為了自己圓滿不顧親人死活,這麼大私心還想圓滿,新宇宙是為他的,你妻子為你受那麼多苦,為你的親人你也得簽字。混淆視聽,威逼煽動。

有一天王岩突然把筆和本摔在床上憤怒地說:我怎麼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你們)既然說法輪大法不好,為甚麼還用大法的標準要求我們,前後矛盾,這不是騙人嗎!

趙長海看到妻子在欺騙中遭受的痛苦和折磨,實在不忍心便妥協了,違心的簽了那個所謂的三書。在出來的前幾天,惡人周和珍要求趙長海夫婦「感恩」共產黨,給農場寫感謝信,說這是作業的一部份,不寫不行。惡人房躍春看到趙長海夫婦有一定的文化功底,要求他們二人回家後再返回青龍山做幫教。趙長海夫婦商定,決不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窮死也不爭這黑心錢。就這樣被非法監禁了四十天才被放回。

趙長海曾是農場的一名領導幹部,學煉法輪功後,嚴格用大法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把學法前收受的好處費都退還了。在某分場任場長期間,單位搞改革精簡,有多少人花重金買官,被他拒絕。搞工程時對方送回扣,他客氣的謝絕了。單位賣土地分好處費,他默默的把錢交到單位。從不收受禮品。因工作單位在異地,單位食堂只有他一人吃飯,為了節省開支,他把食堂解散,自己在辦公室做飯。單位離家七十多里路,他上下班坐客車,單位有小車不坐。受到大家一致的好評。在家庭他努力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家務活搶著幹,對妻兒非常關心,從不發脾氣。就這樣一個好人,卻因為煉了法輪功被勞教被判刑,開除了公職,現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卻幹著臨時工養家糊口。每逢敏感日,農場六一零指使水務局多人對趙長海實施非法監控。